薄昭简介-汉文帝刘恒母舅,薄姬亲兄弟

薄昭(公元前?年——公元前170年),西汉文帝之母薄太后唯一的亲弟弟,即文帝的娘舅,出任车骑将军,封轵侯。 于西汉文帝十年(公元前170年)冬,薄昭被逼自杀。

人物生平

从龙有功
西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史记·吕太后本纪》载,薄太后的父亲是吴人,姓薄氏。秦时与故魏王宗家女魏媪通,生薄姬。 后薄姬入宫侍刘邦,生代王刘恒,即汉文帝,刘邦驾崩,吕后遣薄姬随其子归代国,薄昭作为弟弟跟随姐姐一起去了代国。
西汉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西汉文帝元年(公元前180年),吕后死,周勃陈平等诛灭诸吕,考虑到刘恒没有什么势力,比较好控制,决定拥立他为帝。刘恒犹豫不定。于是刘恒就派了自己的舅舅薄昭进京去见周勃,问清楚事情的原因经过,周勃向他仔细作了解释说明。回来跟刘恒说,“没问题,别怀疑了。”刘恒才放心去了长安当皇帝。这次薄昭冒着生命危险,帮着外甥进京打探消息。刘恒入长安,大局已定,又派了薄昭去代国接母亲薄太后。文帝元年正月封轵侯,无功受禄,可以说完全是因为裙带关系。
力保周勃
西汉文帝四年(公元前176年),周勃被贬官回到封国,他害怕被杀,每逢有官员前来看望他,就穿上甲衣,然后才和人见面。有人因此告他谋反,周勃下狱。廷尉审判周勃,周勃十分恐惧,却不知道如何申辩。狱吏侮辱他,狱卒虐待他,周勃并没有表现出“士可杀不可辱”英雄气概,而是拿出大量钱财贿赂狱吏。狱吏于是在木简上写了一句话:“请公主作证。”公主是文帝的女儿,嫁给了周勃的大儿子周胜之。后来周勃又用重金贿赂文帝的舅舅薄昭,经过多方努力和太后发话,周勃无罪释放。
薄昭之死
在一片吹捧、逢迎声中,多年籍籍无名的薄昭突然间成了帝国“头号红人”,这巨大的变化让他有些飘飘然、昏昏然,逐渐迷失自我,转变为奢靡无度、骄纵不法的形象。薄昭依仗着皇帝的宠信,经常在朝堂内外安插亲信,并公然干涉朝政,由此逐渐引起文帝的不满。然而出于安慰母亲的考虑,加上薄昭先前立有大功,所以文帝对舅舅的骄纵不法行为并未及时地制止,由此导致后者滑向自我毁灭的深渊。文帝十年(前170年)冬,薄昭不知何故,竟然杀死了文帝派来的使者,从而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
汉文帝不忍心公开处决舅舅,于是派大臣去薄昭家,劝舅舅自杀。没想到,薄昭根本就不死,任凭前来做思想工作的大臣磨破嘴皮子,依然无济于事。文帝接着又派遣数位大臣到薄昭的府邸哭活丧,逼着他自行了断,于是薄昭自刎而死。

史籍记载

《史记·外戚世家》  
《史记·孝文本纪》  
汉书·文帝纪》  
《资治通鉴·汉纪》 

历史评价

西汉时期的轵侯薄昭,是薄姓真正登上历史舞台的第一人。尽管他的一生都处在其外甥汉文帝刘恒的阴影里,但在“包装”汉文帝的同时,他自己也受到了后人的适当关注。
薄昭之显达、死难均不见于《史记·孝文本纪》。薄昭为什么杀汉使者,汉文帝为什么要鼓励舅父自杀,这些正史当中都没有说明白。只是在后人的演义故事里越说越玄,以至于薄昭“依仗权势、无恶不作”之类的话都出来了,确实过于想当然。一些所谓的历史故事、历史剧,更是越编越离谱。
事实是,在汉代,草菅人命的事情不胜枚举,前者如吕后、萧何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了大功臣韩信,吕后因吃醋把情敌戚夫人做成了“人彘”,并毒死了戚夫人所生的皇子刘如意。后者如汉武帝时代,飞将军李广为了一句过头话,找茬杀死了曾经冒犯他的霸陵卫。李广出兵匈奴无功而返,畏罪自杀之后,他的儿子李敢怀恨报复,击伤了大将军卫青。为给舅舅报仇,卫青的外甥骠骑将军霍去病又在围猎时公然射杀了李敢。这些死伤事件都没有人去认真追究。而即便是在文帝朝,也发生了皇太子刘启(后来的汉景帝)因为口角,用棋盘砸死吴王太子刘贤的恶性事件。当然这事也不了了之了。既然这样,皇帝的亲娘舅薄昭杀死一位“汉使者”就真的无法摆平了吗?而且照《资治通鉴》的说法,薄昭根本不想死,当时他姐姐薄太后还在世,说句话为弟弟求情还是应该管用的。
汉文帝对薄昭的处理引起了后世的争论。司马光在编写《资治通鉴》的时候,就引用了李德裕的说法。李认为汉文帝的这个做法不近人情,因为汉文帝的母亲只有这么一个亲弟弟。但司马光认为“善持法者,亲疏如一”,汉文帝按照法律进行处理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没有及时发现薄昭的弱点并派贤良帮助,还让他带兵,最后才酿出这样的悲剧。  
魏文帝说:“对待国舅,只应当用恩泽赡养而不应当把权力交付给他,他犯了法以后,根据法律又不得不处罚他。”讥讽汉文帝开始不防备薄昭,魏文帝的话说得很对。然而要取乐母亲,一开始就要谨慎安排薄昭的位置。 

主要功绩

1.薄昭进京见周勃,得到可以左右朝廷状态的周勃的支持,从而汉文帝获得登基。  
2.薄昭在周勃最为不幸的时候,向汉文帝力保周勃无罪,最后周勃出狱,恢复官爵。

轶事典故

薄昭保周勃
周勃把增封受赐的财物都给了薄昭。等到周勃案件紧急关头,薄昭替他向薄太后进言,太后也认为周勃没有谋反的事。文帝临朝时,薄太后抓起头巾向文帝掷去,说:“绛侯身挂皇帝赐给的印玺,在北军率领军队,不在那时谋反,如今身居一个小县,反倒要谋反吗!汉文帝已经看到绛侯在狱里的供辞,于是向薄太后谢罪说:“狱吏刚才查清楚了,马上放他出狱。”于是派使臣手持符节释放绛侯,恢复他的爵位和封邑。绛侯出狱后说:“我曾经率领百万大军,然而怎么知道狱吏的尊贵呀!”  
文帝杀舅
汉文帝刘恒推行新政,任用年轻有为的大臣钟毓到山西太原代天巡抚、平息叛乱。太原是皇舅爷薄昭万户侯之封地,他的侄儿薄贵在当地仰仗他的权势为非作歹,欺压百姓。钟毓此行究竟怎样处置薄贵,薄昭十分担心。钟毓回朝之日,众朝臣奉文帝之命到接官亭迎候。薄昭也前来为钟毓"接风"。一些大臣讨好地表示,皇舅爷以车骑将军的尊贵身份,前来为一个新吏接风,实在是尊重贤才的举动。薄昭亲自为钟毓敬酒,钟毓当即将奏章交他过目
奏章上写道:"太原并非刁民作乱,皆因薄府作恶多端。释放无辜,惩恶扬善,处斩薄贵,解民倒悬。"薄昭看后大怒,命令校尉将钟毓绑起来带回府中处置。钟毓坦然地向他说明太原一行的所见所闻,说那里的地方官依仗皇亲权势兼并土地,假传圣旨加重赋税徭役。薄贵更是抢男霸女,鱼肉百姓,滥施非刑,胡作非为。为了汉室社稷,必须惩治邪恶,以安民心。薄昭哪里听得进去,他怒骂钟毓是滥言谏君,欺骗皇上,是斗胆犯上欺压皇亲。钟毓据理反驳,薄昭恼羞成怒,令钟毓为他侄子薄贵披麻戴孝,钟不从;他又让钟上书认罪、收回条陈,退良田、还徭役,并以钦封的宝刀相威胁。钟毓警告他,如若"以宝刀之威阻止新政,将军的盖世之功将要毁于一旦,我汉室江山也有付诸东流之险"。两个人争论激烈,薄昭理屈词穷,最后竟用刀将钟毓刺死。文帝在金殿上等待迎接钟,忽有人报知钟被薄府绑去。他急命老相国张苍传圣旨命皇舅带钟毓一同上殿。张苍正欲出殿时,又见钟夫人殿前呼冤。
文帝一听钟毓被杀,立即提笔写旨欲斩皇舅薄昭。众大臣劝阻,相国张苍和大将军周兴则认为,不处置薄昭,必然失信于民。文帝进退两难,他只好劝慰钟夫人不要悲伤,并赐重金厚葬钟毓,答应待丧事完毕,一定处置薄昭。文帝派张苍、周兴携带御酒到薄府设宴劝薄昭自决,薄昭不仅不从,而且大骂文帝,攻击新政。他的管家将此事报告国太,国太来到薄府宣布赦免皇舅,万事由她承担。紧接着她又来到昭阳宫训斥文帝,历数薄昭当初为平息吕氏篡权阴谋、扶保汉室立下的汗马功劳。这时,保薄昭的大臣联名上书请求赦免;周兴将军则捧冠冒死请求处置薄昭,钟夫人得知国太赦免了薄昭,绝望之中写下遗书自杀。张苍身着孝服、怀抱钟氏遗孤,进殿面君,文帝看了钟夫人的遗书痛心疾首,决意要斩薄昭。他先收回薄昭的宝刀,又在宫中设下灵堂,宣薄昭进宫,为其大摆"活人祭"。文帝在薄昭面前,既讲述了他的功劳,又严正指出他触犯刑法,必须服罪。

亲属成员

名称

关系

简介

刘恒

外甥

汉文帝

薄太后

姐姐

汉文帝之母

艺术形象

薄太后之弟,由雷镇语饰演(电视剧《大风歌》中人物)
薄太后之弟(川剧《轵侯剑》中人物)

薄昭之死

《薄昭之死》是一篇文言文,出自《资治通鉴》。
薄昭之死原文:
汉文帝十年,将军薄昭杀汉使者。帝不忍加诛,使公卿从之饮酒,欲令自引分,昭不肯;使群臣丧服往哭之,乃自杀。
臣光曰:李德裕认为“汉文帝诛薄昭,断则明矣,于义则未为安也。秦康送晋文,兴如存之感;况太后尚存,唯一弟薄昭,断之不疑,非所以慰母氏之心也。”臣愚以为法者天下之公器,为善持法者,亲疏如一,无所不行,则人莫敢有所恃而犯之也。夫薄昭虽素称长者,文帝不为置贤师傅而用之典兵;骄而犯上,至于杀汉使者,非有所恃而然乎!若又从而赦之,则与成、哀之世何异哉!魏文帝尝称汉文帝之美,而不取其杀薄昭,曰:“舅母之后,但当养育以恩而不当假借以权,既触罪法,又不得不害。”讥文帝之始不妨闲昭,斯言得之矣。然则慰母心者,将慎之于始乎!
薄昭之死翻译:
将军薄昭[注:薄昭是汉文帝的舅舅]杀汉使者(犯了罪)。文帝不忍心杀他,让其他大臣陪他喝酒,想让他(醒悟)自杀,薄昭不肯。文帝又让大臣们穿丧服去给他哭丧,薄昭就自杀了。
我司马光说:李德裕[注:唐代宰相]认为:“汉文帝杀薄昭,(在道义上)决定是正确的,在情理上则有些不妥。当年秦康公送晋文公返国的时候,曾发出见到舅父就如母亲仍然在世一样的感叹。更何况太后还活着,就那么一个弟弟薄昭,决定的十分干脆,完全没有(不杀舅舅)安慰母亲的想法。”我认为法律是天下公正的东西,只有善于执法的人,对亲对疏一视同仁,没有偏袒的人,则人们就没有敢因为有背景依靠而犯法的了。(犯事的)薄昭虽然平常被称为有德行的人,(但)文帝没有采取说服教育的方法而是直接惩处,(文帝真是善于执法的人啊)。薄昭骄横目无法纪,以至于杀汉使者,这不是因为仗着自己有背景么?如果纵容他赦免他,这和汉成帝汉哀帝的乱世有什么区别呢?魏文帝曾经赞扬过汉文帝的治世,但不肯定他杀薄昭这一点,说:“外戚[注:你的原文有误,应为 舅后之家]应该从物质上满足他们,而不是给他们权力,(这样就不会)等他们触犯了法律,又不得不秉公大义灭亲。”这是在指出汉文帝一开始就应该给薄昭个(物质收入丰厚的)闲职,(这样就不会因为薄昭犯政治错误不得不杀他了)[注:这也是自认为应该补齐的潜语]。既然这样,那么想不让母亲难过,一开始就要谨慎(给外戚安排工作)。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hanchaorenwu/baozha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