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信简介-被项羽用火刑处决,被郑州人民奉为城隍

纪信(?-前204年,汉书高帝本纪作纪成),汉朝将军,赵人。曾参与鸿门宴,随刘邦起兵抗秦。由于身形及样貌恰似刘邦,在荥阳城危时假装刘邦的样貌,向西楚诈降,被俘。项羽见纪忠心,有意招降,但纪信拒绝。最终被项羽用火刑处决,多年后被郑州人民奉为城隍。

人物生平

宴鸿门
公元前206年十月(秦历以十月为首,接着是十一月、十二月,端月、二月到九月岁终),沛公刘邦率军至灞上,秦王子婴出降,刘邦进入咸阳后,采纳了樊哙张良的意见,封闭了秦朝的府库,把军队撤到灞上。
十一月,他与诸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秦朝的严荆苛法一律废除。赢得了民心,提高了声誉。同时,他还接受部下的建议,派兵扼守函谷关(今河南灵宝东北)。十二月,项羽率大兵40万攻破函谷关,引兵至戏,屯兵鸿门(戏和鸿门均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准备杀刘邦。当时刘邦只有10万兵,军事力量上处于劣势,为了避免与项羽交锋,听取了张良的意见,去鸿门向项羽谢罪,言和求好。
在向项羽说明虽然有怀王“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约定,但在入关破秦后未敢轻动,立即封府库,废苛法和约法三章等情后,项羽转怒为喜,设宴相待。席间项庄舞剑,欲杀刘邦。此时,张良令樊哙入席,保护刘邦。刘邦乘项羽与樊哙谈话之机,离席入厕。张良叱樊哙出,自己出随出,劝刘邦速回灞上。在这紧急关头,纪信和樊哙、陈平、靳强力保刘邦从间道飞快逃出,返回灞上,脱离了险境,使刘邦转危为安。端月(即正月),项羽在戏这个地方召集会议,大搞分封,自立为西楚霸王, 把刘邦封为汉王,划给遥远闭塞的巴、蜀、汉中为封地。
战荥阳
公元前204年夏天的四月,项羽派兵攻打汉军,城内缺粮, 将士也精疲力竭,刘邦十分着急。五月的时候,将军纪信见情况十分危急,便对汉王说:“现在情况紧急,臣有办法,可保汉王你逃走。” 在得到刘邦同意后,由陈平写了降书,派人送交项羽,说汉王今夜便出东门投降。到了半夜,城内的妇女都相拥而出。刘邦便乘机在他的功将们的保护下从西门逃出,逃往另一个城市。那些妇女走完了,天已经亮了。这时装成汉王模样的纪信,卧在一乘龙车上,但一直用衣袖遮住自己的模样,楚兵以为是汉王出降,欣喜若狂,高呼万岁。项羽出营审视,见车上坐着的人不是刘邦,便问:“你是何人,敢冒充汉王?”纪信答道:“我乃大汉将军纪信。”项羽又问:“汉王在哪里?”纪信说:“早已离开这里了!”项羽生气极了,下令将军齐集火炬,烧毁龙车。纪信被活生生地烧死了。

纪信城隍老爷

汉王乡三华山下有个纪庄村,相传西汉名将纪信就出在这个村住。秦朝末年,天下大乱。身为秦朝县令的纪信,也脱下官服参加起义,投到刘邦帐下当了一员部将。后来,楚汉相争,刘邦被项羽围困在荥阳,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形势紧急。纪信求见刘邦说:“我的脸型很像大王,请你脱下衣服给我穿上,我冒充大王向敌人投降,你带领人马乘机冲出去。”刘邦依计而行,果然冲出重围,纪信则被楚兵捉住活活烧死。  
刘邦战胜项羽后,建都长安,在庆功会上想起了纪信的功劳,就对满朝文武大臣说:“纪信功高德重,没有他献计献策,怎能有我刘邦的今天?我封他为督城隍,把他的家乡改名为我先前的封号——汉王,把他的骨灰送家乡安葬,并建庙塑像,永远享受香火。”后来刘邦还下令全国各县城建城隍庙。故后人称纪信庙为“城隍庙”,纪信塑像为“城隍老爷”。

后世纪念

祭祀追封
刘邦统一全国,建立汉朝后,便于第二年将纪信家乡从阆中县分出,汉高祖御赐“安汉”,属充国县。598年(隋开皇十八年)改安汉县为“南充县。”621年(唐武德四年)又将纪信家乡从南充县分出,新置西充县。故纪信为今西充县人。
由于纪信为保刘安汉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后人立庙以祀。历代王朝都有追封:
隋唐以后官方屡有封敕和祭祀,宋封“忠祐安汉公”,元封“辅德显忠康济王”,明封“忠烈侯”。
唐尚书右丞卢藏用曾作过《吊纪信文》。宋代果州南充郡郡守邵博在《纪将军庙碑记》中力赞纪信。宋果州太守杨济有感纪信诳楚成汉,书刻“忠义之邦”4字于南充城西金泉山。  
明西充知县马腾云竖“汉将军纪信故里”碑于今西充县木角乡黄桷垭。清西育县令李棠在《题纪将军庙》赞颂纪信。
纪信墓
纪信墓位于城固县柳林铺街北。纪信被封为辅德王,故当地人呼为王坟。墓前有清光绪十年(1884)陕西提学使金城史彪为立1碑,上刻“汉纪将军墓”。墓前有“汉辅德王墓”庙1座。因传说纪信死后为城隍神,当地人称墓庙为城隍庙。“文化大革命”中,墓圮碑残,庙改建为柳林镇人民政府。1995年,群众又在原墓址建墓,并建纪信祠3楹,树碑1通。史载,纪信为汉王刘邦大将,假代刘邦出降,被项羽所杀,死葬河南荥阳。  
纪信祠
纪信祠就是现在的城隍庙,据《秦州志》记载,城隍庙为成纪县衙所治,位于天水市大城北街的十字路口,创建年月不详,明朝初废县,改建为纪信祠,门口有高大巍峨的木结构牌坊一座,高十余米,斗拱密密层层,宛如蜂房,工艺精湛,构思奇巧,并有木刻的八仙等人物,形态逼真,古朴自然,有于右任先生撰写的“汉忠烈纪将军祠”大匾一幅,笔法流畅,隽秀飘逸,牌坊上的琉璃瓦金碧辉煌,闪闪发光,飞檐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更加显示了庙宇的宏伟和肃穆。  
庙内还保留着十几块石碑,大殿还有30多平米精美的壁画,这都为我们研究纪信祠变迁的历史和人文景观提供了佐证。祠堂历经明、清、民国几个朝代,多次修缮,解放后作为省级文物进行保护。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浪潮和天水旅游业的发展,政府拨款和群众募捐又对这座古老建筑群进行了修葺,已基本回复了原貌,又向游人展示着昔日的风采。

人物评价

陆机:“纪信诳项,轺轩是乘。摄齐赴节,用死孰惩。身与烟消,名与风兴。周苛慷慨,心若怀冰。刑可以暴,志不可凌。贞轨偕没,亮迹双升。帝畴尔庸,後嗣是膺。”  
卢藏用:“感将军之发愤兮,壮大义之在兹,仰前修以砥节兮,顾车回而马迟。呜呼!身既焚兮业既昌,楚歌绝兮汉道光。君不旌兮史不扬,功不录兮殁不殇。奄孤坟以载葬,抑千祀而为荒。”“纪公推天历之在刘,顾臣节以自偾,躬载黄屋,出东门而诧之,沮百万之气,顿强楚之威,夺诸侯之魄,回霸王之机。身焚孤城之下,功济庙堂之上,高祖因之以成帝业。虽宏演纳肝而无悔,化颓胧付不疑,公孙抱子而为诈,孟阳寝床以自欺:其忠则然,於大业不可以希也。”
薛稷:“若同义变力,古人中求,则纪信诳项以免君,王经刎颈以纾国。”
胡曾:“汉祖东征屈未伸,荥阳失律纪生焚。当时天下方龙战,谁为将军作诔文。”
文彦博:“死节古来虽有矣,大都死节少如公。”
邵博:“汉高帝之兴,有天命哉。方因困于荥阳,其势甚危,一时谋臣多亡去者,独将军死焉,呜呼!古固有死,贵成天下事也,若将军之死。”
王禹偁:“纪信生降为沛公,草荒孤垒想英风。汉家青史缘何事,却道萧何第一功。”
徐钧:“诳楚言降乐受烹,重围得脱汉基成。论封无爵死无传,幸有唐碑为发明。”
卢雍:“顺庆名忠义之邦,重纪信之节也。监察御史东吴卢雍为之赞。道经灵泉,僧摩崖请题。按察司佥事刘成德曰盍书是赞,从之。巴人旧封,安汉故地,屹为巨邦,号称忠义。维昔纪信,委质高祖,荥阳围困,乃请诳楚。脱王之厄,甘焚其身,岂不爱身,义重君臣。炎汉开基,信功维元,当时不录,帝亦少恩。大节精忠,皎如日月,邦有若人,允矣豪杰。忠义之理,人心同具,百世而下,孰不歆慕。贤士辈出,民俗淳美,将军之风,使人兴起。我秉宪节,同爰咨询,爰作赞词,以示邦人。”
李棠:“汉业艰难百战秋,焚身原不为封侯,敢于诳楚乘黄幄,遂使捐躯重泰丘。隆准单骑从此脱,重瞳双眼笑谁酬?天今荒草空祠宇,一片忠魂万古留。”

艺术形象

2004年《楚汉骄雄》:郭卓桦 饰演纪信
2005年《楚汉风云》:刘冬饰演纪信
2011年《楚汉传奇》:彭国斌饰演纪信

相关争议

关于纪信、纪成、纪通三人的关系,存在争议。三国时曹魏人张晏在注解《史记》时,曾声称纪通是纪信之子。但《史记·功臣表》、《汉书·功臣表》等史料反映出,纪通之父名叫纪成,平定三秦有功,在好畴战死;而纪信则是被项羽烧杀的,后代情况不见直接记载。这一点,西晋人晋灼已有辨正。而唐代颜师古《汉书注》、李善《昭明文选注》、司马贞《史记索隐》也均采信晋灼的说法,认为纪信与纪成显非一人,纪通是纪成之子而不是纪信之子。李善并且指出,陆机说纪信“後嗣是膺”等,是犯了和张晏一样的错误。
此外,关于《史记》记载的鸿门宴上纪信掩护刘邦逃走一事,《汉书》也有不同记载。传世本《汉书·高帝纪》中未记载“纪信”,却记“纪成”;而《史记索隐》在提到《汉书》的记载与《史记》的不同时,却又说《汉书》记载的是纪成之子纪通。 《汉书补注》征引的钱大昭之语指出了《汉书》的版本差异,但未在《汉书》的不同版本以及《史记》《汉书》的不同记载中进行可靠性的判别。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hanchaorenwu/jixi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