铫期简介—东汉大将,云台二十八将排名第十二

铫期(?—34),字次况,汉族,颍川郡郏县(今属河南郏县)人。东汉大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铫期在冯异的举荐下投到刘秀门下,成为刘秀落难洛阳之时少数心腹之一,后来随刘秀平定河北,消灭了王郎及铜马、青犊等流民军,并长期镇守魏郡,为建立东汉立下赫赫功劳。历任偏将军、虎牙大将军、魏郡太守、太中大夫、卫尉。受封安成侯。

人物生平

投归刘秀
铫(yáo)期身材魁梧,容貌威严。他的父亲铫猛曾做过桂阳郡的太守。铫猛死后,铫期为父服丧三年,因此,铫期至孝之名,闻于四方,乡邻都非常敬重他。
更始元年九月,更始帝刘玄委任刘秀做司隶校尉,到洛阳去置办行宫事宜。刘秀路过父城县之时,经冯异推荐,铫期投到刘秀麾下,刘秀以前就听说过铫期的忠孝之名,所以马上任命铫期为贼曹掾(官名,掌管盗贼之事)。
从行河北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十月,更始帝刘玄令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镇慰河北诸州郡。当时刘秀身边只有冯异、铫期、王霸祭遵等几十人。
在一路北上的过程中,刘秀派他同冯异巡行各县,审理释放囚徒,抚养鳏寡。冯异和铫期在完成以日常任务的同时,还做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报工作,他们对河北愿意归附刘秀和不愿意归附的地方高级官员做了一个秘密调查。最后,他们把品秩在二千石以上的高级官吏名单草拟了出来,秘密地上报给了刘秀。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十二月,王郎在邯郸称帝,下令追捕刘秀。正在蓟县(今北京市)的刘秀等人,由铫期开道,斩关落锁逃出蓟县,一直逃到信都郡(治信都县,今河北冀州市旧城)与太守任光会合之后,开始整顿兵马,讨伐王郎。铫期与傅宽、吕晏都被任命为裨将,皆归邓禹节制,攻略周边各县。邓禹首先命令三人分头去征兵。铫期带人到房子县(今河北高邑县西南)征来了数千兵马。邓禹看到铫期成果不小,就任命他为偏将军,分给他兵马二千人,傅宽、吕晏各数百人。邓禹回到信都后,向刘秀报告。刘秀很高兴,就命令铫期北上攻击真定(今河北正定县)、宋子(今河北栾城县东),征集士兵。后来,铫期连续攻克了乐阳(今河北石家庄市西北)、稾县(今石家庄市东南)和肥累(今河北晋县西)等地,局面逐步得到好转。
血战巨鹿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三月,刘秀率军去攻打巨鹿城(今河北平乡县南)。巨鹿是邯郸的门户之一,如果拿下了钜鹿,邯郸就成了孤城一座,消灭王郎指日可待。所以王郎马上派遣大将倪宏、刘奉前来援救钜鹿城。刘秀一方面严令诸将加紧围困钜鹿,一方面亲率铫期的步兵部队以及景丹的数千突骑,迎击倪宏﹑刘奉。
双方在钜鹿城外的南奱摆开了战场。刘秀令景丹率突骑作为预备队隐藏在林中,又令铫期率领步兵为先锋迎战。倪宏﹑刘奉的人多,气势极盛。铫期的步兵部队顶不住对方骑兵的冲击,一排又一排的军士被敌人杀死,伤亡惨重。此刻,偏将军铫期作为先锋率部在前面奋力抵抗,拼死狙击。铫期纵马突击,舞动手中的方天画戟,带领手下的士卒,奋力死战。在激烈的混战中,铫期亲手格杀敌军五十余人,锐不可当。然而,敌军势大,蜂拥而上,围住铫期一阵猛攻。铫期的额头受伤,血流如注。铫期飞速撕下头巾,将伤口草草包扎,裹创上阵,再次与敌军混战在一起。这时偏将军景丹亲率两千精锐突骑,犹如猛虎一般飞驰而来,直取敌军侧翼。倪宏﹑刘奉阵脚顿时大乱,全军大败,四散奔逃。  
消灭倪宏、刘奉之后,汉军直直取邯郸,斩杀王郎。消灭了王郎之后,刘秀论功行赏,分封犒赏诸将,偏将军铫期,由于在平定王郎之变中战功卓著,特地被晋升为虎牙大将军。
博平扬威
消灭王郎之后,活动在河北的流民军成了刘秀的主要威胁。更始二年的夏秋之间,铜马军在河北一带的活动越来越猖獗,甚至深入到钜鹿郡漳河北岸的鄡县,大有饮马漳河,南攻钜鹿之势。刘秀率部铫期诸将星夜北上,驰援鄡县。双方一交手,铜马军大败,分成几股向南逃窜。一部向正南方向流窜,他们渡过了黄河之后,屯扎于河内郡阳武县清阳亭(今河北清河县东南)一带。另外一部则向东南方向运动,进驻兖州刺史部辖区的东郡博平县(今山东聊城县北)一带。汉军也兵分两路,一路由刘秀亲自率领直扑清阳亭,一路由虎牙大将军铫期率领由鄡县出发,向东南方向追击,直奔博平一线。
铫期率兵到了博平之后,与铜马军在博平城下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战。几十万铜马军倾巢而出,向汉军万余人发起了猛攻。面对铜马军的挑战,铫期与诸将奋起迎战,他率领着精锐骑兵与步兵混和组成的部队,与对手展开了殊死的拼杀。在铫期顽强的抵抗之下,铜马军虽然人数众多、凶悍善战,却一时半会无法将他其迅速吃掉。但是,铜马军人数上的优势太大了,汉军伤亡惨重,再也无法抵挡住对方的攻势,只好且战且退,一直败退到黄河边上。此刻,汉军面前是疯狂扑来、汹涌而来如蝗虫一般密集的铜马军,背后则是滔滔黄河。此刻,铫期所部汉军只剩下几千人,已经濒临绝境,再也没有退路了!面临绝境之时,虎牙大将军铫期显示出了超人的勇气和胆略。他挥舞着手中的大铁戟,第一个纵马而出,率领仅有的几千名汉军向铜马军发起了反冲锋。双方陷入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之中。随着战局的进行,铫期所部汉军越来越少,顷刻之间眼看就要被铜马军的滔天巨浪所吞没。突然之间,只听得西南方向杀声震天,一股剽悍的骑兵队伍杀进了铜马军的后队,如入无人之境。原来是刘秀来救援他了。
在刘秀与铫期前后夹击之下,铜马军再也无法抵挡住汉军的猛烈攻击,全线崩溃。他们见势不妙,掉头就跑。他们的大队一路狂奔,向西南方向逃窜。铫期、耿弇等人穷追不舍。在清河国馆陶县(今河北邯郸馆陶县)境内,汉军追上了铜马军,铜马军再次遭到惨败。
此时,流民军高湖﹑重连二部从东南赶来,与铜马军的残兵败将汇合。三股流民军合流之后,在蒲阳(今河北省完县)重新布置阵形,准备迎击汉军。刘秀亲率铫期、耿弇等部汉军与高湖﹑重连、铜马联军又在蒲阳再次展开了决战。这一次,高湖﹑重连、铜马联军被汉军彻底击溃,土崩瓦解,全部投降。
消灭铜马军之后,汉军马不停蹄直扑射犬聚,赤眉别帅、青犊、大彤、上江、铁胫、五幡等部10余万流民军军正在射犬聚(今河南武陟西北)一带集中,尤来流民军亦驻扎于射犬聚以南。
汉军扎营之后,青犊军前来偷营劫粮!铫期立即命人向刘秀大营请求增援,翻身上马,本部军马奋起迎击。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敌军,他挥舞铁戟,率领死战,手杀敌军数十人。在激烈的肉搏战之中,铫期身中三处刀伤,依然死战不退。正在交战之时,汉军的援兵也赶到了。青犊军看到汉军有准备,又畏惧、忌惮铫期的勇猛善战,于是下令撤退回营。
经过铫期等汉军将领的拼死搏杀,最终流民军联军败散逃亡。
平定魏郡
公元25年(建武元年)六月,刘秀称帝,封铫期为安成侯,食邑五千户。
汉军在击破流民军联军的时候,还乘机袭取邺城,斩杀了更始大将谢躬,占据了魏郡。为了迅速巩固魏郡,刘秀任命铫期为魏郡太守,仍行大将军事,负责处理有关重大问题。
当时魏郡形势很不稳定:檀乡流民军、五楼流民军侵入魏郡的繁阳县(今河南内黄县北)、内黄县(今河南内黄县西北);同时,魏郡的豪强大族又反覆无常,时降时反;更始旧将卓京(一作卓原)等又密谋在邺城发动叛乱。铫期到任后,他首先发兵击破卓京,斩其将士百人,卓京本人逃亡,妻子儿女被汉军俘获。消灭掉这一势力之后,铫期又出兵打退进入繁阳、内黄的流民军,很快也清剿干净。在解决了明面上的敌人之后,铫期开始整治暗地里的敌人,也就是郡中的那些豪强大户。  
魏郡的督盗贼(官名)李熊是邺城的豪族地主,其弟李陆曾密谋迎接檀乡流民军入城,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铫期,铫期开始没有任何反应,接连三四的告发之后,铫期召问李熊,李熊叩头认罪,愿与老母俱就死。铫期说:“倘若当差不如做贼,你马上就可以带着老母亲去依靠李陆。”然后,就派人送李熊出城。李熊出城,找到李陆,带着他到邺城西门请罪。李陆又惭愧,又感激,自杀而死。铫期嗟叹不已,命以礼埋葬,并命李熊仍任旧职。从此,魏郡人越发佩服他的威信。
晚年生活
公元29年(建武五年),光武驾临魏郡。以魏郡局势已基本稳定,调铫期回朝廷担任太中大夫之职,随光武到了洛阳。不久,又调任管辖宫廷禁卫军的卫尉卿。
公元34年(建武十年),铫期病故,光武亲临治丧,赐敛服,赠以卫尉、安成侯印绶,谥封为忠侯。

铫期的故事

前跸之功
刘秀正在蓟县宣慰之时,王郎派人来抓捕他,听到消息之后,刘秀命铫期骑马走在最前面开路,自己带上邓禹、冯异、王霸、祭遵等人冲出府门,夺路而行,直奔蓟县南门而去。
当时,情势极其危急,刻不容缓。刘秀一行仓惶出逃,衣冠不整,样子非常狼狈。大街上的市民们看到后,觉得非常好笑,纷纷上来围观。顷刻之间,看热闹的人涌上大街,把道路堵的严严实实,几乎无法通过。此时,铫期骑着战马走在最前面,见此情形,他怒目圆睁,厉声大喝:“跸(只有皇帝才能用。据《汉仪注》载:“皇帝辇动,左右侍帷幄者称警,出殿则传跸,止人清道也。”)!”说罢,他挥舞铁戟,虎虎生风,市民们吓得纷纷躲避,这才让开了一条路。
此时的南门口已经戒严,大门紧闭并且上了锁,而且还有全副武装的守城士兵在把守,为首的守城门官正在指挥士兵们巡逻。铫期第一个纵马赶到舞动画戟,当场砍翻了几个。其余的人一看,吓得惊惶失措,纷纷逃散。守城门官见铫期不好惹,也吓得溜之大吉。铫期挥舞铁戟,砍断城门上的铁锁,放下了吊桥。城门终于打开了,刘秀等一行人等从门洞飞驰而出总算是逃离了蓟县。
首行劝进
消灭王郎之后,铫期看到刘秀的势力壮大,就有了拥戴刘秀做皇帝的想法。有一天,铫期对刘秀提出了建议:“河北之地,地接边塞,人习兵战,号为雄勇。如今刘玄失政,四海无主。明公据河山之固,拥精锐之众,以顺万人思汉之心,则天下谁敢不从?”铫期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刘秀登基称帝。刘秀笑道:“你想让你上次传跸之事成为事实吗?”说完,哈哈大笑,再没回答。
刘秀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铫期的建议,但从此更信任铫期了,因为铫期是第一个劝进他当皇帝的部下。
犯颜诤谏
铫期在朝廷供职,忧国爱主,有不得不谏的事,必是犯颜诤谏。刘秀曾经轻身与期门进出,铫期在车驾前叩头说:“臣听说古今的警戒,事变往往生于不意之中,实在不愿陛下微行数出。”刘秀听从他的劝谏,调转车头回宫去了。

家族成员

儿子:铫丹,继承安成侯爵位,后改封为葛陵侯。
儿子:铫统,铫期死后被封为建平侯。
孙子:铫舒,铫丹之子,继承葛陵侯爵位。
曾孙:铫羽,铫舒之子,继承葛陵侯爵位。
玄孙:铫蔡,铫羽之子,继承葛陵侯爵位。

人物评价

范晔后汉书》:“容貌绝异,矜严有威。”
范晔《后汉书》:“重于信义,自为将,有所降下,未尝虏掠。乃在朝廷,忧国爱主。其有不得于心,必犯颜谏诤。”
谈迁:“岑彭、姚期,平西蜀而斩王郎矣。”
英廉:“若夫虎臣罴士,折冲宣力、马超囊足、铫期摄帻、渴赏捐躯实不乏人,而一闻如是者。”

史书记载

《后汉书》、《东观汉记》有传。
《太平御览》、《资治通鉴》均有事迹记载。

陵寝墓地

《重修咸阳县志》记载:“(铫期墓)在(咸阳)县东北二十里西郭村里许。

艺术形象

影视形象
在中国大陆电视剧《秀丽江山之长歌行》中王梁饰演的铫期。
文学形象
在《东汉演义》等通俗小说及民间流传的评书、评话等民间曲艺之中,铫期被写作姚期,字次况。是二十八星宿之一,星号井木犴。
铫期原来是个猎户,傻头傻脑。当时刘秀正在躲避官兵的追拿,恰巧被铫期的老母亲收留,铫母知道刘秀的身世后,就要儿子跟随刘秀。铫期舍不得丢下母亲,不愿意去。铫母便趁儿子不留意就上吊自杀了。从此随刘秀征战四方,成为汉军四大先锋之首,枪挑梁方,活捉苏献、王莽,立下赫赫战功。平定天下之后,被封为安城侯。
田连元的评书《刘秀传》中,姚期乃桂阳太守“今世霸王”姚猛之子,手使乌金虎头枪,曾战败在父亲病危时来寻仇的四个敌人,自此人称“神枪无敌黑金刚”,父亲亡故后随母亲归隐到鬼神庄。归刘秀后第一战便枪挑“铁枪镇三江”王巡。
戏曲形象
有关铫期戏曲有《草桥关》、《上天台》、《打金砖》、《姚期》、《汉宫惊魂》等,内容也是大同小异:铫期的儿子铫刚杀死了作威作福的国舅郭荣。西宫郭妃由此怀恨铫家父子,在后宫用计破刘秀酒戒,趁刘秀酒醉传唤铫期前来加以陷害,刘秀没有觉察到,铫期被诬以非礼之罪被郭妃推出问斩。

后世地位

汉明帝永平年间,明帝追忆当年随其父皇打下东汉江山的功臣宿将,命绘二十八位功臣的画像于洛阳南宫的云台,铫期名列第十二位。

云台二十八将

云台二十八将,是指在汉光武帝刘秀麾下助其一统天下、重兴汉室江山、建立东汉政权过程中功劳最大、能力最强的二十八员大将,东汉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汉明帝刘庄在洛阳南宫云台阁命人画了28位大将的画像,称为云台二十八将。
范晔《后汉书》为二十八将立传,称“咸能感会风云,奋其智勇,称为佐命,亦各志能之士也。”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岑彭、冯异,《后汉书·卷十七》论曰:中兴将帅立功名者众矣,惟岑彭、冯异建方面之号,自函谷以西,方城以南,两将之功实为大矣。若冯、贾之不伐,岑公之义信,乃足以感三军而怀敌人,故能克成远业,终其全庆也。
云台二十八将排名如下:
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岑彭,冯异,朱祐,祭遵,景丹,盖延,铫期,耿纯臧宫马武刘隆马成,王梁,陈俊杜茂傅俊坚镡,王霸,任光,李忠,万脩邳彤刘植

铫期怎么读

铫期的拼音:yao qi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hanchaorenwu/yaoq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