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齿简介—被封为什邡侯

雍齿(?—公元前192年),秦末泗水郡沛县(今江苏丰县)人,原为沛县世族。公元前209年,刘邦反秦,雍齿随从。但雍齿素轻刘邦。第二年,在刘邦最困难的时候,雍齿献出了丰县投靠了魏国周市,刘邦大怒,数攻丰邑而不下,只好到薛县投奔项梁,刘邦因此对雍齿非常痛恨。后雍齿属赵,再降刘邦。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恩赏功臣封为列侯。他听说有人不服,天天发牢骚,刘邦问计于张良张良说陛下最恨谁就厚赏谁,这样让所有人都有得赏的希望。刘邦于是封雍齿为什邡侯(2500户)。汉惠帝3年(公元前192年),雍齿去世,谥号肃侯。

人物生平

雍齿秦末泗水郡沛县人,原为沛县世族,与王陵素善   。是刘邦的同乡,《史记》上记载他“出身豪强”。
秦二世皇帝元年(前209年),随刘邦起兵反秦,曾被委以重任,秦军围攻刘邦于丰邑(今丰县)。刘邦打败秦军后,命雍齿驻守丰邑。雍齿素轻刘邦,翌年,雍齿经魏国人周巿(音拂)诱反,雍齿献出了丰邑投靠了魏国周市。刘邦大怒,二次攻打丰邑而不下,只好到薛(今山东滕州)投奔项梁项梁随后借兵给刘邦,才得以打败雍齿。由此可见,雍齿是一个有才能的将军。刘邦因此对雍齿非常痛恨。后雍齿属赵,再降刘邦。  
汉高祖六年(前201)。刘邦听从张良的意见,封雍齿为什邡侯,食邑二千五百户,位次居五十七。
汉惠帝三年(前192)雍齿卒,谥肃侯,葬于什邡西郊(元石公社箭台大队)。他的第三代(曾)孙雍桓,袭爵终侯。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九月,发夜郎兵,下牂牁,会番禺。终倨不肯从军击南越;又因所筹酎(音宙,醇酒)金和献祭事不合要求,   被削掉侯位,计其后代先后在什邡世袭共八十九年。

轶事典故

汉六年(前201)正月,封赏功臣。张良不曾有战功,高帝说:“出谋划策于营帐之中,决定胜负在千里之外,这就是子房的功劳。让张良自己从齐国选择三万户作为封邑。”张良说:“当初我在下邳起事,与主上会合在留县,这是上天把我交给陛下。陛下采用我的计谋,幸而经常生效,我只愿受封留县就足够了,不敢承受三万户。”于是封张良为留侯,同萧何等人一起受封。
皇上封赏大功臣二十多人,其余的人日夜争功,不能决定高下,未能进行封赏。皇上在洛阳南宫,从桥上望见一些将领常常坐在沙地上彼此议论。皇上说:“这些人在说什么?”留侯说:“陛下不知道吗?这是在商议反叛呀。”皇上说:“天下刚刚安定,为什么还要谋反呢?”留侯说:“陛下以平民身分起事,靠着这些人取得了天下,现在陛下做了天子,而所封赏的都是萧何、曹参这些陛下所亲近宠幸的老友,所诛杀的都是一生中仇恨的人。如今军官们计算功劳,认为天下的土地不够一一封赏的,这些人怕陛下不能全部封到,恐怕又被怀疑到平生的过失而至于遭受诛杀,所以就聚在一起图谋造反了。”皇上于是忧心忡忡地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呢?”留侯说:“皇上平生憎恨,又是群臣都知道的,谁最突出?”皇上说:“雍齿与我有宿怨,曾多次使我受窘受辱。我原想杀掉他,因为他的功劳多,所以不忍心。”留侯说:“现在赶紧先封赏雍齿来给群臣看,群臣见雍齿都被封赏,那么每人对自己能受封就坚信不疑了。”于是皇上便摆设酒宴,封雍齿为什邡侯,并紧迫地催促丞相、御史评定功劳,施行封赏。群臣吃过酒后,都高兴地说:“雍齿尚且被封为侯,我们这些人就不用担忧了。”

墓地

治西雍齿墓前有雍齿祠,毁于战乱。其墓在20世纪六十年代土改时被平为农田。

史书记载

史书记载的篇目有:司马迁著《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史记·卷十八·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史记·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史记·卷五十六·陈丞相世家第二十六》;班固著《汉书·卷1高帝纪》、《汉书·卷十六·高惠高后文功臣表第四》、《汉书·卷四十·张陈王周传第十》。

家族后裔

雍闿(?-225年)。   雍齿的后裔,三国时期蜀汉南中大族。公元223年他联合南中豪强孟获、牂牁太守朱褒、越巂夷王高定三人发动叛乱。后来蜀汉丞相诸葛亮兵分三路镇压南中叛军,蜀军势如破竹,一路凯歌。公元225年叛军发生内讧,雍闿被高定的部曲所杀(三国演义里则是被高定手下将领鄂炴(虚构人物)所杀。)由孟获接任南中叛军首领。

相关介绍

雍齿是刘邦的同乡好友,从小一起长大,但此人非常卑鄙,不断的陷害刘邦。还帮助项羽害得刘邦差点丧命,项羽有一次要杀刘邦的老爸就是他出的主意。后来刘邦成为皇帝,大封自己喜欢的人和同姓亲友,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了,很多人不服,张良说他封分不均。张良问他最讨厌的,一生最恨的,群臣都知道的那个人是谁?刘邦说:雍齿啊。这家伙和我积怨很深,曾多次使我难堪,使我受辱,很想杀他。 张良说:好,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封雍齿,以示群臣。于是,刘邦赶快下令封雍齿为什邡侯。一方面叫丞相御史办理定功行封手册,一方面置酒, 亲自款待雍齿。? 于是群臣背喜曰:雍齿都能封,我们还有啥话说呢。雍齿呢,相当于捡了一个什邡侯来当。试想:以刘邦的脾气,雍齿曾经背叛过他,充其是排在“不杀”之列,哪能给什么好处。况且汉朝本来就实行的是郡县制,分封诸侯与国家的体 制又相矛盾。没办法,要保住刚刚打下来的江山,权宜之计吧。也因此有了历史典故在民间流传——“汉高祖咬牙封雍齿”。就当时论,刘邦发圣旨的时侯肯定是咬着牙的。但君无戏 言,圣旨一下,雍齿仰天大笑,到什邡走马上任去了。 什邡侯,食邑二千五百户。虽不及张良的万户,也不错了,毕竟是独占一方的诸侯国,级别也与将相排在一起,并且荫及三世子孙达89年(前201年—前112年)。什邡,虽区区一小县,却因为有了雍齿,被称为“国中之国”达89年,而县城也被称为雍城 ,沿用至今。雍齿死后,专为他修了墓,墓高四丈,宽四亩,墓园约六十亩地;还专为他建 了一座寺庙,名西雍寺,塑雍齿坐像,享香火朝拜。这雍齿,风头也出得够足了。雍齿封侯,连雍齿本人也没料到。但这是真的,史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司马迁的《史记》有一个醒目的标题《高祖封雍齿为什邡侯》。弟叛之。
司马迁·《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陈王使魏人周市略地。周市使人谓雍齿曰:“丰,故梁徙也。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齿今下魏,魏以齿为侯守丰。不下,且屠丰。”雍齿雅不欲属沛公,及魏招之,即反为魏守丰。
司马迁·《史记·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第二十五》上在雒阳南宫,从复道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语。上曰:“此何语?”留侯曰:“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上曰:“天下属安定,何故反乎?”留侯曰:“陛下起布衣,以此属取天下,今陛下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所亲爱,而所诛者皆生平所仇怨。今军吏计功,以天下不足遍封,此属畏陛下不能尽封,恐又见疑平生过失及诛,故即相聚谋反耳。”上乃忧曰:“为之柰何?”留侯曰:“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谁最甚者?”上曰:“雍齿与我故,数尝窘辱我。我欲杀之,为其功多,故不忍。”留侯曰:“今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封,则人人自坚矣。”於是上乃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而急趣丞相、御史定功行封。群臣罢酒,皆喜曰:“雍齿尚为侯,我属无患矣。”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hanchaorenwu/yongch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