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祐简介—东开国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朱祐(?~48年),字仲先,汉族,南阳郡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东汉开国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自幼与刘演、刘秀兄弟相识,关系极好,自刘演、刘秀起兵就一直跟随左右,从平河北、围困洛阳,镇压农民起义。虽讨伐邓奉被俘,没有影响刘秀对他的信任,历任护军、偏将军、建义大将军,先后封为安阳侯、堵阳侯、鬲侯。建武二十四年,病逝于家中。

人物生平

少年相交
朱祐少年丧父,随母亲回到清河郡复阳县(今河北省故城县)外祖父刘氏家中居住,经常往来于舂陵之间,所以他与刘演、刘秀兄弟自小便相识,在长安一起与刘秀求学,在刘氏兄弟起兵前,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新莽末年,社会动乱,绿林军、赤眉军相继起义,刘演、刘秀兄弟也起兵于南阳郡(今河南南阳),号称“舂陵兵”, 朱祐也参加了刘氏兄弟在南阳起兵。刘演被更始帝刘玄任命为大司徒之后,刘演任命朱祐为他的护军。此后,朱祐以护军将军的身份,一直跟随在刘演左右。刘演被刘玄杀害之后,朱祐只身一个人跑去找刘秀报信。此后,便一直留在刘秀身边。
从平河北
公元23年(更始元年),刘玄遣刘秀行大司马事北渡黄河,镇慰河北州郡。朱祐又被刘秀任命为所部护军,从此朱祐与刘秀一起开始了平定河北的征战。
刘秀对朱祐非常关爱信任,经常见面商谈,同吃同住。当时汉军的主要作战对象是割据河北的王郎,朱佑在与王郎军的交战中非常卖力,常力战陷阵,屡立军功,刘秀就拜朱祐为偏将军,封安阳侯。
刘秀消灭王郎之后,河北的数十支农民军,成为刘秀占据河北的主要障碍。刘秀向农民军发动了一系列的进攻,朱祐随刘秀参加了这些军事行动。在消灭农民军主力之后,刘秀率军回蓟,命令朱祐与耿弇吴汉景丹盖延邳彤耿纯刘植岑彭祭遵王霸坚镡马武陈俊十三将军继续追击农民军残部,朱祐诸将在潞东、平谷,连续重创敌军,斩首一万三千余级,最后一直追到右北平郡的无终县(今天津蓟县)、土垠县(今河北丰润县)、俊靡(今河北遵化市),将农民军残部消灭得干干净净。
平定河北之后,公元25年(建武元年),刘秀即皇帝位,拜朱祜为建义大将军。大将军者,可节制数路将军,可见刘秀对将才一般的朱佑相当器重。
围困洛阳
为了夺取中原重镇洛阳,公元25年(建武元年)七月,刘秀以吴汉为大司马,统率朱佑、刘植、坚镡、岑彭、王梁万脩贾复、侯进、冯异、祭遵、王霸等十一员将领围攻洛阳。
当时镇守洛阳的是更始皇帝刘玄的大司马朱鲔,朱鲔曾参杀刘演的事件,因此固守不降。汉军久攻不下,正苦于无法破城之时,洛阳防守东城门的将领决定投降,私下里与坚镡达成协议,于次日清晨打开上东门。坚镡马上向朱祐报告,次日清晨,城门一开,朱祐与坚镡乘机率军而入,与闻讯赶来的朱鲔部队在武库相遇,双方大战,杀伤很多,直到早餐时终因不能击破敌军,撤兵回营。坚镡、朱祐虽然没有攻破洛阳,但朱鲔对部队的忠诚产生了怀疑,失去了死战的决心,随后刘秀又派岑彭劝降,朱鲔最终投降。
定都洛阳之后,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刘秀第二次大封功臣,更封朱祐为堵阳侯。
剿灭民军
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残余的五校农民军与檀乡农民军合兵进扰魏郡(郡治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邺镇东)、清河郡(郡治清阳,今河北清河东南)。在刘秀的命令下,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朱祐、执金吾贾复、偏将军王霸、杜茂、扬化将军坚镡、骑都尉刘隆、马武、阴识等九将军随大司马吴汉去清剿。汉军与农民军大战于邺东漳水之上,农民军战败,被斩首、投降的有10余万人。  
为了巩固洛阳,剿灭洛阳西、南一带的流民军,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刘秀命令朱祐与王常、景丹、朱祐、祭遵、王梁、臧宫一起统领大军南出箕关(中国古代太行八陉之一——轵关陉上一处著名关隘),向南进军,去清剿盘踞在洛阳西南地区的弘农、厌新、柏华、蛮中等流民武装,经过一年的苦战,平定了这些地方。
公元26年(建武二年)秋,建义大将军朱祐与景丹、吴汉、建威大将军耿弇、执金吾贾复、偏将军冯异、强弩将军陈俊、左曹王常、骑都尉臧宫等击破五校军于羛阳,迫降其众五万人。
兵败被俘
朱祐等人一路顺利,可这时后方南阳却先后发生了董訢、邓奉叛乱,公元26年(建武二年)十一月中旬,刘秀任命廷尉岑彭为征南大将军、南征大军主将,又令建义大将军朱祐、执金吾贾复、建威大将军耿弇、武威将军郭守、越骑将军刘宏、偏将军刘嘉、耿植等人为副将,率领汉军数万,南下讨伐邓、董。这一次,朱祐遭遇了自己军事生涯的滑铁卢,他率部在淯阳(今河南省新野县东北)与邓奉交战时,兵败被俘。朱祐和邓奉及他的叔叔邓晨(刘秀的姐夫)早年就相识,又一同随刘氏兄弟起兵,因此邓奉没杀朱祐。
公元27年(建武三年)夏天,刘秀御驾亲征去增援前期南下的汉军,邓奉见汉军势力大,决定投降,于是他就请朱祐请出来,由朱祐押着他一起来到刘秀大营中请罪。
刘秀赦免了朱祐被俘之罪,并且以劝降邓奉有功为由,恢复了朱祐所有的官职、爵位。并继续派他领兵作战,朱祐先后带兵攻占了新野、随县。
生擒秦丰
为了消灭割据荆襄一带楚黎王秦丰,公元27年(建武三年),刘秀派遣岑彭、傅俊、臧宫、刘宏率军南征,但汉军进攻受阻,迟迟不能突破敌军防线,六月末,刘秀又令朱祐为主将,祭遵为副将,率领第二拨汉军南下,朱祐见了岑彭,两人作了分工。朱祐负责北线,对付延岑、张成。岑彭负责南线,对付秦丰、蔡宏。
分工之后,朱祐率领征虏将军祭遵与延岑大战于东阳,大破延岑,临阵斩了秦丰的大将张成,延岑率军败走,去投秦丰。这一仗朱祐缴获的印绶就有九十七件。
随后朱祐挥军进攻黄邮城(今河南新野东),黄邮城守军望风而降,听到南线捷报频传,刘秀非常高兴,赏赐朱祐黄金三十斤。
朱祐、岑彭会师合围秦丰的都城黎丘(今湖北宜城西北)之后,刘秀下令岑彭、傅俊率军南下,转攻盘踞在夷陵(今湖北宜昌东南)的田戎。围攻黎丘的任务,交给了建义大将军朱祐,又命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率领本部汉军协助朱祐围困霍丘。朱祐接手围困的任务之后,挥军击破蔡阳,擒杀了秦丰的守将张康,打掉了秦丰最后的支援。  
为了尽早结束战斗,刘秀亲自到黎丘,派御史中丞李由为使者持玺书来到城下招降,秦丰却仍然不降,还口出恶言,刘秀大怒,回京之前告诉朱祐,一旦拿下黎丘,立即诛杀秦丰及其三族,无需押解回洛阳治罪!
经过长期围困,秦丰粮尽,朱祐乘机猛攻,公元29年(建武五年)六月,秦丰终于撑不下住了,只好领他的母亲妻子九人肉袒出城投降。按照刘秀的旨意安排,对负隅顽抗的秦丰应该就地处决,并灭其三族。然而朱祐心地善良,不忍这百口无辜这就样被杀,只是将秦丰及家属收监,然后用槛车送往洛阳报捷。
朱祐违旨的事情被吴汉知道了,吴汉上奏刘秀,弹劾朱祐废诏接受投降,违反了将帅的使命。但刘秀只是下令将秦丰处斩,并没有怪罪朱祐。而是下令将朱祐调回洛阳。朱祐返回后,与骑都尉臧宫联合围剿被延岑余党所盘踞的阴县、酂城、筑阳三座县城,全部将其扫平。
防守匈奴
东汉初年,因为长期战争,力量比较薄弱。使东汉政府对匈奴无法在战略上采取积极反攻的行动,只能采取消极防御的方针和策略。
公元33年(建武九年)春天,骠骑大将军杜茂与雁门太守郭凉出兵讨伐依附匈奴的卢芳,因为匈奴骑兵万余人前来救援,杜茂大败,被迫率军退入楼烦城(今山西省娄烦县境内)。刘秀得报,急调大司马吴汉、横野大将军王常率领部分汉军主力从关中就地北上,又令建义大将军朱祐、破奸将军侯进、讨虏将军王霸三人率部从洛阳北进,星夜驰援楼烦。汉军集结完毕之后,公元33年(建武九年)六月中,大司马吴汉亲率朱祐、王常、侯进、王霸等四将,总计大军五万余人,与卢芳的部将贾览、闵堪在高柳展开了决战。卢芳急向匈奴请援,匈奴骑兵来增援,又下起了大雨,汉军再次大败,损失惨重,吴汉南归洛阳。留朱祐屯常山郡,王常屯涿郡,侯进屯渔阳郡 。王霸屯上谷郡。此后朱祐屯兵于常山郡的南行唐一带(今河北行唐县南桥乡故郡村),以防备匈奴和卢芳。
辞官闲居
公元37年(建武十三年),光武帝刘秀增加他的封邑,受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公元39年(建武十五年),朱祐主动上交大将军印绶,并留在京师。同时朱祐上奏:自古以来,大臣受封赏都没有加王的称号有,所以可以把诸王的王爵改为公爵。又上奏:应该把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的官职都被去掉了“大”字,以合法理。这些建议都被刘秀采纳。
辞官之后,刘秀顾念旧情,多次赏赐朱祐。公元48年(建武二十四年),闲居十年的朱祐在家中去世。

朱祐的故事

长安趣事
朱祐和刘演、刘秀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后来三人同在长安求学,所以往来很密切。有次刘秀生了病,却没钱买入药的蜂蜜,朱祐知道后,立刻掏钱买来蜂蜜入药。刘秀称帝之后,有一次回忆起这些往事,就赐给朱祐一石白蜜,还问朱祐说:“这蜜跟咱们在长安时一起买的蜜相比怎么样啊?”君臣亲厚到如此地步。
不过朱祐有件事让刘秀很“耿耿于怀”,朱祐刚到长安求学的时候,刘秀有一次去找他,等了他半天,可他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接待刘秀,而是先去经堂上课。多年以后,做了皇帝的刘秀有一次到朱祐的家里来看望朱祐。朱祐不敢怠慢皇帝,站在门前迎驾,刘秀还开玩笑地问朱祐:“主人不会再丢下我去上课了吧?”
直言进谏
朱祐为人忠厚耿直,说话直来直去,在加上和刘秀关系密切,经常说出大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因此刘秀也多次训斥朱祐要戒口。光武刚出河北时,大家坐在路边休息,这时朱祐看看身边都是自己人,就忍不住发几句牢骚,大骂更始,并有劝刘秀反更始自立的意思,刘秀听了很生气,又怕人多耳杂,拿起剑假装要杀朱祐。
刘秀破王郎后,朱祐利用一同吃饭的机会劝刘秀自立,他对刘秀说:“长安一片混乱,主公有日角之相,这是天命啊。”刘秀照样来老一套,要召刺奸(汉代军中的执法官)将朱祐收押。
平定河北后,朱祐多次劝刘秀称帝,每一次都遭到刘秀的训斥,然而二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亲密。正是刘秀将他当作兄弟一样才屡次训斥他,而对其他劝进的将领口气要缓和多了。

历史评价

后汉书》:“祐为人质直,尚儒学。将兵率众,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又禁制士卒不得虏掠百姓,军人乐放纵,多以此怨之。”  
谈迁:“朱佑、刘隆、刘植,或称汗马之劳,或展运筹之功。所建不同,而其效力于王国者,要皆为社稷之翼卫者也。” 

家族后裔

儿子:朱商,继承爵位。
孙子:朱演,朱商之子。公元102年(永元十四年),朱演因为兄伯参与了外孙女阴皇后巫蛊事件所牵连,被免为庶人。
曾孙:朱冲,朱演之子。公元113年(永初七年),邓太后续封朱冲为鬲侯。
墓址
据说朱祐死后葬在封地鬲域(今山东德州市),传闻德平东南三十里(山东商河县怀仁镇与张场乡之间)的古鬲城以北有朱佑墓。

后世地位

汉明帝永平年间,明帝追忆当年随其父皇打下东汉江山的功臣宿将,命绘二十八位功臣的画像于洛阳南宫的云台,朱祐名列第八位。

史籍记载

《后汉书》、《东观汉记》有传。
《太平御览》、《资治通鉴》均有事迹记载。

艺术形象

文学形象
在《东汉演义》等通俗小说及民间流传的评书、评话等民间曲艺之中,朱祐被写成朱佑,字天常,是二十八星宿之中的斗木獬。
他手使一对凹面金装锏,武艺高强。他参加武科场比武,为十八魁之一,被封为右卫将军,刘秀起兵之后,朱佑在颖阳归降刘秀,从此随刘秀征战四方,平定天下,被封为盖侯。
影视形象
在中国大陆电视剧《秀丽江山之长歌行》中辛新饰演的朱祐。

云台二十八将

云台二十八将,是指在汉光武帝刘秀麾下助其一统天下、重兴汉室江山、建立东汉政权过程中功劳最大、能力最强的二十八员大将,东汉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汉明帝刘庄在洛阳南宫云台阁命人画了28位大将的画像,称为云台二十八将。
范晔《后汉书》为二十八将立传,称“咸能感会风云,奋其智勇,称为佐命,亦各志能之士也。”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岑彭、冯异,《后汉书·卷十七》论曰:中兴将帅立功名者众矣,惟岑彭、冯异建方面之号,自函谷以西,方城以南,两将之功实为大矣。若冯、贾之不伐,岑公之义信,乃足以感三军而怀敌人,故能克成远业,终其全庆也。
云台二十八将名单如下:
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岑彭,冯异,朱祐,祭遵,景丹,盖延,铫期,耿纯,臧宫,马武,刘隆,马成,王梁,陈俊,杜茂,傅俊,坚镡,王霸,任光,李忠,万脩,邳彤,刘植。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hanchaorenwu/zhuyo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