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鸾简介—明朝中期将领

仇鸾(1489—1552年),明陕西镇原(今属甘肃)人,字伯翔,出身将家,袭封咸宁侯。任甘肃总兵,以阻挠军务为总督曾铣所劾,革职逮问。 
仇鸾后又诬陷曾铣而出狱坐废家居,便厚贿严世蕃,乃投靠严嵩,约为父子,得重用为太子太保,充总兵官镇守大同。死后被嘉靖以“叛逆”的罪名开棺戮尸。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俺答调集十余万众挥兵南下,仇鸾用重金贿赂使其东向蓟镇;又先期来到京师勤王;得世宗信任拜平虏大将军,节制诸路人马。文官三品以下,武官副总兵以下不用命者俱许以军法从事,得密奏进,权倾一时。力主开马市,后与严嵩争宠失和,嘉靖三十一年八月被陆炳揭其私及不轨之事,革职忧惧而死。死后被嘉靖以“叛逆”的罪名开棺戮尸。
其祖父为正德时期名将仇钺,父亲仇昌因病未能继承侯爵之位,故由仇鸾继承。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仇鸾是咸宁侯仇钺的孙子,生于弘治十八年(1505年)。正德十五年(1520年)五月,仇钺去世,因儿子仇昌有疾在身,就由仇鸾继承了侯位。长生是仇鸾的小名。兵部尚书彭泽为他取名鸾,取字伯翔,取号枳斋。仇鸾居住在京城崇文门内的苏州巷里,房屋简陋得和普通京官的宅子一样。而彭泽常在公卿面前夸奖仇鸾。
仇鸾和祖父仇钺一样,因世袭军职,继承了先祖仇理扬州府的籍贯。仇鸾遂以扬州人自居,耻于提到自己的故乡平凉镇原。当时赵时春和仇昌往来,交流平凉的风土人情,仇鸾竟对他十分反感。
嘉靖三年(1524 年),仇鸾因在“大礼议”事件中支持明世宗,受到恩宠。十月,仇鸾受命统领京城十二团营之一的显武营。嘉靖八年(1529年)三月,他升任两广总兵。
嘉靖十七年(1538年)三月,明世宗想要征讨安南,任命仇鸾为总兵。九月,仇鸾到了广东,试图让两广总兵安远侯柳珣对其行跪拜礼,遭到柳珣的拒绝。见柳珣不听从,仇鸾就弹劾他。明世宗责备仇鸾轻慢自傲,召他回京。此后仇鸾又担任宁夏总兵,以副将军的身份扈从世宗到承天南巡,后来又担任甘肃总兵,加封宫保。因为和曾铣相互攻击,他被下狱。等到曾铣自己也进了监狱,仇鸾就在狱中上书,弹劾曾铣,然后得以出狱。
贿虏通敌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六月二十五日,鞑靼进犯大同。总兵张达、林椿战死。闰六月初三,朝廷启用仇鸾镇守大同,恢复了他宫保的头衔。当时有个叫时义的人,是仇鸾做提督的时候的旧仆;还有个叫侯荣的人,是太原的艺人。二人便巧可用,仇鸾宠爱他们。仇鸾还招揽陕西为他通风报信的士兵,作为耳目。
不久鞑靼军队逼近大同城,仇鸾想到前线将要战败,大惊失色。时义、侯荣说:“主公不必担心,俺答刚刚请求互市,廷议还没有定论,这条政策还有讨论的余地。”于是时义、侯荣帮仇鸾带着金钱潜进鞑靼的营地,结交了俺答的干儿子脱脱。他托脱脱对俺答汗说:“中国将要允许开市,请让军队经过大同时不要进入。”俺答接受了时义、侯荣的贿赂,送给他箭和旗子作为信物,与仇鸾结盟。鞑靼军队进入明朝的领土,不进攻大同,而是向东直奔北京。时义、侯荣说:“鞑靼军队正向东行进,主公最好自己请求护卫京师,可以建立功勋,并且结交天子。”仇鸾听了高兴,便于八月十一日上奏说:“我侦查到鞑靼军队正在向东行进,将要进犯蓟镇,担心北京恐慌。我请求让我机动应援,可以迎战鞑靼军队,或者直接到通州去防守,全听皇上的命令。”明世宗认为他勇敢,下诏让仇鸾留在居庸关防守,如果听到警报就入关救援。
主张开市
仇鸾趁机表露开市的意图,对世宗说:“边疆的鞑靼势力酿成祸患,要数宣大最为严重;因为鞑靼人的大本营,就在我们边境旁边。我们有墩台,鞑靼人就占领它们;我们有士兵,鞑靼人就和他们交易往来;鞑靼得到我们逃亡的百姓或者叛国的士兵,就安抚他们。鞑靼人口众多,生活资料都要从中原获取;如果求之不得,就一定会大举进犯。鞑靼团结而强大,我们分散而弱小;鞑靼用安抚我们叛国士兵和逃亡民众的方式,知道了我们的情报,而我们却坐在原地,耽误了作战的时机。所以鞑靼人每年都深入侵扰我国,没有不得到利益的。从前鞑靼人请求入贡贸易,廷议却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前将周尚文趁鞑靼安分的时候,私下里和他们贸易。鞑靼人稍稍满足了心意,就不进犯我国。与其让边疆的大臣私下里和鞑靼往来,不如朝廷在明面上给鞑靼赏赐。如果皇上施以恩泽,发布诏令,在辽东、甘肃、蓟州、喜峰开放互市,那么鞑靼人将世世代代向大明称臣。这和边关的军人小吏自己结交鞑靼人比起来,功业要大得多。”世宗肯定了仇鸾的奏疏,而开马市的讨论就从这里开始。
冒功怯战
八月十六日,鞑靼军队果然从蓟镇进攻古北口,进犯京师。明世宗更加相信仇鸾,下诏让他入关增援。仇鸾和副总兵徐|珏、游击张腾等人,率领士兵在通州的潮白河西岸列阵。过了两天,鞑靼军队向西渡河。鞑靼军队的前锋有七百骑兵,逼近安定门外,仇鸾却不能和他们作战,只是尾随着他们而已。徐|珏诱导鞑靼军队到了白河、孤山,伏击他们,斩首十三,夺马十匹。于是仇鸾把这个汇报给世宗。世宗高兴地说仇鸾立了功,就在军中拜仇鸾为平虏大将军,节制三品以下的文官和总兵以下的武官,并允许他用军法处置不听号令的人。仇鸾尾随鞑靼军队到东直门下,又捡到六个战死的鞑靼士兵的首级,就把这个献给世宗说:“这是我作战得到的。”当时,巡抚保定的都御史杨守谦也率兵入关援京,被世宗提拔为兵部左侍郎。但杨守谦谨慎,不敢和鞑靼军队正面作战,世宗便更加说仇鸾有能力了。
当时,仇鸾刚听说有变就入关勤王,没有带够军粮。而户部的后勤也跟不上。仇鸾手下的大同士兵两三天才能得到几块饼,也没有水囊、釜瓮。这些士兵本就散漫骄纵,加上又饿又累,便绑了辫发,冒充鞑靼人闯入村落,抢劫民众的财物。如果被抓住,他们就谎称自己是辽阳军——鞑靼人称朵颜军为辽阳军。而当时鞑靼军中有传言,说其实朵颜军是引导他们入境的人。原来,朵颜三卫的少数民族将士此前常常索求赏赐,贪得无厌,蓟镇都御史王汝孝就出境剿灭了他们。少数民族部落心生怨恨,就引来了鞑靼人,几次进犯边境。京中于是有谣言说辽阳军叛乱了。
镇守通州的都御史王仪逮捕了作乱的大同士兵。世宗下令逮捕王仪,说:“大同的军队最先入关救援京师。即便有掳掠民众的情况,也是出于饥饿疲惫的原因。为何要使他们窘迫呢?”兵部尚书丁汝夔奉世宗的旨意,下令:“不得抓捕大同的士兵。”但民间受到谣言的误导,依旧以为作乱的是辽阳军。丁汝夔女婿当时担任辽阳军的将领,丁汝夔又是山东人,民间就有谣言说丁汝夔袒护女婿和同乡。而民间苦于仇鸾军队的侵扰的程度,更甚于鞑靼军队的。
鞑靼军队向西撤退后,仇鸾出兵尾随他们到白羊口。白羊口的守将截击鞑靼军队,于是后者向东返回。仇鸾的军队突然和他们相遇,大惊失色,四散逃开。道路上发生了踩踏事件,仇鸾便把被踩死的八十几个鞑靼士兵和平民的首级献了世宗。恰逢开朝会,世宗加封仇鸾太保兼太子太保,而丁汝夔、杨守谦被判死罪。
督理营务
于是明世宗奋发图强,谋划反击鞑靼。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九月初七,他改革兵制,改十二团营为三大营。任命仇鸾为都督,吏部右侍郎王邦瑞为兵部左侍郎兼右都御史,一起料理军务。以前的翰林编修赵时春、主事申旞,因为知晓兵事,添补为兵部主事,巡视营务。
凡是仇鸾对世宗说的,世宗没有不听从的。世宗赐给他金质的图书,和他秘密讨论政务。而仇鸾从这个时候开始谋划着大学严嵩争斗。仇鸾收受了很多军中将领的贿赂,上奏提拔他们,使鞑靼的势力更加嚣张。陕西有很多知道仇鸾和鞑靼勾结的人。仇鸾害怕被发觉,便说:“不久前营制一新,我奉严厉的圣旨,想要一改从前士兵们贪图安逸的习惯。但我顾虑到人情,担心有人会诽谤我。我乞求皇上命令我等不要有所避讳,并惩治那些传播谣言的人。”世宗同意了,答复说:“朕允许仇鸾自行推举将领,不必经过兵部的同意。但仇鸾一定要把鞑靼驱逐到三千里外,像先祖的时候那样。”仇鸾对答说:“现在是冬天,鞑靼的马正肥壮。请在来年春天的时候给我假期,我将选拔名臣到宣大、中地等地,观察鞑靼的动向,逼退他们,一定不让皇上担心北方的形势。”世宗看到了很高兴,夸奖了他,并把仇鸾的答复给兵部传阅。不久,申燧上书谈论军事事务,暗中影射仇鸾。世宗把这封奏疏给仇鸾看,仇鸾就向世宗进谗言。于是世宗把申燧下镇抚司拷讯。因为这件事,朝廷革除了三大营的巡视官。
其后,仇鸾的上疏都由世宗在内廷批示,不下兵部讨论。次年,仇鸾提督京营戎政,欲图节制九边诸将。王邦瑞力执不可,上疏弹劾仇鸾“跋扈不道”。仇鸾反而暗中向世宗中伤他。世宗最终夺王邦瑞官,导致戎政上仇鸾一人独大的局面终于形成。
马市之败
嘉靖三十年(1551年)三月初四,马市议成,朝廷让经略侍郎史道主持这件事。兵部主事杨继盛劝谏阻止它,被贬为狄道典史了。而仇鸾还在世宗面前吹嘘说自己正在谋划攻打敌人。他关于调度士兵、修整车马所说的话,都荒诞不经,不是好计策,但兵部不敢完全阻止仇鸾的提议。而世宗又命令兵部都听从仇鸾。仇鸾不能向蒙古人射一支箭,蒙古人借着马市随意往来,卖给我国的马不是瘦的就是老的,掳掠的财物不可胜计,还获得几十万布匹,以及珍馐、美酒和水果。蒙古人若是稍稍不满意卖给他们的粮食,就辱骂汉人狡猾。他们还穿上汉人的服装,混进小城奸淫妇女。边将畏惧而不敢严厉惩治他们。蒙古人小股进入境内,将领就关闭城门,没有士兵誓死抵抗,更别提战死的了。明朝有个叛徒叫萧芹,教唆鞑靼侵扰边境。仇鸾既然不能向敌人射一支箭,就跟史道一起贿赂敌人,索取萧芹。鞑靼送来萧芹,仇鸾就上报说:“这是时义抓到的。”世宗认为时义有功劳。于是时义得以升指挥佥事,而仇鸾加封太子太保,增加了俸禄和恩荫。
当时朝中的人都知道和鞑靼通商不是好主意,但世宗宠爱仇鸾,他们不敢有反对的意见。鞑靼又说穷人没有马可以卖,只有牛羊,请求用这个交换菽豆。于是朝野都议论说:“敌人贪得无厌,不能同意。”等到仇鸾请求出战,世宗就召史道返回。
再征北虏
嘉靖三十年(1551年)八月,仇鸾又领着京城的二万七千多边防军队,消耗户、兵、工三部数万民夫、马具、武器,到白羊口,巡视关隘。他又不敢直接迎战敌人,就说:“朵颜引来大大进犯,请求让我先移兵讨伐他们。”总督何栋说:“仇鸾此行花费数万军费,是为了讨伐俺答,怎么有精力转头去进攻朵颜呢?”仇鸾便说自己过一个月回去。适逢明朝有两个给鞑靼做向导的叛贼——哈舟儿和陈通事,逃入了朵颜,于是何栋诱捕了他。世宗也说这是仇鸾的功劳,加封他为太子太师,增加他的俸禄和恩荫。
仇鸾回京后,想要吞并赵时春在山东招募的精兵,便散布流言说他苛待士兵。徐阶听闻此事,和陆炳一起出称犒劳这些士卒,对赵时春慰问有加,回来以后通过太监麦福之口,将实情传达到世宗耳中,使仇鸾没有得逞。仇鸾因此对徐阶心生不满,但因为正和严嵩争斗无暇顾及。
第二年,鞑靼多次侵略边境,朝野追究缘由,认为起因就在仇鸾。仇鸾于是夸口说:“每个镇选拔一万人的敢死队,跟随我作战。北虏进犯时,请命令各将领不要拦截,放任他南下。我在南面拼死战斗,兵部尚书赵锦带精兵从北面包抄,南北夹击打败他们。”他又说:“在京城附近作战也可以。要让敌人长驱直入,使他们放松警惕。”京官们都很震惊:“如果不能取胜,该怎么办?”不久,鞑靼进犯大同的次数更多,仇鸾不安,请求去出征。世宗询问严嵩。严嵩与仇鸾不和已经很久,希望能通过此战暴露仇鸾的短处,就回答:“应该听从仇鸾的话。但他一定要擒获并杀死鞑靼军队的统帅,才能称得上大的功劳。”世宗安慰仇鸾说:“只是一些零散的敌人罢了。你只管调兵,驱逐剿灭他们。”过了一段时间,鞑靼大举入侵。世宗让严嵩和兵部讨论这件事。兵部尚书赵锦说:“我才疏学浅,未能为上级分忧、给下属提携。平定鞑靼、安定边疆的任务里面,运筹帷幄、调配军粮、侦查鞑靼的情报,是我份内的事。而大将军仇鸾所调的军队总共有三万八千人,各路精兵都汇聚在他那里;而宣大的军队额定有十二多万,实际却没有这么多。剿灭凶徒、报答陛下,这是大将军的职责。”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三月初六,世宗命令仇鸾带兵到大同,耗费的车马器械有去年秋天那场战事的一半之多。此外,世宗还准兵、户、工三部侍郎各简僚属从军,皆隶属仇鸾幕府中。仇鸾苛责这些大臣,动辄以军法处置随征的文官。
仇鸾在泥河与敌人交战,他的家丁率先深入敌阵,结果溃败,依靠游击时陈给他们殿后,才得以逃脱。参将欧阳安从侧翼攻打敌人,斩获二十多人的首级。大学士严嵩再次说,仇鸾不能一直不战斗。世宗传话给他:“一定要重创敌人。”仇鸾反而诬陷战友说:“上个月我出兵泥河,杀死了二十多个敌人。但由于游击时陈、参将欧阳安不勇敢,才没有大胜。我将会厉兵袜马,彻底摧毁敌军。”世宗没有治二人的罪。而众人更加怀疑仇鸾通虏了。仇鸾为了嫁祸他人,屡次诽谤赵时春,还诬陷成国公朱希忠通敌。世宗没有相信他的话。
过了一个月,仇鸾上疏说:“我出兵镇川堡,到了猫儿庄,敌人从沟下伏击我们。我军虽然有死伤,但斩首五级,缴获了三十匹马。因此我为诸将请赏。”兵部尚书赵锦说:“出兵攻打敌人,应当取得全胜。我们不像别的少数民族,敌人来了才仓促应对,然后把浴血奋战作为功绩。”世宗说:“众将冒死作战,应该赏赐他们。”更加大赏仇鸾。不久因为军情告急,世宗召仇鸾返回,并且禁止他再调动边境的兵马。
身败名裂
仇鸾又感到不安,乞求将自己罢免,不被允许。于是他回到京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八月十九日,鞑靼进犯的军报又到来了。仇鸾生了背疽,请求带病作战。世宗知道仇鸾不可靠,阻止了他,并下诏收回了他的印信,用陈桧取代仇鸾。
于是大学士徐阶秘密上书,揭发仇鸾通敌误国的罪状。世宗大惊,命令锦衣卫陆炳暗中查探。陆炳素来厌恶仇鸾,经常窥探他的一举一动。仇鸾收受的贿赂和左右的亲信,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虽然想要揭发仇鸾通敌,但担心没有证据,就在仇鸾去世前一天,派人诱使时义、侯荣尽快逃到鞑靼去。时义、侯荣等人相信了,各自出逃。八月二十二日,仇鸾病逝,享年四十七岁。而陆炳派人拦截抓住了时义等人,奏报说:“仇鸾镇守大同时,私自和俺答勾结,贿赂他们金钱等物。俺答也赠送仇鸾箭和旗子作为信物。时义等人一直为他们送信往来,如今害怕罪行败露,就逃往鞑靼,想要引导敌寇入侵。”皇上大怒,命令陆炳和三法司追论仇鸾的罪状。虽然仇鸾并未谋反,但会审人员在八月二十五日上奏说:“仇鸾犯了谋反罪,应当追戮。“
于是世宗下旨剖开仇鸾的棺材,砍下他的头传示边境九镇。他的父母、妻子、儿子和时义、侯荣都斩首,妾、女儿、孙子分发给功臣家里做奴婢,查抄财产、没入国库,家属流放,党羽都各自获罪发配。兵部尚书赵锦、光禄寺卿董懋中因被弹劾是仇鸾的朋党,也被治罪。

主要成就

仇鸾的主要成就在于开放边市,在短时间内缓和了汉蒙关系。
由于游牧文明在生产资料上依赖于农耕文明,若无法进行通商,蒙古人就只能南下掳掠。蒙古俺答汗自嘉靖十七年(1538年)至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先后八次求贡,每次都被拒绝。而战事也无休无止。
庚戌之变后,明朝始议贡市之事。仇鸾力陈贡市之利,并提出了具体方案:“效仿辽东与女真、朵颜三卫互市的旧例,在大同五堡边境外开马市。朝廷发马价银十万两,买细缎等物,交换蒙古的马匹。宣府、延宁诸镇也和少数民族部落就近贸易。每年开四次马市,并限制贸易额。马市进行期间,军事防御工作照常进行。”经廷议后,朝廷决定每年开市二次,每次给马价银万两,同意了蒙古互市要求。
马市开放后,大多数蒙古人都遵守规则,友好通商。例如嘉靖三十年(1551年)四月二十五至二十八日,明朝在大同镇宪堡开马市。俺答挑良马进行贸易,并亲临市场巡视,始终没有蒙古人扰乱交易。又如嘉靖三十年(1551年)冬在花马池进行的马市,狼台吉等人约束部落,使得当地安宁。嘉靖三十年(1551年)上半年,马市的积极效果是明显的。边境的战事大幅减少。
然而,明廷和蒙古在马市的时间、地点、商品范围上难以达成一致的意见。俺答以此为由,在下半年多次进犯。嘉靖三十年(1551年)七月,蒙古请求以牛羊易粟豆,被拒绝后,本来准备贩卖牛羊的牧人入边为盗。十一月,俺答汗因其在辽东开市的申请不被允许,三次大举入边,在大同抢掠畜产。十二月,俺答请求在弘赐堡开市。御史李逢时以“朝廷禁止非时开市”为由拒绝了俺答,俺答遂纵骑寇掠。此外,在互市过程中,也有部分蒙古部落不守规则,多次扰乱、抢掠马市。在宣府、大同,一些蒙古人出售羸弱的马,却索取高价;若汉人不与,他们就入边劫掠。更有甚者,如俺答妹夫卜吉哥,白天卖马,晚上就带人潜入城镇夺回他们的马匹,据掠人口离去。
仇鸾虽然力主开市,却没有维持马市治安、抵御敌寇的能力。嘉靖三十一年(1552)春正月及二月,俺答汗两次进攻大同,仇鸾胆小畏敌,不敢反击。在这样的情况下,俺答汗率万人大举入塞,直抵怀仁劫掠。至此,马市已经完全失去了减少边关战事的作用。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九月二十四日,世宗下令各边开市悉行停止,有异议者斩。明蒙关系缓和的最后希望也随之破灭。在之后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内,明蒙之间的冲突战争持续不断。
仇鸾主持的这次马市虽然失败了,但它将贸易与朝贡分离,为将来隆庆和议后明蒙互市贸易提供了经验,可以说是明蒙贸易方式由朝贡贸易向互市贸易的转折点。意义是重大而深远的。

家庭成员

祖父

仇钺 

正德时期名将,因功封咸宁侯

父亲

仇昌

有风疾  ,未能继承爵位 

妻子

洪八姐 

正德间名臣洪钟之女 

洪氏

洪远之女

人物评价

《明世宗实录》:鸾少读书,能文,颇有勇略。然贪戾险狼,累镇两广甘肃,所至輙与督抚大吏相讦奏。既攻杀曾铣,起典重镇,会更戍虏骑薄京城,西方援兵无至者,鸾一军独来,故上甚壮之。鸾又多大言云能出塞驱虏,上以是愈益受信,特拜为大将军,领中外诸军事,龙任于群臣无比。久之,其说皆不售。尝一出军大同,靡有所获而还;又驭军无纪,纵所调兵侵暴京师君民。人心汹汹,流言日闻,上始厌恶之,稍稍裁抑。而鸾不为悛改,益肆贪纵欲。及于祸,所谓“宠臣不忠”“小人之乘君子之器”者与。乃法司当之以谋反,则非其实矣。
赵时春:长生六岁,桀黠可念也。……逆鸾勾引虑患,不容一人,几蹈亡宋覆辙。
高岱:鸾粗暴鸷悍,人见其敢于当事,遂谓勇略可任。…仇鸾以庸暴之资,叨非常之宠。御寇则束手无策,乱政则矫劫横生。皇上初以专任责成之心,望其有委身报主之绩,而不虞其负国之至此也。盖自其捣巢无功而归,圣心已不能无疑矣,然犹惟其言而莫之连者,亦驾驭之,冀一获之报耳。使少延旦夕之命,必不免生赴市曹矣。当时,或疑鸾反。吾曰:“鸾不反。即反,无足忧,扑灭之,孤豚腐鼠耳。古奸臣反逆者,其始皆恣恃宠灵,建大功以慑天下,乃可劫人心。鸾总诸路之兵,握专阃之柄,而不能少遏孤军深入之虏。此其人岂能反也?”其跋扈而不可向迩者,不过窃一时之权,以肆其毒耳。呜呼!鸾不足责矣。使国家有任事之臣,朝廷何至委大权于狂竖子哉?国家养士二百年,而缓急一无所恃,乃使奸宄之徒,得以乱国干纪,群臣何得辞其责也?
王世贞:咸宁侯仇鸾,以口辩数当重。
谈迁:鸾在时,凡推举将才辄首之,究其用,泽中之麋耳,不知何以被此虚声也?骄子亡状,啼嬉俱作瞰人态,鸾真其类也!由严氏蕴崇之,不戢将自焚,乃藉通虏夷灭之。

仇鸾的故事

灵异之说
梦中先兆
仇鸾的母亲怀孕时,曾梦见有一个胡儿在床下叩拜,起身后割下了自己的头,身首异处。梦醒,仇鸾就出生了。后来这个先兆果真应验。
误买凶宅
京城的东城大街有个叫石大人胡同的地方,地处繁华的市区。早先,明英宗把这里的宅邸赐给了忠国公石亨。后来,石亨以谋反罪论斩,家产被抄,他的这处宅子很久没有人敢居住。后来,仇鸾买下了这处房产,权势不下于石亨,结果死后也因为谋反罪被追戮,满门抄斩,比石亨更加悲惨。之后,严嵩又买下了这处凶宅,结果也被抄家。到了万历年间,石府的主宅被改造成了冶炼铸造物品的工坊,而偏厅被赐给了宁远伯李成梁李成梁父子六人,都做到了一品大帅。等到李成梁病逝、李如松战死后,李如松的长子李世忠继承爵位,便吃喝嫖赌,把家产全部败光了。沈德符和谈迁都认为这座宅子风水不好。
因果报应
仇鸾曾经谗害夏言、曾铣,后来背上生了毒疮而死。古人认为这是夏言、曾铣的冤魂化作了怨鬼,用斧子劈砍仇鸾的后背所致。
仇鸾曾在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谗害杨守谦。杨守谦在西市遇害的日期,是八月二十六号。后来,仇鸾在死后第三天东窗事发。他被剖开棺材、砍下头颅传示九边的日子,也是八月二十六号。时人说这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恣睢一时
八佩将印
仇鸾先后八次配将军印。最初,挂靖北将军印,镇守宁夏;第二次,为征蛮将军,镇守两广;第三次,以都护前将军的身份,扈驾承天;第四次,作为征夷将军,征讨安南;第五次,挂平羌将军印,镇守甘肃;第六次,凭借征西前将军、太子太保的身份,镇守大同;第七次,作为平北大将军,抵御敌人;第八次,以太傅的身份,掌管京营戎政挂印。明朝除了仇鸾只有朱永有这个经历。
其中,有一枚大将军印,外人不知道它的形制。仇鸾病重时,把这枚大将军印藏在卧室,印信却忽然自己跳了出来,撞到地上发出了声音。不久明世宗派人收走了这枚印信。仇鸾暴毙,开棺戮尸。
银印密疏
世宗朝许多大臣都曾获赐银印,用来印封密疏。但其他大臣的印上都是““学博才优”“忠勤敏达”之类的四字短语,唯独仇鸾的两块银印上分别写着“翔卿”和“朕所重唯卿一人”,分外亲密。
驭军无纪
仇鸾作战时,军纪败坏,允许战马吃民田里的禾苗,并且请求征用民众耕田的车。明世宗因此厌恶他。
失欢群臣
仇鸾轻视地方将领。他巡边时,只有总督才敢和他并排行走,巡抚只能跟在他的身后,而守备一类的小官竟到了在他身边服侍的地步。而仇鸾骄横,坦然受之。他在大同时,和家丁争夺妓女。守备沙潮不善于侍奉仇鸾,仇鸾强迫他,使他受苦。沙潮自杀。边境上的人因此厌恶仇鸾。
即便是朝廷重臣,仇鸾也不放在眼里。他曾经和严嵩一起除掉夏言,由此脱罪,因而非常感激严嵩,认严嵩为义父。等到仇鸾立了功,严嵩仍想像对待儿子一样对待他,仇鸾不应,甚至还凌架于严嵩之上。于是严嵩心生怨恨,多次上疏诋毁仇鸾,世宗却不听。言官弹劾仇鸾,也没有成功的。有一次,仇鸾捕获了奸细,自认为立了大功,然而严世蕃分走了他的功劳,也得到了晋升。仇鸾因此更加怨恨严嵩,上密疏检举严嵩父子贪横不法的情状。世宗相信了他,召见严嵩的次数渐渐少了。有一天,严嵩和徐阶、李本(本名吕本)一起进西苑,到直房去。走到西华门,太监却以无旨传召为由,不放严嵩进去。严嵩只能转身回家,和严世蕃抱头痛哭。后来,严嵩低声下气恳求徐阶、陆炳为自己说情,世宗才重新允许他入直。严嵩从此对仇鸾恨之入骨,联合徐阶、陆炳一起对抗他。
仇鸾蔑视群臣,却唯独忌惮陆炳,想要和他交好。而陆炳明面上也推崇仇鸾,称中山王徐达、定兴王张辅之辈也比不上他,不敢和他平起平坐。仇鸾没有怀疑。然而陆炳私下里嫉妒仇鸾分走了他的恩宠,并且认为仇鸾贪暴、必将负国,所以非常讨厌他。于是陆炳暗中让锦衣卫侦察仇鸾的罪行,即使是最微小的过错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关于仇、陆二人交恶还有一则奇闻异事。据说有一天,仇鸾的妻子对他说:“你自诩富贵,但陆炳妻子的首饰非常华美,而我的远远不及,使得我在宴会上失了颜面。”仇鸾很是惭愧,于是向陆炳借这件首饰,好让工匠仿照着打造一件。陆炳和家人都惊骇错愕,婉言谢绝了此事,说这件首饰是在“西域鬼市”上买的,其他商铺不能打造。然而仇鸾仍不死心,一日,他派了两名勇士去陆家劫取。陆炳早起坐在房间里,劫匪掀开窗帘翻了进来。陆炳察觉到有异,就问:“你们来这里,是和我有什么仇怨吗?这里的财物你们都可以拿走,只是不要伤害我。”劫匪索要陆炳夫人的首饰,陆炳不得已交给了他们。此时,他内心已知那二人是受仇鸾所指使的,甚为惧怕和愤恨。
最后仇鸾获罪被追戮,也是严嵩、陆炳、徐阶三人共同促成的结果。

艺术形象

戏剧:《鸣凤记》
电影:《锦衣之下之绣春刀》中,杨春瑞饰演仇鸾。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mingchaorenwu/choulua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