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淮简介资料—明朝内阁首辅,武英殿大学士

黄淮(1367年6月1日-1449年6月22日),字宗豫,号介庵,浙江温州府永嘉(今温州市鹿城区)人,明朝初年政治家、内阁首辅。
洪武三十年(1397年)进士,授中书舍人,朱棣称帝后,与解缙杨士奇等人共直文渊阁,专掌制敕,后转任翰林院侍读,永乐五年(1407年)进右春坊大学士。仁宗时,任通政使兼武英殿大学士。洪熙元年(1425年),进少保、户部尚书。宣德间,曾以七十岁高龄主持会试。他历事太祖、惠帝、成祖、仁宗、宣宗五朝,为一代名臣。正统十四年(1449年)去世,年八十三,谥文简。
他是明朝内阁初创期间的重臣,历事太祖、惠帝、成祖、仁宗、宣宗五朝,。官至“荣禄大夫少保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知制诰国史总裁”。著有《省愆集》和《介庵集》。

人物生平

黄淮是“永嘉黄氏族系”始迁祖黄中(794~887)字大本,号潜夫,于唐太和八年甲寅(834)自南京迁居永嘉左厢南郭育材坊定居)之第十七世裔孙。
元惠宗至正二十七年丁未(1367)五月初四,黄淮出生在育材坊(遗址当在现今府学巷100号原人民大会堂之东南角上)。父亲黄性(1339~1431)名思恭,号静庵。母亲王氏(1338~1422)。
洪武元年三月,全家移居巾湖里(又名幞头河;宋朝时名孝廉坊;今名黄府巷。)八岁时,启蒙於业师徐先生讳垕(1344~1405),字宗实,号静庵,黄岩人。黄淮於明洪武二十八年乙亥(1395)荐入南京国子监,同学有常州芮善、黄岩徐德新等。
二十九年(1396)中应天府举人,翌年丁丑(1397)登春榜二甲第五名进士,授官中书舍人(从七品)。1402年六月十七日,明成祖朱棣在南京为帝,二任黄淮为翰林院侍书;七月初三,复黄淮为中书舍人。成祖于奉天门左室召见黄淮,询以政事,黄淮据“靖难之役”后的形势和政局,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对答如流,很合成祖旨意。八月初一,黄淮与解缙杨士奇、胡广、金幼孜、杨荣、胡俨等六人入直文渊阁预机务,黄淮专掌制敕。八月初七,三任黄淮为翰林院编修。十一月十日,四任黄淮为翰林院侍读。1403年改元永乐元年,从此,成祖每上朝议事,常援黄淮与解缙侍立御榻左,以备顾问。有时至深夜仍在帝榻前商议机密的重大政务。正月廿六日,黄淮奉命与解缙为会试考官,取中式472名,曾棨为状元。四月二日,五任黄淮为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永乐五年(1407)十一月初一日,六任黄淮右春坊大学士兼翰林院侍读。
黄淮前后在朝任官廿年,著有与同僚应酬诗文三卷,计372(篇、 首,约5.4万字)取名为《退直稿》。
永乐十二年(1414)黄淮被汉王朱高煦诬陷,入北京诏狱十年。永乐廿二年甲辰(1424)八月十五日,明仁宗朱高炽即位。十六日,黄淮出诏狱,官复原职。十七日,七任黄淮为通政使兼武英殿大学士。黄淮整理自己于狱中十年所吟作诗文240余题,364首(篇,约2.8万字)分上下二卷,取名《省愆集》,于清乾隆四十三年六月被辑入《四库全书》1240/433~479页。
仁宗洪熙元年(1425)正月初五日,朱高炽手谕(图一)敕吏部:黄淮、杨士奇、金幼孜俱支三俸。十六日,授八任诰命晋黄淮为荣禄大夫少保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
宣德元年丙午(1426)八月初一,汉王朱高煦反。八月初七,敕谕黄淮等留佐郑王瞻埈、襄王瞻墡监国(此为黄淮第六次参与监国)黄淮夙夜在公,待至九月初六日,宣德班师回朝,方归私第,瘵(肺结核)病加重。得太医徐叔拱诊治。病稍缓,奏请辞官还乡,不许。二年丁未(1427)三月初,任黄淮为丁未科考廷试读卷官。初夏,黄淮病势严重,虽经太医调治,沉痼仍然难愈。八月初六,由次子黄采进奏《求退致仕疏》(详后面所附《奏词》)称疾辞官。初九宣宗览奏恻然曰:“其疾若此,固留之,情有不可‥‥‥。”遣中官赐钞万贯,准黄淮暂还家养疾。
黄淮回 归温州后,於茶山南柳“寿征庵”奉养老父。父子俩“遨游林壑,往来别墅,衣冠伟然,辉映后先,为近世所未有。”宣德三年戊申(1428)秋,庆贺父亲黄性九秩大寿并且自祷身体健康,经江心寺都纲昙旭禅师指点,为弘扬佛法,特捐资舍地择郭公山东麓兴建最胜寺,戊申秋动土,逾年竣工。至今年(2008)已有五佰八十年历史。宣德三年,温州知府王震议:“为黄淮立‘少保’坊”,择建於拱辰门(俗称朔门)内北大街上,永宁桥口的一座四柱坊表。‘少保’二字系黄养正所书,坊表竣工於宣德四年(1429)春。父亲黄性颐养天年,於宣德六年辛亥(1441)十一月初五日,享寿九十三高龄而终,七年壬子(1442)九月初六日,赐祭葬於南柳“黄府山”上。黄淮特赴北京谢恩,十二月十八日,面陈宣宗:“采颇习楷书,愿留京报效”。帝准黄采于翰林院进其书学。并赐黄淮留北京过春节。八年癸丑(1433)正月十五,敕谕往御苑观灯,宣宗赐宴招待。二月初八,黄淮奉命为该科会试主考官(副主考王直),取刘哲等百人。三月三日,榜曹鼐为状元。 四月二十六日,敕赐乘轿游西苑,命太监吴诚导游,杨士奇、杨荣、杨溥等十五人陪同(黄采亦从行游), 并赐宴万岁山麓。六月十一日,宣宗为黄淮饯宴太液池,亲题“赐归”二字,并制长诗《太液池送黄淮辞政》!(详后附),有“赐大学士黄淮”端砚(现藏湖南湘阴博物馆);且谕以“明年朕生日,卿其复来。”颁路费回温。秋,黄淮将宣宗长诗刻于石碑,盖了“奎文亭”于幞头河(遗址於今温州黄府巷“温州仪表厂”内)。十月,游乐清雁荡,龙鼻洞岩刻有:“荣禄大夫少保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永嘉黄淮宣德癸丑冬游。”(至今字体仍甚清晰)九年甲寅(1434)正月初二日,黄淮自永嘉启程赴北京,二次入觐宣德皇帝。重阳日,太监范宏传旨:“天寒且冷,(着黄淮)乘驿回还(温州),期以后年‘万圣节’再来”,宠赐之礼加于初。宣德十年乙卯(1435)正月初三日,宣宗朱瞻基驾崩,黄淮闻讯即启程赴北京(进香)此第三次入觐。五月初四(黄淮生日)启程返温,杨士奇赠词《水龙吟·寿黄学士》权当折柳。黄淮即次韵奉谢!(详后附)黄淮三次自永嘉赴北京,著有《入觐稿》两卷,计143题目161篇(近4万字)。

晚年生活

黄淮晚年居住在茶山南柳“寿征庵”中达二十来年。放情田园之间,怡然自乐,在其《首夏述怀》诗中曰:“杖策田塍间,歌咏聊自娱。”《介庵集》之《归田稿》六卷,计173篇(近12万字),即是该时段所著述。
黄淮于正统十四年(1449)六月初三日於“寿征庵”逝世,寿终正寝。享年八十三岁,谥文简,赠太保。翌年景泰元年庚午(1450)十月初三日,敕葬於大罗山南柳黄府山“稻桶岩”东北侧。元配夫人杨氏(1376~1462);侧室李氏(1385~1458)。黄淮葬事襄,黄淮长子棐(1405~1463)赴北京谢恩,钦赐棐仕尚宝司丞,棐力辞归;次子采(1407~1461侧室李氏出)仕中书舍人累官至太常少卿;三子般(下加“木”)(1414~1489)无仕。现除了茶山南柳以外,永嘉霞川(俗称霞渡潭)、乐清沙川等地有黄族聚居。并有枝叶繁衍在美国等地。

人物评价

黄淮 是明朝内阁初创期间的重臣,历事太祖、惠帝、成祖、仁宗、宣宗五朝。官至“荣禄大夫少保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知制诰国史总裁”。他先后两度主会试,六次参与监国,辅导洪熙、宣德两帝,黄淮治事果断通达,和平温厚。
史评曰:“功在辅导”“神识洞朗,健力峻拔,有古社稷臣之风。”“通达治体,多所献替。”在复杂多变的政治斗争中、能“赐环以后,复跻禁近,退至引年返里,受三朝宠遇者又数十年,遭际之隆,几与‘三杨’相埒。”已是很不容易了。
明成祖对左右赞许曰:“黄淮论事如立高冈,无远不见。”黄淮对于“稳定当时政权”起到了相当重要作用。

编修书籍

黄淮曾奉敕参与列下书籍的编修、任总裁等:
永乐元年与解缙等奉敕撰《古今列女传》,当年十二月初一书成。
永乐元年七月初一,奉命与解缙等147人撰修《文献大成》(即《永乐大典》的前身)成书于永乐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永乐九年十月十七日奉命重修《高皇帝实录》,被任命为总裁官。
永乐十四年丙申(1416)十二月十五日,有350卷之多的《历代名臣奏议》成书,则是黄淮、杨士奇等奉敕,经过多年编录而成的。不过该书刻印装订成书之日,黄淮已被囚在北京锦衣狱中有两年多时间了。
洪熙元年五月初四奉朱高炽敕黄淮参与纂修《太宗实录》被任命为总裁官。
宣德元年闰七月初四奉朱瞻基敕参与纂修《太宗、仁宗实录》被任命为总裁官。

代表作品

《御制恩赐诗》赞有序 黄 淮
宣德壬子(七年)冬,臣淮谨以谢恩诣阙。锡宴内阁,俯留累月,赐游西苑,悯臣疲弱,许乘肩舆,循太液池遍览胜丽,宴於万岁山麓。至荣至幸,诚出非常。陛辞之次,重蒙亲洒宸翰,制为诗歌,奖谕隆厚。焕乎若杲日之照临,郁乎若卿云之垂荫。副以织金纱衣,俾之被服,以为乡邦之光,宠锡便蕃,敷宣罔既。窃惟臣淮,质本凡庸,才乏世用。过承列圣之知遇,叨膺显秩之光荣。兹者伏遇皇帝陛下,德协重华,仁浃庶类,下逮颛蒙之无似,上廑宸眷之有加。雨露沾濡,顿使春回於枯蘖;奎躔炳耀,普令光被於儒绅。仰荷鸿私,图怀报称。俯愧驽骀之伏枥,有负驱驰;重惟葵藿之朝阳,诚深仰戴。切惟古者,人臣侈君之命,勒诸彜器以传永久。臣窃援斯义,摹勒贞石,垂示来裔,永为家宝。谨撰《御制恩赐诗赞》一通,并奉刻本上进,伏惟圣明俯垂睿览。赞曰:
于穆圣皇,尊临大宝。稽古右文,崇儒重道。顾惟微臣,薾尔无庸。渊衷天豁,曲赐优容。虎拜阙庭,龙光下烛。锡以宴游,恩眷弥笃。亲御翰墨,敷绎云章。褒奖过厚,训谕孔彰。拜手稽首,载忻载喜。省躬揣分,兢惕曷已。仰惟圣制,妙斡玄机。图书启秘,奎璧腾辉。捧以南还,祥飈载途。光昭衡宇,欢溢里闾。斋祓缄縢,袭藏惟谨。摹勒贞瑉,覃福祚胤。稽诸往牒,宠异常伦。感填胸臆,报乏涓埃。愿效封人,嵩呼三祝。惟皇仁圣,天心攸属。皇契天心,泽被万方。鸿图巩固,地久天长。臣述赞辞,藏之石室。百千万年,永保贞吉。
东里少傅遣词为寿,次韵奉谢① 宣德乙卯岁也元倡,有序 杨士奇
去岁五月四日,曾作《水龙吟》词为寿,适是日馆中却客不及献。念此别重会未期,辄写奉呈,就当折柳也。
好花开到红榴,帝城明日端阳届。先生寿旦,官厨细酒,士林嘉会。内阁当年,七人同事,四人今在,一人千里外。还留鼎足,欢相对,须拼醉。
不减②平生刚介,更华发,朱颜无改。声名事业,安荣忧患,从前无愧。绀雪晨餐,黄庭昼咏,出尘潇洒。碧云冠,来往③天台雁荡,作人间瑞。
〔永陵注〕①《东里续集》题作“寿黄学士?水龙吟”;② 减,《东里续集》作改;③ 来往,《东里续集》作往来。
《 次韵有序》 黄 淮
淮启行之日,适逢初度。荷蒙少傅公杨东里尊先生举去岁所成《水龙吟》一阙,录示就当折柳。感佩之情重于山岳,依韵缀缉聊申鄙怀,语不成章,伏祈改教。
雪花渐觉盈头,自惭荏苒稀年届。椿萱日远,情深悲痛,何心欢会。去岁兹辰,曽孤台眷,新词还在,朵云来望外。温然恍与,芝眉对,心先醉。
堪羡英资清介,看一片,丹心无改。受知列圣,持钧秉轴,何惭何愧。社稷匡扶,阴阳爕理,甘霖沾洒。愿先生,寿过彭篯八百,作皇家瑞。
《奏 词》黄 淮
少保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臣黄淮,谨奏为陈情事:
伏惟事恩致身,固人臣之当勉;縻禄废职,岂士子之所安。谨敷布其愚诚,冀上干于天听。
窃臣淮自历任以来,荷国厚恩,如天如地。勉竭驽钝,莫报涓埃。比者数载之间,形神羸弱,众疾交攻。手足痿痹,动若拘挛;心胁气冲,痛如刀刺。食下咽而呕逆,言过耳而莫闻。凡若此类,不能殚述。
窃自记犬马之齿,奄逾六旬,所患病症,息则苏,劳即旋覆。顷今年疾势大作,荷蒙圣恩,发医调治。缘臣疾已沈痼,难遂痊愈。虽欲黾勉供职,奈何力不能支。谨疏中悃,令男采赍本进奏。
伏望圣明俯垂矜悯,赐臣扶疾还乡,得终余年,不胜至幸矣!
( 录自清·光绪九年永嘉《霞渡潭黄氏族谱?艺文》所载。又见《明实录》第六十三册,卷三十,宣德二年八月甲子(初九),但有节略。已经辑入《黄淮文集》444页)
《 太液池送黄淮辞政》 朱瞻基
天香早折仙桂枝,笔花五彩开凤池。
蓬莱之山直奎壁,近侍九重天咫尺。
永乐圣人临御初,鞠躬稽首陈嘉谟。
仁皇监国文华殿,左右谋猷共群彦。
朕承大宝君万方,相与共理资贤良。
倾心写诚任旧老,而卿引疾先还乡。
五历星霜复相见,霜鬓萧萧秋满面。
是时,
朝旭光升紫殿明,相对清言良慰情。
留之累月未尽意,归心又欲东南征。
太液清冷涵碧藻,杨柳芙蕖相映好。
凫鷖鸂鷘弄澄波,紫雾红云拂琼岛。
芳肴在爼酒在壶,工歌鹿鸣续白驹。
君臣大义士所重,心虽廷阙身江湖。
雁荡峰高清不极,中有谢公旧游迹。
采芝斵苓可常年,应在天南忆天北。

史籍记载

明史·黄淮传》
黄淮,字宗豫,永嘉人。父性,方国珍据温州,遁迹避伪命。淮举洪武末进士,授中书舍人。成祖即位,召对称旨,命与解缙常立御榻左,备顾问。或至夜分,帝就寝,犹赐坐榻前语,机密重务悉预闻。既而与缙等六人并直文渊阁,改翰林编修,进侍读。议立太子,淮请立嫡以长。太子立,迁左庶子兼侍读。永乐五年,解缙黜,淮进右春坊大学士。明年与胡广、金幼孜、杨荣、杨士奇同辅导太孙。七年,帝北巡,命淮及蹇义、金忠、杨士奇辅皇太子监国。十一年,再北巡,仍留守。明年,帝征瓦剌还,太子遣使迎稍缓,帝重入高煦谮,悉征东宫官属下诏狱,淮及杨溥、金问皆坐系十年。
仁宗即位,复官。寻擢为通政使,兼武英殿大学士,与杨荣、金幼孜、杨士奇同掌内制。丁母忧,乞终制。不许。明年,进少保、户部尚书,兼大学士如故。仁宗崩,太子在南京。汉王久蓄异志,中外疑惧,淮忧危呕血。宣德元年,帝亲征乐安,命淮居守。明年以疾乞休,许之。父性年九十,奉养甚欢。及性卒,赐葬祭,淮诣阙谢。值灯时,赐游西苑,诏乘肩舆登万岁山。命主会试,比辞归,饯之太液池,帝为长歌送之,且曰:“朕生日,卿其复来。”明年入贺。英宗立,再入朝。正统十四年六月卒。年八十三,谥文简。
淮性明果,达于治体。永乐中,长沙妖人李法良反。仁宗方监国,命丰城侯李彬讨之。汉王忌太子有功,诡言彬不可用。淮曰:“彬,老将,必能灭贼,愿急遣。”彬卒擒法良。又时有告党逆者。淮言于帝曰:“洪武末年已有敕禁,不宜复理。”吏部追论“靖难”兵起时,南人官北地不即归附者,当编戍。淮曰:“如是,恐示人不广。”帝皆从之。阿鲁台归款,请得役属吐蕃诸部。求朝廷刻金作誓词,磨其金酒中,饮诸酋长以盟。众议欲许之。淮曰:“彼势分则易制,一则难图矣。”帝顾左右曰:“黄淮论事,如立高冈,无远不见。”西域僧大宝法王来朝,帝将刻玉印赐之,以璞示淮。淮曰:“朝廷赐诸番制敕,用‘敕命’、‘广运’二宝。今此玉较大,非所以示远人、尊朝廷。”帝嘉纳。其献替类如此。然量颇隘。同列有小过,辄以闻。或谓解缙之谪,淮有力焉。其见疏于宣宗也,亦谓杨荣言“淮病瘵,能染人”云。
赞曰:明初罢丞相,分事权于六部。成祖始命儒臣直文渊阁,预机务。沿及仁、宣,而阁权日重,实行丞相事。解缙以下五人,则词林之最初入阁者也。夫处禁密之地,必以公正自持,而尤贵乎厚重不泄。缙少年高才,自负匡济大略,太祖俾十年进学,爱之深矣。彼其动辄得谤,不克令终,夫岂尽嫉贤害能者力固使之然欤!黄淮功在辅导,胡广、金幼孜,劳着扈从,胡俨久于国学。观诸臣从容密勿,随事纳忠,固非仅以文字翰墨为勋绩已也。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mingchaorenwu/huanghua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