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睿简介资料—南北朝时期南梁名将

韦睿 (442年-520年9月20日),字怀文。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南北朝时期南梁名将,西汉丞相韦贤之后。
韦睿出身三辅大姓,早年任上庸太守。南齐末年,韦睿随萧衍起兵,“多建策,皆见用”。南梁建立后,拜廷尉,封都梁子。天监四年(505年),督军北伐,攻小岘城。继而进军合肥,引肥水灌城,大破魏军。天监五年(506年),与曹景宗率军于钟离之战中大破北魏,取得“南北交战以来南朝所未有之一大捷” 。因功进爵永昌侯。官至侍中、车骑将军。普通元年(520年),韦睿去世,年七十九。获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严”。
韦睿仁民爱物,“士卒营幕未立,终不肯舍。井灶未成,亦不先食”,一生廉洁,家无余财。北魏人对其颇为畏惧,称他为“韦虎”。元人胡三省称:“梁之将帅,韦睿一人而已。”明人杨慎亦称其为“六朝人才”之冠 。

人物生平

望族出身
韦睿的家族自西汉丞相韦贤之后,世代都是三辅地区( 又称三秦)的著名族姓。韦睿的祖父韦玄,为躲避作官隐居长安的南山( 即终南山),拒绝太尉刘裕的征召;伯父韦祖征,在南朝刘宋末年曾任光禄勋;父亲韦祖归,官至宁远将军长史。
韦睿自少侍奉继母,以孝顺而闻名。他的伯父韦祖征屡次外任郡太守,每次出行时,韦祖征总是携韦睿赴任,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韦睿的妻兄王憕、姨弟杜恽在家乡都很有名望,韦祖征曾就此问韦睿说:“你自己认为比王憕、杜恽二人如何?”韦睿谦逊不敢回答。韦祖征说:“你的文章或许稍差点儿,学识应该说超过他们。然而要说为国效力,成就功业,那谁也比不上你。”韦睿的表兄杜幼文任梁州刺史,邀请他一同前往。梁州地方富饶,去那里作官的大多因为受贿栽跟头,韦睿虽然年轻,却以廉洁闻名。
辅佐萧衍
永光元年(465年),袁抃担任雍州刺史。袁抃在见到韦睿后,认为他不寻常,召他任州主簿一职。袁抃到州任后,与邓琬起兵反对宋明帝,韦睿请求外出到义成郡任职,因此免于遭祸。后经屡次升迁,他历任齐兴郡太守、雍州别驾、长水校尉、右军将军。南齐末年,朝廷多生变乱,想回故乡,就请求外出补任上庸郡太守。
永元元年(499年)至永元二年(500年)间,太尉陈显达、护军将军崔慧景相继起兵反对东昏侯萧宝卷的统治,屡屡以重兵逼近建康( 今江苏南京),建康城中人心惶恐,未有背向。雍州人士和韦睿商讨前途,韦睿说:“陈显达虽然是旧将,却不是成气候的人物;崔慧景很有经验,但懦弱不能作战。天下能成就大业的人,怕是出现在我们州里了。”于是派遣自己两个儿子与时任雍州刺史的萧衍( 即后来的梁武帝)联络。等萧衍起兵,文告传到,韦睿率领本郡人伐竹造筏,兼程赶来会合,共有两千人、二百匹马。萧衍见到韦睿很高兴,抚着几案说:“前日见君之面,今日见君之心,我的大事可成了。”西台军( 指南康王萧宝融麾下的萧衍等西军)攻克郢、鲁等地,平定加湖,韦睿于其中出过很多计策,都被萧衍采纳。
萧衍亲率主力从郢州出发时,考虑安排将领留守后方,却难找到人选。他为难了很长时间,突然想起韦睿说:“丢弃好马而不骑,还急急忙忙到哪儿去找呢。”当天即委任韦睿为江夏郡太守,管理郢州事务。当初,郢州城守卫抗拒萧衍时,城中男女将近十万,闭门固守一年,染瘟疫死的有十之七八。大家都把尸体堆在床下,活着的人就睡在上面,每间屋里都堆满了死尸。韦睿就任后,着手清理尸体、抚恤百姓,将这些事妥善安排,百姓靠他得以安居。
中兴二年(502年)二月,萧衍受封相国、梁公,开建霸府,韦睿被征召入朝为大理寺卿。四月,萧衍受禅即位,建立南梁政权。南梁建立后,韦睿被改授为廷尉,封爵都梁子。
天监二年(503年),改封永昌县子,再改授豫州刺史,兼历阳郡太守。
攻克合肥
天监三年(504年),北魏派兵来攻豫州,韦睿率州兵将其击退。
天监四年(505年),萧衍下诏北伐,派韦睿都督众军。韦睿派遣长史王超宗、梁郡太守冯道根攻北魏小岘城,但初战失利,未能告捷。一次,韦睿领军在魏军城防栅栏外巡视,城中忽然出来数百人在门外布阵,韦睿要攻击他们,诸将都说:“我们都是轻装前来,请回去穿上盔甲再战。”韦睿说:“魏军城中有两千多人,只要闭门坚守,就足以保住城池。现在无缘无故把人开出来,这一定是一些勇悍的人,如果能击败他们,这城就不攻自破了。”大家还是犹豫不定,韦睿指着他的节杖说:“朝廷授给我这个东西,不是拿来作装饰的,韦睿的法令,不可违犯。”于是挥兵出击,魏军战败,韦睿趁势加紧攻城,第二天夜里,小岘城就被攻克。他马上向合肥进军。
在此以前,右军司马胡景略进军合肥,但久攻不下。韦睿到后,考察四周山川地势,说:“我听说‘汾水可以灌平阳’,就和这里一样。”他于是就在肥水上筑堰。很快堰成水通,战船相继开到。魏军开初分筑东西两个小城,夹合肥而立,韦睿先攻这二城。不久,北魏援军杨灵胤率兵五万杀到,众人害怕抵挡不住,请韦睿奏请增兵。韦睿说:“贼兵已到城下,才又去求救兵,怎么来得及,何况我们求救,他们也会增兵,‘军队致胜在于齐心协力’,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于是迎击杨灵胤所部,将其击败,军心因此稍加安定。
当初,肥水堤堰筑成后,韦睿派军官王怀静在岸边筑城守卫,魏军攻陷此城,乘胜杀到韦睿堤下。军监潘灵佑劝韦睿退回巢湖,诸将又请求退走保住三义。韦睿发怒说:“军败将死,有进无退。”于是命令取来他的伞扇旗帜等仪仗,立在大堤下面,表示决无退却的打算。韦睿素来身体羸弱,每次作战从未骑过马,总是坐着小车督率军队。魏兵来破堤,韦睿亲自率军和他们争夺,魏军稍稍后撤,韦睿便在堤旁筑垒守卫。他又建造了几乎与合肥城墙一样高的战舰,四面进攻魏军。合肥城破,韦睿俘虏魏军万余人,所缴获的战利品,分毫不取,都赏赐给士兵们。
起初,胡景略和前军赵祖悦一同参战而关系恶劣,相互陷害。胡景略发怒,狠咬自己的牙齿,以至把牙咬坏血流满嘴。韦睿认为将帅不和,将会招致祸患,亲自斟酒劝解胡景略说:“希望两位将军不要再为个人争斗。”因此这次战役能够相安无事。
韦睿每天白天接应宾客和军务,夜里处理军事文书,三更就起身点灯直到天亮,尽心安抚他的部众,常常表现得好像自己做得很不够,因此投军的人争相到他这儿来。他所到之处,营房都井井有条,馆舍和防务工事也都标准规范。
合肥攻克后,萧衍命众军进驻东陵。东陵离北魏的甓城仅有二十里之距。将要会战之际,萧衍下诏让众军班师。韦睿考虑到南梁军离魏军太近,担心被尾随袭击,于是令辎重都作前队,自己坐小车殿后,魏人慑于他的威名,只是远望着不敢逼近,军队得以完整无损地退回。从此就把豫州州治迁到合肥。
钟离显才
天监五年(506年),北魏中山王元英进攻北徐州,把北徐州刺史昌义之围困在钟离( 今安徽凤阳东北)。魏军号称百万,驻扎迤逦四十多座城池。萧衍派征北将军曹景宗督军二十万抗击。曹景宗驻军先屯驻道人洲( 今安徽凤阳东北淮河中),却不听萧衍之名,为争功而擅自出击,死伤颇多。萧衍即刻下诏,让韦睿入朝觐见,赐他龙环御刀,说:“诸将有不听命令的就斩了他。”
韦睿自合肥直接过阴陵大泽,碰上山涧峡谷,一概马上架桥渡过。众人都怕魏军势盛,多劝韦睿慢点儿前进,韦睿说:“钟离现在已经危急得挖洞居住,背着门板去打水了。驾着车急忙赶去,还怕来不及,何况缓进呢!”十天内就赶到前线,与曹景宗合军进屯邵阳洲( 位于道人洲西)。当初,萧衍告诫景宗说:“韦睿是你家乡中的人望,你要好好尊重他。”曹景宗见到韦睿很恭敬。萧衍听到后说:“二将和睦,军队一定打胜仗。”
韦睿在景宗营前二十里处,连夜挖掘长壕,扎上鹿角,把河洲截断形成城防,快天亮时营寨就筑起了。元英大惊,用棍子敲着地说:“怎么能够如此神速!”曹景宗怕钟离城中因危急而恐惧,便招募军士带敕令入城,让他们固守城防。军士们从河底潜水,才到达东城。城里守卫一天比一天艰苦,这时才知道有了援兵,于是人人勇气百倍。魏将杨大眼率万余骑兵来战,所向披靡。韦睿把车辆串起来连结成阵,杨大眼会合骑兵将之包围。韦睿指挥强弩二千一齐发射,洞穿魏军铠甲,杀伤很多,并一箭贯穿杨大眼右臂,迫使其撤离。次日清晨,元英亲自率兵来战,韦睿坐白木小车,手执白角如意指挥军队,一日接战几次,元英颇为畏惧其顽强。魏军夜里又来攻城,箭如雨下。韦睿的儿子韦黯请他下城去避箭,他不答应。军中惊乱,韦睿在城上厉声呵斥才安定下来。
魏人先前在邵阳洲两岸造了两座桥,树立围栅数百步,截断淮河通道。韦睿打造大舰,命梁郡太守冯道根、庐江太守裴邃、秦郡太守李文钊等为水军。碰上淮水暴涨,韦睿立刻派他们出战,一时战舰齐发,全都逼近魏军营垒。梁军又用小船载草,灌上火油,放船来烧魏军桥梁。风急火猛,敢死之士拔除木栅,砍断桥梁,水流又急,转眼之间,桥栅全被破坏。道根等人都亲身搏斗厮杀,军士们奋勇作战,喊声震天动地,无人不是以一当百。魏军大败,元英脱身逃走。魏军投水逃命淹死的有十几万,被杀的也有这么多,其余脱甲叩头求为俘虏的也有五万人( 《南史·韦睿传》作数十万)。韦睿派人通知昌义之,昌义之悲喜交加,顾不上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喊:“又活了!又活了!”萧衍派中书郎周舍到淮河边劳军。韦睿把缴获的物资堆积在军门,周舍观看后,对韦睿说:“将军缴获的真和熊耳山一样高了啊!”韦睿因功晋爵为侯。
隐若敌国
天监七年(508年),韦睿改任左卫将军,不久任安西将军长史、南郡太守,加秩中二千石( 太守之秩本为二千石,加中二千石是尊宠)。这时赶上司州刺史马仙琕从北边回师,被魏人追击,三关人心惶恐。朝廷下诏命韦睿率领众军增援。韦睿到安陆,把城墙增高到两丈多,又开掘大沟,建起高高的敌楼。众人都笑他胆小,韦睿说:“不对,作将军应该有胆小的时候。”此时,元英又追击马仙琕,企图一雪钟离之战大败的耻辱,听说韦睿到了才退兵,萧衍也下诏罢兵。
天监八年(509年),韦睿被改授为迁信武将军、江州刺史。次年,韦睿被征召入朝,任员外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累官左卫将军、太子詹事,不久后又加通直散骑常侍。
名将暮年
天监十三年(514年),韦睿出任丹阳尹,其后因公事被免职。次年,改任雍州刺史。起初,韦睿在家乡起兵,有个叫阴双光的客人哭着劝阻他。等到韦睿衣锦还乡作雍州刺史时,阴双光在路边迎接。韦睿笑着对他说:“要是听了你的话,我恐怕要在路上要饭了。”仍赏给他十头耕牛。韦睿对旧友从不吝惜,士大夫七十岁以上的,多授予假板县令之职,家乡人对他十分感怀。
天监十五年(516年),韦睿上表请求辞官,朝廷下诏不准以示优待。又征召他入京封为护军。赐给鼓吹一部,在殿省值班。韦睿在朝中待人恭谨,从未和别人怒目对视过,萧衍也很尊敬他。
韦睿生性慈爱,抚养兄长的遗孤比自己的儿子还尽心,历次做官所得的赏赐,都分送给亲朋故友,家无余财。后来作护军,在家闲居无事,仰慕汉代石建、陆贾的为人,于是把他们的像画在墙上供自己观赏。当时虽已年老,有空闲了还教儿孙们读书。他的第三子韦棱尤其通晓经史,当世人都称赞其博闻。韦睿经常坐着让韦棱讲说书中内容,韦睿有时对书中的发现与解说,韦棱也赶不上。
萧衍当时醉心于佛教,天下人也都感染上这种风习。韦睿自以为信守恬淡寡欲,又位居大臣,不愿与世人随波逐流,行事全与平时相同。
普通元年(520年),韦睿被改授为侍中、车骑将军。还未正式拜官,他便于八月二十三日(9月20日)在家中病逝,享年七十九岁。遗言薄葬,以时服装殓。萧衍当天亲临吊唁,哭得很悲痛,追赠他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严”。/div>

人物评价

总评
韦睿常有稀世的风度,待人以仁爱恩惠为本,到哪儿任职必定有政绩。带兵仁爱,士兵的营帐没搭好,他就不去睡觉,井灶没有挖成,他也不肯自己先吃饭。穿戴像个儒生,即使是临阵交锋,也经常穿宽松的官服乘车而行,手执竹如意来指挥进退。《南史》称其“与裴邃俱为梁世名将,余人莫及”。
历代评价
韦祖征:汝文章或小减,学识当过之;然而干国家,成功业,皆莫汝逮也。( 《梁书》引)
萧衍:①他日见君之面,今日见君之心,吾事就矣。( 《梁书》引)②君此获复与熊耳山等矣。( 《梁书》引)
元英:①萧临川虽騃,其下有良将韦、裴之属,未可轻也。宜且观形势,勿与交锋。( 《资治通鉴》引)②是何神也!( 《南史》引)
魏军歌谣:不畏萧娘与吕姥,但惧合肥有韦虎。( 《资治通鉴》引)
姚察:韦睿起上庸以附义,其地比(柳)惔则薄,及合肥、邵阳之役,其功甚盛,推而弗有,君子哉!( 《梁书》)
李延寿:韦、裴少年励操,俱以学尚自立;晚节驱驰,各著功于戎马。观睿制胜之道,谓为魁梧之杰,然而形甚羸瘠,身不跨鞍,板舆指麾,隐如敌国,其器分有在,隆名岂虚得乎?邃自效边疆,盛绩克举,其志不遂,良可悲夫!二门子弟,各著名节,与梁终始,克荷隆构。“将门有将”,斯言岂曰妄乎?( 《南史》)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勣、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注孙子序》)
张预:孙子曰:“兵之情主速。”叡军旬日而至邵阳。又曰:“神乎神乎,至于无声。”叡比晓立营而元英大惊。又曰:“不若则能避之。”叡谓为将当有怯时。又曰:“视卒如爱子。”叡营幕未立,不肯就舍是也。( 《十七史百将传》)
司马光:其临陈也勇,其执事也敬,其律己也廉,其与人也惠,其居官也明。( 《平书》引)
胡三省:①此确斗也。两军营垒相逼,旦暮接战,勇而无刚者不能支久,韦睿于此,是难能也。比年襄阳之守,使诸将连营而前,如韦睿之略,城犹可全,不至误国矣。呜呼,痛哉!( 《资治通鉴》注)②史言韦睿于事佛之朝,矫之以正,几于以道事君者。( 《资治通鉴》注)
杨慎:六朝人才,韦叡为冠。……功成身退,明哲保身,齐梁之世,乃有若人耶?是时武帝锐意释氏,天下从风而靡,叡独不与,诚豪杰之士哉!( 《平书》引)
陈子龙:自汉以后,文武渐分,然犹有虞诩、诸葛亮、周瑜、陆逊、司马懿、羊祜、杜预、温峤、谢玄、韦睿、崔浩、李靖、裴行俭、郭元振、裴度、李德裕、韩琦、李纲、虞允文之徒奋策儒素建功阃外,为时宗臣。彼岂必有抟虎之力,射雕之技哉?不过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 《安雅堂稿》)
黄道周:韦睿忠良,自结于粱。奉命伐魏,即拥油幢。众请缓战,睿怒不扬。既而城拔,方识其强。再攻淝水,魏救忽猖。请兵不及,即以寡当。力战不却,守死不慌。筑垒自固,起舰以张。战胜俘获,多不可量。淝水既定,威名愈扬。元英攻徐,众将战伤。召睿急救,飞桥以行。兵不旬日,即至邵阳。元英惊异,我兵更刚。非水灌敌,即火烧强。大小百战,英方败亡。功成进爵,儒将名香。( 《广名将传》)
王夫之:曹景宗,骁将也,韦叡执白角如意、乘板舆以麾军,夫二将之不相若,固宜其相轻矣。武帝豫敕景宗曰:“韦叡,卿之乡望,宜善敬之。”得将将之术矣。敕叡以容景宗易,敕景宗以下叡难。然而非然也,叡能知景宗之鸷,而景宗不能知叡之弘,景宗之气敛,而何患叡之不善处景宗邪?且其诏之曰一韦叡,卿之乡望”,动之以情,折之以礼,而未尝有所抑扬焉。叡以景宗之下己,而让使先己告捷,景宗乃以叡之不伐,而变卢雉以自抑。如其不然,叡愈下而景宗愈亢,叡抑岂能终为人屈乎?武帝曰:“二将和,师必济。”自信其御之之道得也。钟离之胜,功侔淝水,岂徒二将之能哉。( 《读通鉴论》)
朱轼: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至考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韦叡以羸瘠之躯,指麾板舆之上,出奇制胜,威震敌国。纶巾缓带之风流,岂复远哉?夫上有好,下必有甚,习俗移人,贤者不免。方梁武佞佛,举国若狂。明经如徐勉,而言孔释之同行;身如江革,而受菩萨之戒。独叡毅然不少回惑,可谓笃信好学矣。其遇敌不惧,有功不伐,皆定力使然,非能强而致也。( 《史传三编》)
王士俊:齐梁迄陈,刺史皆掌军事,如崔慧景、蔡道恭、曹景宗、韦叡、马仙琕之属,皆着有战功。( 《河南通志》)
杜纲:①若冯道根之进止有节,任城太妃之登城捍御,韦睿之用兵变化,皆一时杰出之人也。( 《南朝秘史》)②况敌将中山王英、杨大眼,皆称万人敌,非(曹)景宗、韦睿智勇兼备,而又和哀协力,其势莫能支矣。( 《南朝秘史》)
秦笃辉:杨升庵于南朝人物,首推韦叡;予于北朝,首推高允。叡犹一时之杰,允则千古之英也。( 《读史剩言》)
郑观应: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乐毅、羊祜、诸葛亮、谢安、韦睿、岳飞等,儒将也。( 《储将才论》)
蔡东藩:①梁室诸将,莫如韦睿,次为裴邃。当时欲出师北伐,何不用睿为帅,邃为将,专阃得人,奏功自易事耳。不此之审,乃独用一无才无勇之临川王宏,宏虽介弟,未足统军,不战而逃,原意中事。假令当日无韦、裴二将,为敌所忌,魏中山王英等,直迫洛口,吾恐宏且南走之不暇,而全军且尽覆没矣!( 《南北史演义》)②梁有一韦睿而不能重用,何怪其屡出无功乎!( 《南北史演义》)
毛泽东嗜读《南史·韦睿传》,批注处竟有二十五次之多,他在批阅时对韦睿称赞有加,如“仁者必有勇”,“曹景宗不如韦睿远矣”,并且详细地勾出韦睿的优秀之处,如“躬自调查研究”、“机不可失”、“决心”、“以众击少”、“以少击众”、“敢以数万敌百万,有刘秀、周瑜之风”、“善守”、“不贪财”等等,并写道:“我党干部应学韦睿作风。”。

个人作品

《全梁文》录有一篇《答释法云书难范缜神灭论》。

轶事典故

韦睿知进退、明事理,不喜争强好胜,时人特别因此而称赞他。钟离之战结束后,昌义之很感激韦睿,请曹景宗一起和韦睿聚会,并出钱二十万让大家赌着玩。曹景宗掷子得“雉”赢采,韦睿慢掷也得一个“卢”的赢采,可他立即取一子翻过来,这叫违反规则,于是变成了“塞”这个输采。这次打胜仗以后,曹景宗与各将帅争先入朝报捷,只有韦睿跟在后面。

家庭成员

辈分

关系

姓名

简介

家世

先祖

韦贤

西汉宣帝时丞相,封扶阳侯,死后谥号“节”。

祖父

韦玄

避居南山,拒绝出仕。

父亲

韦祖归

刘宋时官至宁远将军长史

平辈

兄长

韦纂

南齐时曾任司徒记室、特进。

韦阐

官至通直郎

子辈

长子

韦放

袭封永昌县侯,官至北徐州刺史。死后谥号“宜”。

次子

韦正

官至给事黄门侍郎

三子

韦棱

官至光禄卿

幼子

韦黯

官至轻车将军、都督城西面诸军事等,“侯景之乱”时病逝台城,获赠散骑常侍、左卫将军。

孙辈

孙子

韦粲

韦放之子,官至散骑常侍,“侯景之乱”时战死,后赠护军将军,谥号“忠贞”。

韦助

韦放之子,与韦粲一同战死。后赠中书郎

韦警

韦放之子,与韦粲一同战死。后赠中书郎。

韦构

韦放之子,与韦粲一同战死。后赠中书郎。

韦载

韦正之子,陈朝时官至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

韦昂

韦正之子,与韦粲一同战死。后赠员外散骑常侍。

韦鼎

韦正之子,隋朝初年官至光州刺史。

史料记载

《梁书·卷十二·列传第六》
《南史·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八》
《史传三编·卷四十六·名臣续传三》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nanbeichao/weiru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