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绂简介资料—清代著名政治家、理学家和诗文家

李绂 fú (1675~1750)字巨来,号穆堂,江西临川荣山镇人,清代著名政治家、理学家和诗文家。
康熙四十八年(1709)进士,由编修累官内阁学士,历任广西巡抚、直隶总督,因参劾下狱。乾隆初起授户部侍郎。治理学宗陆王(陆九渊、王守仁),被梁启超誉为“陆王派之最后一人”。著有《穆堂类稿》、《陆子学谱》、《朱子晚年全论》、《阳明学录》、《八旗志书》。

人物生平

李绂少时孤贫,好学,自幼聪颖,读书经目成诵,有神童之称,十岁能诗,十二岁即与里中诸先生结诗社。家贫甚,曾大风雪中手拿三百钱独身寻兄于汉阳,匝月,走三千里。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举江西乡试第一,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迁侍讲学士、日讲起居注,武科会试正、副主考官,云南、浙江乡试正考官等职。康熙五 十九年(1720年),升内阁学士,不久兼任左副都御史。
康熙六十年(1721),担任会试副考官。出榜日,黄雾风霾,康熙帝说:“此榜或有乱臣贼子,否亦当有读书积学之士不得中式,怨气所致。”,命重查试卷,其中劣者取消殿试,又赐满洲举人留保、直隶举人王兰生进士。因落榜举子聚众至寓所闹事,遭御史舒库弹劾,以隐匿不奏的罪名免官,贬至永定河做河工。
雍正元年(1723年)正月,奉召回京,特命复职,任吏部侍郎。因不肯为大将军年羹尧之子年富等人捐造营房给予从优,为年羹尧所嫉,改充经筵日讲官。六月,赴山东负责督促漕运。七月,任兵部侍郎。时值各地运往京城的漕粮屡遭抢劫,奉命将湖南等地的漕粮押运至天津收贮。因担心贮米坏损,按旨将贮粮估价出售,将盈余银五千两交守道桑成鼎贮库,并将此事告知直隶巡抚李维钧,李维钧却匿而不报,而桑成鼎待李绂赴广西任时,又将原银解交广西。直到年羹尧进京,上疏李绂巧取此项银两,应予查惩。雍正经过调查,得知事情原委,亲书“奉国罄心”四字,予以奖励。
雍正二年(1724年)四月,任广西巡抚。到任后,惩贪肃暴,勤政爱民。时境内苗民受土司挑拨引起械斗,生产遭到破坏,他深入调查研究。从教育、诱导入手,平息了广西、广东两省矿产之争,并严禁汉官、土司欺压苗民,只要发现督、府、司、道擅立名目,勒索财物,即严加惩处。南宁知府接受土司贿赂,被他革职,并通饬九府府丞。另有土龙州贪暴不悛者,也被革除职务。在此期间,还查核了康熙年间广西巡抚陈元龙等贪污捐纳银款824700余两之积案。自此,吏风一新,土苗畏威感德,竞相释怨言和,广西边地得以安定,受到雍正嘉奖。
雍正三年(1725年)八月,被任为直隶总督。赴京途中,得知田文镜任河南总督时,待吏苛刻,以严厉刻深的风格治理当地。李绂斥田文镜“身任封疆,有意蹂践读书人”,两人因此而结怨。
雍正四年(1726年)三月,李绂到京就任,适逢大水,民多死亡。他根据州、县要求,果断下令各地开仓救灾,然后上书朝廷,为自己擅自开仓出谷请罪,雍正认为他做得对,免予处分。后在朝廷中,多次上疏弹劾田文镜横行乡里,贪赃枉法,祸害百姓等,田文镜则反告李绂结党营私,后改调工部侍郎。
雍正五年(1727年),又被诬为庇护私党受劾,议罪21款,被革职交刑部审讯。身系狱中,日读书饱啖熟睡,同狱的甘肃巡抚称他“真铁汉也”。两次决囚,雍正命缚至西市,以刀置颈,问:“此时知田文镜好否?”对曰:“臣虽死,不知田文镜好处”。刑部查抄他的家产,发现室内简陋,别无长物,甚至夫人的首饰,都是铜制品,根本不像达官显宦的家属。雍正这才相信他的清廉,将其赦免。出狱後奉敕主修《八旗通志》、《广西通志》、《畿辅通志》等。他闭门谢客,专心著述,历时八年。
雍正十三年(1735年),乾隆帝继位,授李绂侍郎衔,管户部三库。十月,补户部侍郎。
乾隆元年(1736年)五月,因荐人参加“博学鸿词科”考试,受朝廷斥责,降两级调用。后补詹事,充三礼馆副总裁。
乾隆二年(1737年),以母忧归。乾隆四年(1739年),守母丧时与县令李廷友同捐资创办“青云书院”,并亲自主持教席,一时名士云集,“才乡”教育雄风得以重振。
乾隆六年(1741年),充“明史纲目馆”副总裁、补光禄寺卿、江南乡试主考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李绂进言,朱子(朱熹)道问学,陆九渊尊德性,不可偏废,乾隆帝闻而遵从。
乾隆八年(1743),因病告老回乡,入辞,乾隆帝问:“有欲所陈否?”李绂以慎终如始对答,乾隆帝赐诗奖励他。居抚州城内上桥寺石芝园(今文昌桥上沿河路),担任兴鲁书院山长,并亲自讲学。
乾隆十五年(1750),年七十五岁。

个人成就

史学
他还精研历史,所作《书<辩奸论>后二则》、《书<宋名臣言行录>后》、《书<邵氏见闻录>后》等文,敢于坚持真理,摒弃世俗偏见,实事求是地为北宋著名改革家王安石辩诬,许多观点被乾隆时史学家蔡上翔编著的《王荆公年谱考略》中引用。李绂学宗陆象山,著《陆子学谱》20卷、《朱子晚年全论》20卷、《阳明学录》诸书,力图调和朱陆“尊德性”与“道问学”之说。李绂一生勤於治学,尤通史学,对王安石变法有所辨正,蔡上翔写《王荆公年谱考略》一文多引其说。另著有《春秋一是》、《穆堂类稿、续稿、别稿》百数卷。
理学
李绂学问渊博,下笔千言。崇尚陆象山之学,精研理学,集江西诸先正之长,论学以躬身实践为主,而归之于匡时济世。著有《陆子学谱》20卷、《朱子晚年学谱》20卷、《阳明学录》,力图调和朱陆“尊德性”与“道问学”之说。诗文有《穆堂类稿、续稿、别稿》百数卷。在学术上,他是清代著名陆王派学者。梁启超誉之为:“结江右王学之局的人”;而钱穆誉之为:“有清一代陆王学者第一重镇”。其培养提拔了诸如全祖望、厉鹗、钱陈群、顾栋高等著名人物。
文学
李绂才思敏捷,作诗动笔如飞。杨希闵《乡诗摭谭》中称其“古文直达肝膈,无所缘饰”,“诗有才气,凌厉无前,尤工次韵,挥斥如意……”。吴越间诸名士皆为叹服。清朝著名文学家王士祯称李绂有“万夫之禀”。全祖望称他“尽得江西诸先正之裘治”。诗歌代表作有五言长古风:《峡江舟中望东岸诸山》。
方志
李绂对方志学研究颇有见解,在方志编纂及方志理论研究方面也很有成就。著有《春秋一是》20卷。他奉敕主修了《八旗通志》,任广西巡抚时,还主修《广西通志》、《畿辅通志》、《汀州府志》,归家守孝期间,又主纂《临川县志》,为方志撰序四十余篇。自撰过《西江志补》、《抚州续志》。对方志的性质、体例、章法、功用、文辞等在理论上有较为完整、严密的 阐发。他提出“志,固史之属也”,一反传统的方志属地理书之 说,这一见解虽有缺陷之处,但对扭转明以后之文弊,提高典籍 之地位大有作用。他提倡方志编纂应“以诸史为宗”,“悉按列 史时代统辖”,认为修志须突出其“籍征考”、“资援据”,“ 纂言记事,必载原书”之特点,切忌浮华空疏。李绂的方志理论 有其独到精辟之处,为乾嘉时方志学的正式建立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其纂修的《八旗通志》收集、整理了大量资料,查阅了内廷大量档案,走访了众多皇戚贵胄。在此基础上,从雍正五年(1727)开始编纂,至乾隆四年(1739),历经13年时间,终于成书。初集250卷,二集256卷(包括卷首12卷),分八志(旗务、土田、营建、兵制、职官、学校、典礼、艺文)、八表(封爵、世职、八旗大臣、宗人府、内阁大臣、部院大臣、省直大臣、选举)及列传三大部分。《八旗通志》集满族档案、图书之大成,为后人了解、研究和发掘清朝前期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和凭证。
藏书
清藏书家、学者。字巨来,号穆堂。临川(今江西抚州)人。康熙四十八年(1709)进士,入词馆,授编修,历官工部、户部、吏部、礼部侍郎。雍正时,官广西巡抚,迁直隶总督。因参劾河南巡抚田文镜而被罢官,三年后,奉召回京复职。纂《八旗志书》,杜门著述8年成书。授户部侍郎,累至内阁学士。学者称“穆堂先生”。居于宣武门南,以藏书知名,博闻多览,收藏至5万卷,并加以校勘。对古史疑义,问答如流。有书楼为“紫藤轩”。袁枚作有《临川李公传》。著有《朱子晚年全论》20卷、《春秋一是》20卷、《阳明学录》、《陆子学谙》20卷、《穆堂类稿、续稿、别稿》百余卷等。

家族后代

孙:李友棠,乾隆十年(1745)进士,自编修累迁至工部侍郎。新昌举人王锡侯因“字贯案”文字狱,遭乾隆帝所斩。李友棠有题诗,并夺官,赐三品卿衔。卒。

诗作选摘

【读危太仆云林集】
唐宋为古文,大家才七人。南渡遂萎苶,得貌遗厥神。
有元运隆盛,大文兴崇仁。吴虞启先鞭,斯文绝复新。
后劲得云林,如国风有豳。宋王拜下风,国史功不湮。
偶然履橐橐,上嫌称老臣。御史乃希旨,元故臣宜摈。
和州看余庙,于事犹轻尘。论者不复察,集矢何龂龂。
岂知公出处,大节光霄旻。言事既激烈,邪闭善则陈。
仓卒起田间,辞禄已五春。投井义不屈,存史情亦真。
兴朝访故老,四国响然臻。聊因国史出,夙志将一伸。
区区圭组荣,浮云谢天民。青田亦仕元,佐命持衡钧。
松雪亦承旨,实宋天潢亲。不知持论者,比此何等伦。
掩卷三叹息,流俗多顽嚚。
【新城邸舍和壁间感柳韵】
十年依约玉堂春,宫柳和烟不惹尘。今日飘零向歧路,灵和殿里更何人。
【论董书绝句】
茧纸昭陵閟古香,一端云锦属香光。曾经八景舆前拜,亲见天衣下凤凰。
始信神仙自有真,珊瑚骨节玉精神。不教三斗尘销尽,碧落宁容著此身。
消残智胜如来墨,实札香光永不渝。莫怪三千人拂席,只缘未睹髻中珠。
冢中秃管已盈千,画被栽蕉廿七年。到此依然书不进,始知王质少仙缘。
衣带过江宣示表,漆镫夜照属王修。今宵偶记遗他日,可得千年伴我不。
妍花在镜香无著,俊鹘干宵力透空。未到此中真实位,争知施女有西东。
涌出华严自在云,秀华叶叶漾秋旻。了知不作烟豪相,八法如来属此君。

后世纪念

李绂一生勤政爱民,打击腐败,是清一代少有的硬汉,因弹劾田文镜三次入狱,两次赴刑场问斩,却没有半点怯懦。李绂一生清白,效国为民,祸福不动心,生死置度外。家乡人民为纪念他,将抚州的一条繁华街道取名为“穆堂路”。

史记

李绂,字巨来,江西临川人。少孤贫,好学,读书经目成诵。康熙四十八年,成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累迁侍讲学士。五十九年,擢内阁学士,寻迁左副都御史,仍兼学士。六十年,充会试副考官。出榜日,黄雾风霾,上语大学士等曰:“此榜或有乱臣贼子,否亦当有读书积学之士不得中式,怨气所致。”命磨勘试卷,劣者停殿试。又赐满洲举人留保、直隶举人王兰生进士。下第举子群聚绂门,投瓦石喧閧。御史舒库疏劾,下部议,责绂匿不奏,夺官,发永定河工效力。雍正元年,特命复官,署吏部侍郎,赴山东催漕。寻授兵部侍郎。上令截留湖南等省漕粮於天津收贮,旋又命估价出粜。
二年四月,授广西巡抚。奏言:“广西贺县大金、蕉木二山产矿砂,五十里外为广东梅峒汛,又数里为宿塘寨,矿徒盘据,时时窃发。臣方拟严禁,闻总督孔毓珣条陈开采,因而中止。将来或恐滋事。”毓珣奏同时至,廷议寝其事。上命以谕毓珣者示绂,令协力禁止。绂疏陈练兵,列举严赏罚、演阵法、习用枪炮、豫备帐房锣锅诸事,上嘉其留心武备。康熙中,巡抚陈元龙奏请开捐,都计收谷百十七万石有奇,石折银一两一钱,而发州县买谷石止三钱,不足以籴。至绂上官,尚亏四万馀石,绂奏请限一月补足。会提督韩良辅条奏垦荒,下绂议,绂请以桂林、柳州、梧州、南宁四府收贮捐谷动支为开垦费。上曰:“朕观绂意,不过借开垦以销捐谷。当时陈元龙等首尾不清,朕知之甚详。应令元龙等往广西料理。”并谕绂详察,毋隐讳瞻徇,自承亏空。寻绂奏察出督抚、司道、府?分得羡馀银八十二万有奇,勒限分偿,上嘉绂秉公执正。绂在吏部时,年羹尧子富等捐造营房,下部议叙,不肯从优,为羹尧所嫉;及上命天津截漕估粜盈馀银五千交守道桑成鼎贮库,绂至广西,成鼎使赍以畀绂。绂具摺送直隶巡抚李维钧会奏。维钧匿不上,绂乃奏闻。先是,羹尧朝京师,入对,举此讦绂,谓绂乾没。上以问维钧,维钧言绂取数百金治装,馀尚贮库。绂奏至,上谓维钧与羹尧比,欲陷绂。谕奖绂,命留充公用。
三年六月,绂奏言:“太平、思恩府界流言安南内乱。有潘腾龙者,自言为莫姓后,其党黄把势、陈乱弹等煽诱为乱。严饬将吏捕治。”上谕曰:“封疆之内,宜整理振作。至於安边柔远,最忌贪利图功,当慎之又慎!”九月,奏:“瑶、僮顽梗,修仁十排、天河三甿为尤甚,常出劫掠。臣遣吏入十排,捕得其渠。三甿阻万山中,所种田在隘外。臣发兵守隘,断其收获。其渠今亦出自归。”上奖其办理得宜。
旋授直隶总督。四年,绂入觐。初,左都御史蔡珽荐起其故吏知县黄振国授河南信阳知州,忤巡抚田文镜。文镜驭吏严,尤恶科目,劾振国贪劣。绂过河南,诘文镜胡为有意蹂践士人。入对,因极言文镜贪虐,且谓文镜所劾属吏,如振国及邵言纶、汪諴皆枉,振国已死狱中。文镜因绂语,先密疏闻,谓绂与振国同年袒护。绂疏辨,上不直绂,而振国实未死,逮至京师,上更谓绂妄语。良辅奏云南、广西所属土司与贵州接壤者,皆改归贵州安笼镇节制,命绂往与云贵总督高其倬会勘,疏请循旧制,从之。
绂还直隶,时上谴责诸弟允禩、允禟等,更允禟名塞思黑,幽诸西宁,复移置保定,命胡什礼监送。绂语胡什礼:“塞思黑至,当便宜行事。”胡什礼以闻,上以为不可,命谕绂,绂奏初无此语。塞思黑至保定,未几,绂以病闻,寻遂死。是冬,御史谢济世劾文镜贪虐,仍及诬劾振国等。上夺济世官,下大学士九卿会鞫,戍济世阿尔泰军前。上以济世奏与绂语同,疑绂与为党,召绂授工部侍郎。绂在广西捕乱苗莫东旺置天河县狱,狱未竟,绂移督直隶去。久之,蛮、僮集众破狱,劫东旺去。五年春,良辅署广西巡抚,奏闻。上以诘绂,下部察议。会都察院奏广西州判程旦诣院诉土司罗文刚掠村落抗官兵,上责绂与继任巡抚甘汝来逡巡贻害,命绂与汝来至广西捕治,不获,当重谴。绂至广西,东旺闻而自归,文刚亦捕得。直隶总督宜兆熊劾知府曾逢圣、知县王游亏空钱粮,上以逢圣、游皆绂所荐,命诘绂。户部议覆,绂在直隶奏报怀来仓圮,谷为小民窃食,当下直隶总督详察。上曰:“谷至六千馀石,岂能窃食至尽?明系绂市恩,为县吏脱罪。当责绂偿补,以成其市恩。”兆熊又劾知县李先枝私派累民,上以先枝亦绂所荐,责绂欺罔,夺官;下刑部、议政大臣等会鞫,绂罪凡二十一事,当斩。上谕曰:“绂既知悔过,情词恳切,且其学问尚优,命免死,纂修八旗通志效力。”
七年,又以顺承郡王锡保奏济世在阿尔泰供言劾文镜实受绂及珽指,下绂等刑部。会曾静、张熙狱起,上召王大臣宣谕,并命绂入,谕曰:“朕在籓邸,初不知珽、绂姓名。有马尔济哈者,能医。朕问:‘更有能医者否?’以珽对。召珽来见,珽谓不当与诸王往来,辞不至,以是朕重之。年羹尧来京,亟称珽,朕告以尝招之不来,羹尧以语珽,珽复辞不至,以是朕益重之。及出为四川巡抚,诣热河行在,始与相见,为朕言李绂。朕知绂自此始。既即位,延访人才,起绂原官。旋自侍郎出抚广西,至为直隶总督,徇私废公,沽名邀誉,致吏治废弛,人心玩愒。又如塞思黑自西大通调回,令暂住保定。未几,绂奏言遘病,不数日即死。奸党遂谓朕授意於绂,使之戕害。今绂在此,试问朕尝授意否乎?塞思黑罪本无可赦,岂料其遽死?绂不将其病死明白於众,致生疑议,绂能辞其过乎?田文镜公忠,而绂与珽极力陷害,使济世诬劾,必欲遂其私怨。此风何可长也?”复下绂刑部严鞫,狱上,请治罪,上宽之。
高宗即位,赐侍郎衔,管户部三库,寻授户部侍郎。乾隆元年,方开博学鸿辞科,绂所举已众,又以所知嘱副都御史孙国玺荐举,事闻上,上诘绂,绂自承妄言,上谓“绂乃妄举,非止妄言,避重就轻”。降授詹事。二年,以母忧归。六年,补光禄寺卿,迁内阁学士。
绂伟岸自喜。其论学大指,谓朱子道问学,陆九渊尊德性,不可偏废,上闻而韪之。八年,以病致仕,入辞,上问:“有欲所陈否?”绂以慎终如始对,赐诗奖及之。十五年,卒。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qingchaorenwu/lif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