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保简介-满洲镶白旗人,清军统帅

胜保,满洲镶白旗人,举人出身,清军统帅。
1853年与钦差大臣琦善等在扬州立江北大营,会办军务。不久赴安徽追击太平天国北伐军,后被授为钦差大臣,节制各路清军,因久攻高唐不克,被遣京治罪,遣戍新疆。太平天国北伐军失败后,始被召还,参与剿捻,并曾抗击英法联军。终因行为骄纵引起清廷不满。于1862年逮捕解京,次年处死。

人物生平

胜保(?-1863年8月31日),字克斋,苏完瓜尔佳氏,满洲镶白旗人,清末重要将领。曾以内阁学士会办军务,参加围攻太平天国北伐军。因屡遭败绩,被称为“败保”。后在通州八里桥抵抗英法联军失败。1862年收降苗沛霖,杀害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后赴陕西镇压逆回暴动,因“讳败为胜”被责令自杀。

生平介绍

胜保道光二十年(1840年)举人,考授顺天府教授,迁赞善,以乙榜任国子监祭酒,转翰林。屡上疏言事,甚著风采。咸丰三年(1853年)任江北大营帮办军务大臣,截击太平军北伐。同年,授钦差大臣,因攻高唐不下,遭革职,遣戍新疆。
咸丰六年(1856年)复授副都统衔,帮办河南军务,赴淮北镇压捻军。八年,招降捻军领袖李昭寿、苗沛霖咸丰十年(1860年),抗英法联军于河北通州八里桥,战败,受炮弹伤。翌年,升兵部侍郎。同年,支持慈禧、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立功。不久,赴山东收编宋景诗黑旗军。
同治元年(1862年),苗沛霖捕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献与胜保,胜保将陈处决。同治二年(1863年)授钦差大臣,督办陕西军务,镇压回民,因作战不力,接连战败。胜保本人专横跋扈,自以为在“辛酉政变”中立下大功,又通过党护苗沛霖和宋景诗的势力,拥兵养寇,糜费军饷无数,遭众大臣弹劾。湖北巡抚严树森参他“观其平日奏章,不臣之心,已可概见。至其冒功侵饷、渔色害民,犹其余事”,从而以为“回捻癣疥之疾,粤寇亦不过支体之患,惟胜保为腹心大患”。同年十二月初四日,慈禧密诏多隆阿率部前往陕西,将其押送回京,以“讳败为胜,捏报战功,挟制朝廷”等多条罪状,次年七月赐令自尽。
1993年电视剧《戏说慈禧》侯连生饰演胜保

文献记录

胜保,字克斋,苏完瓜尔佳氏,满洲镶白旗人。道光二十年举人,考授顺天府教授。迁赞善,大考二等,擢侍讲,累迁祭酒。屡上疏言事,甚著风采。历光禄寺卿、内阁学士。
咸丰二年,因天变上疏论时政,言甚切直,略谓:“广西贼势猖獗,广东、湖南皆可忧。赛尚阿督师无功,请明赏罚以振纪纲。河决不治河员之罪,刑轻盗风日炽,应明敕法以肃典常。臣工奏摺多留中,恐滋流弊。一切事务,朱批多而谕旨少。市井细民,时或私论圣德。”疏入,下枢臣传问疏末两端,令直言无隐。覆奏曰:“朱批因事垂训,臣工奉到遵行,他人不与闻,非若谕旨颁示天下。近日诸臣条奏虽依议,而原奏之人不知;交部重案,覆奏依议,外人并不知作何发落。古者象魏悬书,俾众属目。似宜通行宣示,以昭朝廷之令甲,而杜胥吏之蔽欺。至愚贱私议,或谓皇上励精之心不如初政,或谓勤俭之德不及先皇。今游观之所,焕然一新。释服之后,必将有适性陶情之事,现在内府已有采办犁园服饰以备进御者。夫鼓乐田猎,何损圣德。然自古帝王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书》曰:‘无于水监,当于民监。’诚不可不察也。”文宗不怿,明谕指驳,以其意存讽谏,不之罪也。寻因自行撤回封奏,降四品京堂。
会粤匪犯武昌,胜保疏陈办贼方略,命驰往河南,交钦差大臣琦善差遣。三年春,偕提督陈金绶率兵援湖北、安徽,而江宁告急。至则城已陷,驻兵江浦。胜保疏陈军事称旨,命以内阁学士会办军务,克浦口而贼陷扬州,偕陈金绶进剿。击贼镇海寺南,破之,薄扬州城下,赐花翎。又连破贼于天宁、广储门外。
奉命赴安徽剿贼,而贼已入河南,渡河围怀庆。胜保会诸军进击,将军托明阿军其东,胜保军其南。时督师大学士讷尔经额遥驻临洺关,援军数路久顿城下,惟二军战较力,命胜保帮办河北军务。七月,分三路进攻贼垒,大破之,怀庆围解,加都统衔,赐黄马褂,予霍銮巴图鲁名号。贼窜山西,连陷数县,诸军迁延,惟胜保率善禄、西凌阿兵四千尾追,一破之封门山口,再破之平阳,绕出贼前,扼韩侯岭,寻复洪洞、平阳。劾逗留诸将托云保、董占元、乌勒欣泰等,罪之;诏嘉胜保果勇有为,授钦差大臣,代讷尔经额督师,节制各路,特赐康熙朝安亲王所进神雀刀,凡贻误军情者,副将以下立斩以闻。
贼既不得北窜,转而南,由泽、潞间道入直隶境。讷尔经额师溃于临洺关,贼复猖獗,窜顺德、赵州、正定。胜保由井陉一路迎截,坐追贼不力,镌二级。命惠亲王绵愉为大将军,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驻军涿州,直隶军务仍责胜保专任,而以西凌阿、善禄副之。贼东窜,由深州、河间窥天津,胜保转战追贼至静海。贼由独流分踞杨柳青,迭击之,遂聚于静海、独流,负嵎久踞。诏僧格林沁进军合剿。四年春,贼突围走阜城,追击,歼贼数千,阵毙悍酋吉文元。而援贼由江北偷渡黄河扰山东,命胜保移兵往剿,临清失守,坐褫职,戴罪自效。寻破贼,克临清,余贼南走,追击迭破之,解散甚众。及窜入丰县,仅千余人,蹙之河岸,悉数歼除。捷闻,复职,加太子少保。僧格林沁围林凤祥李开芳于连镇,久未下,命胜保回军会剿。开芳突出,分股窜山东,胜保亲率轻骑追之,贼陷高唐踞守,围之数月不能克。迭诏诘责,褫职逮京治罪,遣戍新疆。直隶、山东贼既平,予蓝翎侍卫,充伊犁领队大臣。
六年,召还,发往安徽军营差遣。七年,予副都统衔,帮办河南军务。捻匪方炽,胜保至,连破之方家集、乌龙集、柳沟集,克三河尖老巢。又克河关,复霍丘,大捷于正阳关,斩捻首魏蓝奇等,加头品顶戴。八年,平酆家集、乔家庙、赵屯诸捻巢。粤匪大股围固始,击破之,歼贼万余,斩伪显天侯卜占魁等,固始围解。诏嘉谋勇兼优,遇都统缺出题奏,复黄马褂、巴图鲁,免其弟廉保遣戍罪。粤匪陈玉成、李侍贤合陷庐州、凤阳,授胜保镶黄旗蒙古都统,命为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连破贼于定远池河、高桥。督军抵三河,贼遁走。捻首李兆受久踞江、淮间,与粤匪勾结。及见粤匪屡挫,渐持两端。胜保亲至清流关密招之,许归诚后免罪授官。兆受以其部下家属在江宁,请缓发。至是进攻天长,兆受内应,克之,遂献滁州,奏授参将职,改名世忠,安置降众,自为一军。九年,克六安,捻首张元龙以凤阳降,复临淮关。进克霍山、盱眙,破贼清水镇,斩其酋吴加孝,遂克怀远,而庐州、定远久未下,贼仍蔓延。丁母忧,夺情留军。
十年,罢钦差大臣,命赴河南剿匪。御史林之望论劾,降授镶蓝旗汉军副都统。复坐剿匪不力,降授光禄寺卿,召回京。甫至,会英法联军内犯,命率八旗禁军驻定福庄,偕僧格林沁、瑞麟进战通州八里桥,败绩,胜保受伤,退保京师。停战议和,胜保收集各路溃军及勤王师续至者共万余人。疏陈京兵亟应训练,拟议章程以进。命兼管圆明园八旗、内务府包衣三旗,亲督操练,是为改练京兵之始。
十一年,擢兵部侍郎,捻匪扰山东,诏分所部五千人畀僧格林沁往剿。寻命胜保赴直、东交界治防,连克丘县、馆陶、冠县、莘县,破贼老巢。招降捻首宋景诗,率众随军。复朝城、观城,命督办河南、安徽剿匪事宜。河北肃清,予优叙。
是年七月,文宗崩于行在,穆宗嗣位,肃顺、载垣、端华等辅政专擅。胜保昌言将入清君侧,肃顺等颇忌惮之。洎回銮,上疏曰:“政柄操之自上,非臣下所得专。皇上冲龄嗣位,辅政得人,方足以资治理。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等非不宣力有年,赫赫师尹,民具尔瞻;今竟揽君国大权,以臣仆而代纶音,挟至尊而令天下,实无以副寄讬之望,而餍四海之心。该王等以承写朱谕为辞,居之不疑。不知皇上缵承大统,天与人归,原不以朱谕之有无为重。至赞襄政务,当以亲亲尊贤为断,不当专以承写为凭。先皇帝弥留之际,近支亲王多不在侧。仰窥顾命苦衷,所以未留亲笔朱谕者,未必非以辅政之难得其人,待皇上自择而任之,以成未竟之志也。嗣圣既未亲政,皇太后又不临朝,是政柄尽付之该王等数人。其讬诸掣签简放,钤用符信图章,以此取信于人,无如人皆不信,民碞可畏,天下难欺。近如御史董元醇条陈,极有关系,应准应驳,惟当断自圣裁,广集廷议,以定行止。乃径行拟旨驳斥,已开矫窃之端,大失臣民之望。道路之人皆曰:‘此非吾君之言也,非母后圣母之意也。’一切发号施令,真伪难分。众情汹汹,咸怀不服。夫天下者,宣宗成皇帝之天下,传之文宗显皇帝以付之我皇上者也。昔我文皇后虽无垂帘之明文,而有听政之实用。为今之计,非皇太后亲理万几,召对群臣,无以通下情而正国体;非特简近支亲王佐理庶政,尽心匡弼,无以振纪纲而顺人心。惟有吁恳皇上俯察刍荛,即奉皇太后权宜听政,而于近支亲王择贤而任,仍秉命而行,以成郅治。”奏上,会大学士周祖培等亦以为言,下廷议,从之。肃顺等并伏法。寻授镶黄旗满洲都统兼正蓝旗护军统领。
时捻匪肆扰皖、豫间,以张洛行为最强。苗沛霖自踞寿州,逼走巡抚翁同书后,佯称就抚,阴与粤匪陈玉成勾结。署巡抚贾臻被围于颍州,久不解。楚军已克安庆,陈玉成退踞庐州。朝廷本意安徽军事属之李续宜,用为巡抚。沛霖旧隶胜保部下,心惮楚军,扬言胜保来始薙发。贾臻以闻,诏促胜保援颍州。同治元年,遣军先进,为贼所挫。三月,胜保至,击破贼垒,围乃解,加兵部尚书衔。多隆阿等克庐州,陈玉成遁走,沛霖诱擒之,献于胜保军。诏于军前诛玉成,赦沛霖罪,许立功后复官。沛霖拥众号十万,所属二百余圩。与张洛行势敌相仇,自请剿之,心实叵测。诏询曾国籓、官文、李续宜、袁甲三等,皆主剿。独胜保一意主抚,上疏言事权不一,身为客军,地方掣肘,请以安徽、河南两巡抚帮办军务,允之。迭诏训饬,褒其才略,戒其骄愎。卒不悛,力言沛霖无他,而为李续宜所疑,恐激变。续宜奉旨进驻颍州,亦迄不至。
会陕西回乱炽,多隆阿援军阻隔不能遽达。遂授胜保钦差大臣,督办陕西军务。八月,转战至西安,解其围。降捻宋景诗中途率众叛走。东路同州、朝邑犹为回踞,诏责胜保专剿东路,命多隆阿进军分任西路。胜保力不能制贼,而忌多隆阿,擅调苗沛霖率兵赴陕,严诏斥阻,不听。命僧格林沁大军监制,乃止。于是中外交章劾胜保骄纵贪淫,冒饷纳贿,拥兵纵寇,欺罔贻误,下僧格林沁及山西巡抚英桂、西安副都统德兴阿察实奏上,密诏多隆阿率师至陕,传旨宣布胜保罪状,褫职逮京,交刑部治罪,籍其家。
二年,王大臣会鞫,胜保仅自承携妾随营,呈诉参劾诸人诬告之罪。诏斥其贪污欺罔,天下共知,苗沛霖已戕官踞城,宋景诗反覆背叛,皆其养廱贻患,不得谓无挟制朝廷之意;念其战功足录,从宽赐自尽,并逮其从官论罪有差。当其被逮也,降捻李世忠已擢至提督,请黜己官为之赎罪,不许。御史吴台寿疏言胜保有克敌御侮之功,无失地丧师之罪,请从末减。台寿兄台朗在胜保军中,诏斥党附,褫台寿职。
清史稿·列传一百九十》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qingchaorenwu/shengba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