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奕纬简介—道光帝长子

多罗隐志郡王爱新觉罗·奕纬(1808年—1831年),道光帝长子。嘉庆十三年戊辰四月二十一日未时生,母为和妃那拉氏。
嘉庆十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即仁宗皇长孙诞生的第二天,仁宗便在大臣拟上的八个字样中圈定“纬”字为皇长孙命名。嘉庆十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总管苏楞额面奉谕旨,嗣后每遇奏折内有应写二阿哥长子字样,著书写奕纬阿哥。嘉庆二十四年正月,嘉庆帝封其为多罗贝勒。道光十年(1830年)十月,因染病未痊愈而住在圆明园。
道光十一年(1831年)四月十二日未时因病情反复而病故,追封为多罗贝勒,丧礼依照皇子之例办理,并且派总管内务府大臣宝兴经理丧事,后宣宗赐谥曰“隐志”。咸丰帝即位后不久,又追封其为多罗郡王。奕纬并没有留下子嗣,以成亲王永瑆曾孙载治为嗣,袭贝子。

人物生平

意外降世
皇长子爱新觉罗·奕纬的生母是和妃。和妃出身卑贱,是道光帝还在当皇子时府邸上一名给人端茶倒水,卑躬屈膝的丫鬟。但她生性好强,不甘心永远做一名微不足道的丫鬟。在那个年代,她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以“侧福晋”或“嫡福晋”的身份做基石,一步一步向前走。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生下了道光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嘉庆皇帝的第一个孙子。她兴高采烈,以为能凭借怀中这个嗷嗷待哺的小皇孙,能提高自己的地位。可事与愿违,孩子一生出来,二阿哥绵宁(即后来的道光皇帝)并没有体会到初为人父的快乐。相反,则是羞愧地无地自容,他认为这个孩子的降生让他平时循规蹈矩,光明正大的形象毁了。因此,绵宁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孩子,也不给这个丫鬟一点奖赏,随随便便地给这个孩子取了一个名字—爱新觉罗·奕纬。而年迈的嘉庆皇帝却欣喜若狂,这是他的第一个孙子,他封这个丫鬟为二阿哥的侧福晋,同时十分宠爱这牙牙学语的孙子。在嘉庆帝的一次生日上,他兴高采烈,封奕纬为“多罗贝勒”。又过了几年,嘉庆帝驾崩,二阿哥绵宁即位。按理说,这应该是奕纬的转机,可意想不到的是,道光帝登基后,把周围的人都统统封了号,唯独只有奕纬一如既往地是“多罗贝勒”,但毕竟他母亲有功。勉勉强强地封了个“和嫔”,后来晋升为和妃。道光二年十四岁的奕纬大婚,可大婚八年都不曾生下一儿半女。道光帝并不宠爱这母子俩,甚至有点厌恶和妃和奕纬。此外,约于道光十年道光的大伯永璇前去看望奕纬,道光竟因不曾征得自己的同意而大发雷霆。奕纬的一生在缺乏父爱的童年中度过了。
忽受重视
奕纬就在道光帝的冷漠下,过了二十余年。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道光九年,他在道光眼里由微不足道变成了举足轻重。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道光此时生有三个皇子:皇长子奕纬、皇次子奕纲、皇三子奕继。偏偏这一年,奕继和奕纲相继夭折(他们的生母孝静成皇后比奕纬还小4岁),整个局势由三足鼎立变成了一峰突起,在道光帝眼中。多年来被自己忽受的奕纬成了唯一的希望。他破天荒地关心奕纬的起居学业,对奕纬嘘寒问暖。但由于道光帝多年对奕纬的忽视,让宫中众人也都忽视了奕纬。奕纬早就养成了放荡不羁,顽劣调皮的性格。没有一点皇长子的尊贵与修养。此时,道光严厉的教导与无微不至的关心,反而成了奕纬的负担。他想继续过原来为所欲为,自由自在的生活,他极力反抗这些严厉的教导与呵斥。但他越是反抗,他的处处坏毛病就显露出来。“子不教,父之过”这又让道光后悔莫及,没有好好管教奕纬了。(奕纬死后不久,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以及同年同月十五日,皇四子奕詝和五子奕誴就相继降生。)
仓促离世
道光十一年,从紫禁城的高墙内院中传来了一个噩耗—皇长子奕纬归去了。道光帝和众臣顿时悲痛欲绝,泪如泉涌。道光帝扑在奕纬的棺椁上哭成了泪人。他也许在忏悔二十年来对奕纬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以及忽冷忽热。按理说,正值23岁的皇长子奕纬应该是正值壮年,是朝气蓬勃的时候,怎么会在几日之内就暴卒了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对此,《清史稿》中没有详细的记载。不过,在一本名叫《老太监的回忆》的书籍中,我们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原来,道光帝对奕纬的忽然重视,使得他让一位学富五车的大臣教奕纬学习。一次,奕纬在上书房仍然心神不宁的。这位老师,就慢腾腾地坐下来,语重心长地对奕纬说:“阿哥好好读书,将来好当皇上”话里话外,字里行间透出奕纬将来要继承大统的意思。奕纬心领神会,直言不讳:“要是我将来当了皇上,第一个把你杀了!”这位老师,愤愤不平,连去向道光皇帝告状,道光火冒三丈。连忙叫人,传大阿哥奕纬来。怒发冲冠地训斥了几句,然后踢了几脚奕纬。没想到,踢到了奕纬的下部。经医治无效,便死去了 。道光帝后悔莫及,追封他为“隐志贝勒”。【然而,《清道光实录》记载了奕纬患病至去世的过程,其间道光帝曾亲临视疾。故“暴卒”之说可信度不高】

亲属成员

父母
父亲:道光帝爱新觉罗·旻宁
母亲:和妃那拉氏
妻妾
嫡福晋:苏完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人,英海之女。道光二年(1822年)与奕纬成婚,婚后二人无子。道光七年(1827年)六月薨逝。道光三十年(1850年),追封为隐志郡王嫡福晋。
继福晋:乌梁海氏,亦作乌朗罕氏,禄德之女。嫡福晋于道光七年(1827年)六月薨逝后,时仼兵部主事职衔笔帖式禄德之女侧室福晋乌梁海氏于该年七月十二日封为福晋,婚后二人亦无子。遂在道光十一年(1831年)奕纬去世后以成亲王永瑆之孙载治为继子,交由奕纬福晋(又称隐志贝勒夫人)抚养,此后其一直居住在宫中过着寡居生活。内管领恒盛于咸丰二年(1852年)十一月十七日呈交的《为呈明给发由寿康宫往绮春园挪运隐志郡王福晋什物应用雇觅抬夫等项钱文事》,显示其于咸丰初年仍在宫内居住,直至养子贝勒载治分府吉期,即咸丰五年(1855年)十二月十六日辰时出宫前往贝勒载治府邸居住。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十七日,内阁奉上谕著派总管内务府大臣春佑照料隐志郡王继福晋之丧仪,说明乌梁海氏已于本年去世,其棺椁暂安于王佐村园寝。
妾:某氏,道光三年(1823年),其母(和嫔)将位下的一名学规矩女子赐给大阿哥作妾侍,其卒年不详。

史籍记载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一·列传八》
宣宗诸子
隐志郡王奕纬、顺和郡王奕纲、慧质郡王奕继、恭忠亲王奕訢、醇贤亲王奕譞、钟端郡王奕詥、孚敬郡王奕譓
宣宗九子
孝全成皇后生文宗,孝静成皇后生顺和郡王奕纲、慧质郡王奕继、恭忠亲王奕訢,庄顺皇贵妃生醇贤亲王奕譞、钟端郡王奕詥、孚敬郡王奕譓,和妃纳喇氏生隐志郡王奕纬,祥妃钮祜禄氏生惇勤亲王奕誴。奕誴出为惇恪亲王绵恺后。
隐志郡王奕纬,宣宗第一子。嘉庆二十四年,封贝勒。道光十一年四月,薨,以皇子例治丧,进封隐志贝勒。文宗即位,进郡王。无子,以贝勒绵懿子奕纪为后,袭贝勒。卒,谥恭勤。子溥伦,袭贝子,进贝勒;溥侗,授一等镇国将军。
《清实录》
道光二年二月,道光帝为长子奕纬指婚,奕纬时年十五岁(虚龄)。
○又谕、英海之女。指为大阿哥福晋。著该衙门选择吉期。举行指婚典礼。
道光三年(1823年)二月,奕纬时年十六岁(虚龄)。
○以皇长子奕纬行初定礼。赐宴如仪。
道光三年(1823年)四月
○己酉。以皇长子奕纬行成婚礼。赐宴如仪。
道光七年(1827年)六月
○丙子。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谕内阁、大阿哥之福晋、因病薨逝。著大阿哥即日成服。于初五日释除。向来皇子未经分府者。其福晋照亲王福晋例。座罩金棺等项。均用红色。并无应用仪仗。今大阿哥之福晋、所用金棺座罩一切。著加恩俱用金黄色。仪仗仍照亲王福晋之例赏用。其旗色即用镶白。至应行事宜。著各该处照例豫备。 
○又谕、大阿哥之福晋薨逝。应建立园寝。著派禧恩、穆彰阿、敬徵、带同通晓堪舆之人。于王佐村附进一带。详慎相度。绘图呈览后。再行诹吉营建。一切规模。俱照亲王福晋之例办理。
道光七年七月
○乙卯。谕内阁、奉皇太后懿旨。大阿哥侧室福晋乌明罕氏、著封为福晋。所有应行事宜。该衙门照例办理。
道光十年(1830年)。庚寅。十月。乙巳。上御懋勤殿。
○谕内阁、本月十三日。朕进宫时。大阿哥因病未痊。住圆明园。皇后亦未进宫。昨据该总管太监奏、仪亲王于十八日前往看视。径入福园门、至阿哥所内。当时值班官兵及太监等拦阻不听等语。国家体制。门禁森严。不准擅行阑入。即如惇亲王、惠郡王、系大阿哥之叔。及内廷行走之庆郡王绵慜、定亲王奕绍、自必俱为系念。然亦祇能差人探问。不敢自行擅入。乃仪亲王率行进门。不听阻止。殊属不合。想系年老神瞀。故习未悛。伊子绵志、不能从旁劝阻。甚属非是。其宗人府右宗正、及正白旗汉军都统。俱著开缺。所有圆明园驻班之阿尔邦阿等。并该门值班官兵及太监等、不能力阻。俱有应得之咎。此次姑免惩办。嗣后务当遵照门禁章程。慎重恪守。如再有似此擅入禁门之事。定当分别严惩不贷。
道光十一年四月,奕纬去世,享年二十四岁。
○辛卯。上临视皇长子奕纬疾。
○癸巳。皇太后幸观澜堂。上跪迎问安。侍送皇太后还绮春园。 
○临视皇长子奕纬疾。 
○甲午。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是日。皇长子奕纬薨。谕内阁、大阿哥奕纬、自上年秋间遘疾。至今春甫经就痊。兹复患病旬余。竟尔不起。深为悼恻。著追封多罗贝勒。所有应行典礼。著照皇子例办理。并派总管内务府大臣宝兴。经理丧事。其一切事宜。著各该衙门察例具奏。
○礼部内务府会奏、皇长子丧仪。应令皇子之侍从执事人员成服。十九日卯时。行初祭礼。二十四日卯时。行大祭礼。得旨、大阿哥薨逝。礼部内务府会奏事宜一摺。其公主福晋以下。二品命妇以上。齐集之处。著停止。氖随从之谙达、哈哈珠色、各项拜唐阿、百日脱孝后。著即各归本处当差。将来大阿哥奉移园寝时。由内务府传知该员等送往。并著用惇亲王仪仗。照多罗贝勒之例排设。
道光十一年五月
○宗人府奏、大阿哥贝勒奕纬之嫡福晋苏完瓜尔佳氏。应否追封。得旨、即行追封。又奏、现在之福晋乌朗罕氏。应否请封。仰仍俟五年一次办理。得旨、大阿哥贝勒奕纬现在之福晋。于二十七个月释服后。即行请封。不必俟届五年再行办理。 
○赐皇长子贝勒奕纬谥曰隐志。
道光三十年正月,道光帝驾崩,皇四子奕詝登基为帝,即咸丰皇帝
○又谕、朕长兄大阿哥早年薨逝。皇考深为悼恻。蒙恩追封多罗贝勒。今朕嗣承大位。缅惟同气。倍切怆怀。著晋封为郡王。其有应行典礼。著宗人府会同礼部、内务府、酌议具奏。
○又谕、朕长兄大阿哥。昨已降旨追封郡王。因思二阿哥、三阿哥、早年殇逝。均系朕兄。谊切同怀。追念实深悼恻。二阿哥、三阿哥、均著追封为郡王。应行典礼。著宗人府、会同礼部、内务府、酌议具奏。
咸丰四年(1854年)十二月
○丙辰。上诣寿康宫、问皇贵太妃安。 
○谕内阁、朕之兄隐志郡王奕纬、尚无子嗣。著将奕纪之子宗室载中、过继与隐志郡王为嗣。封为多罗贝勒。
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奕纬遗孀继妻乌明罕氏去世。
○丁未。谕内阁、隐志郡王之继福晋薨逝。著派总管内务府大臣春佑前往照料。一切丧仪。著照郡王福晋之例。官为办理。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qingchaorenwu/yiwe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