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敏中简介资料—北宋初年名臣

向敏中(949年-1020年4月23日),字常之。开封府(今河南省开封市)人 。北宋初年名臣。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向敏中进士及第,历任工部郎中、给事中等职。宋真宗咸平四年(1001年),升任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正式拜相。受任后,向敏中谢绝宾客,门庭寂静无声,受真宗称赞。之后因购宅争妻事件被贬为户部侍郎,出知永兴军。他多次出守地方,并两任东京留守,以勤于政事、老成持重而闻名。晚年多病,屡次请辞不得,官至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
天禧四年(1020年),向敏中去世,年七十二。获赠太尉、中书令,谥号“文简”,后加赠燕王。有文集十五卷,今已佚。

人物生平

向敏中的父亲向瑀,在五代后汉时曾任符离县令。向瑀性情严肃刚毅,只有向敏中一个儿子,他亲自教育督促,不假脸色。向瑀曾对向敏中的母亲说:“光大我门庭的,是这个孩子。”向敏中后随向瑀赴调京城开封,有书生从门前经过,看见向敏中,对邻居的母亲说:“这孩子风骨秀异,尊贵而且年寿高。”邻居的母亲把这件事告诉向敏中家,等到出来时,书生已不见了。向敏中二十岁,父母相继去世,但他能刻厉自立,有远大的志向,不计较贫寒。
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向敏中考中进士,授官将作监丞、吉州通判,就地改任右赞善大夫。获转运使张齐贤举荐,受征入朝,任著作郎。太宗在便殿召见向敏中,他对答明畅,得到太宗的称许,被任命为户部推官,出任淮南转运副使。当时掌领外郡财计的人,都因权宠自尊,所到之处令人畏惧,向敏中不崇尚威察,以礼对待同僚部下,勤于劝勉,致力于整治选拔人才。有人推荐他有军事才能,太宗召他入朝,打算任命他为诸司副使。向敏中恳切辞谢,便进献所写的文章,加官直史馆,遣还淮南任职。因太宗耕藉恩典,越级升任左司谏,入朝任户部判官、知制诰。不久,暂代判大理寺。
当时没收祖吉的赃钱,分别赐给执法官吏,向敏中援引钟离意推脱宝珠之事,独独没有接受。妖尼道安的案件,牵连到开封判官张去华,张去华是敏中的岳父,向敏中因此必须请求不参预审判定案。不久法官都被贬斥,向敏中还是因亲戚连累落职,出任广州知州。入朝辞谢时,向太宗当面叙述此事,太宗因此感动,答应不到三年召他回朝。第二天,升任职方员外郎,派遣他去上任。
广州兼掌管市舶事务,前任知州多涉及讥议。向敏中到荆南,预买药物前往广州,他在任无所需求,以清正廉洁闻名。就地升任广南东路转运使,召为工部郎中。太宗用飞白体书写向敏中及张咏二人的姓名交付中书省,说:“这两个人,是名臣,朕将任用他们。”左右侍臣因而称赞他们的才能,二人一同被任命为枢密直学士。
当时通进银司台负责出纳书奏,由枢密院管领,颇多壅塞阻遏,有时至于遗漏失误。向敏中据实奏说此事,担心边远地区有失事机,请求另外设置机构,任命官员专门视事,校正簿书典籍,太宗下诏命向敏中与张咏掌领这个机构。太宗想要大加任用向敏中,当权大臣忌妒他。恰逢有人说向敏中在法寺时,皇甫侃监无为军榷务,因贿赂败露,写信给朝廷大臣要求从轻发落,向敏中也接受了此信。事情下传到御史台,审察事实,曾经有书信送到向敏中家,向敏中看到了他的名字,没有打开信封就打发使者离去。不久捕捉得皇甫侃的私僮诘问此事,说那封信不久被丢进筒中,埋在临江驿传房舍。赶紧往驿站挖掘得到书信,封题如故。太宗大为惊异,召见向敏中,安慰赏激,便决定升用向敏中。不久,拜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从任郎中到这时一百多天,越级提拔如此。当时西北用兵,枢密院的职责,专门负责图谋计议,向敏中明辨具有才能谋略,遇事敏捷,凡是两边道路、关卡、不定期的集市的地方,莫不周知。至道初年,升任给事中。
宋真宗即位后,向敏中刚好有疾告假,勉力起身,真宗在宫室的东厢接见了他,马上派遣他就职治事。进升户部侍郎。恰逢曹彬为枢密使,向敏中改任枢密副使。咸平初年,授官兵部侍郎、参知政事。随真宗前往大名,代理兼知枢密院事。当时是大仗之后,朝廷议论派重臣慰问安抚边郡,任命向敏中为河北、河东安抚大使,以陈尧叟、冯拯为副使,派一万禁兵护卫随从。所至之地访问百姓疾苦,设宴犒劳官吏,莫不感动高兴。
咸平四年(1001年),向敏中以安抚大使职拜同平章事,充任集贤殿大学士。
已故宰相薛居正的孙子薛安上无能,他的居宅有诏命不得买卖,向敏中违反诏令买其宅。适逢薛居正的儿子薛惟吉的寡妇柴氏将携带资产嫁给张齐贤,薛安上诉讼此事,柴氏于是说向敏中曾向自己求婚,没有答应,因此暗中庇护薛安上。真宗因而问向敏中,敏中说不久前丧妻不再议论婚事,从没有向柴氏求婚,真宗因不再追究。柴氏又击鼓,诉讼越来越急迫,便把此事下传到御史台处理,并得到向敏中买宅的状文。当时王嗣宗为盐铁使,向来忌妒向敏中,因而回答说,向敏中议娶王承衍的妹妹,密约已定但没有备礼前去求婚。真宗询问王氏得到证实,认为向敏中以前说不再议婚事是妄语,将其罢为户部侍郎,出知永兴军。
景德初年,复职兵部侍郎。当时夏州李继迁死,其子李德明上表请求归附宋朝,真宗就任命敏中为鄜延路缘边安抚使,不久返回京兆。
同年冬,真宗前往澶渊亲征,赐向敏中密诏,把西部边地全部交付给他,允许全权处理。向敏中得到诏书后收藏起来,像平常一样处理政务。恰逢腊月禳祭来驱除瘟疫,有人报告禁兵打算趁禳祭时作乱,向敏中秘密派部下军队身披铠甲埋伏在走廊下帷幕中。第二天,把宾客僚属军官全部召来,设酒听任检阅,没有一人预先知道。命令禳祭的人进入,先是驰骋于中门外,后召到阶台,敏中振振衣袖一挥,伏兵出来,把禁兵全部擒捉,果然各怀短刀,当场斩杀于此。接着除去尸体,用灰沙打扫院庭,张乐宴饮,在座的客人都两腿发抖,边藩于是安定。当时旧相出外镇,不以军事为意。寇准虽然有重名,所到之处整天游玩宴乐,就以所喜爱的歌妓交付给富室,往往所得丰厚。张齐贤倜傥任情,获取劫掠盗窃有时至于听任遣走。真宗听说这些事,称许向敏中说:“大臣出临四方,只有向敏中尽心于民事而已。”便有再任用向敏中的意思。
景德二年(1005年),因李德明盟约没有决定,改向敏中为鄜延路都部署兼知延州,委任他策划处理,又改任河南府知府兼西京留守。
大中祥符初年,议论封禅泰山,因向敏中德高有人望,召入朝廷,代理东京留守。祀礼成功,授任尚书右丞。 当时吏部幕职州县官多有稽留阻滞,朝廷命向敏中与温仲舒掌领其事。
不久后兼任秘书监,又领工部尚书,充任资政殿大学士,真宗赐御诗褒奖荣宠。真宗祭祀汾阴,向敏中又任留守。向敏中因厚重镇静,获众人敬服,真宗作诗派使者驰马赐给他。又授任刑部尚书。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再授同平章事,充任集贤殿大学士,加中书侍郎。不久,充任景灵宫使,景灵宫建成后,进升兵部尚书,为兖州景灵宫庆成使。
天禧初年,加官吏部尚书,又拜应天院奉安太祖圣容礼仪使。升任右仆射兼门下侍郎、监修国史。改任玉清昭应宫使。因年老屡次请求辞官,真宗特诏不许。
天禧三年(1019年)重阳节,向敏中在皇苑中宴饮,傍晚回去后中风眩病,便未陪从郊祀。升任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他奉表奏恳求辞让,又上表请求解除职务,都没有得到真宗准允。
天禧四年三月二十八日(1020年4月23日) ,向敏中逝世,终年七十二岁。真宗亲自临丧,伤心痛哭,为他辍朝三日,追赠其为太尉、中书令,谥号文简。向敏中的五子及女婿一同升官,亲族中又有数人受官。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正月,向敏中的曾孙女向太后(钦圣皇后)去世,宋徽宗追念不已,遂多次封赠向氏家族,向敏中也被追封为燕王。

人物评价

总评
向敏中姿态仪表奇伟高大,有礼节规矩,性情端厚平易近人,多智谋,通晓民政,善于处理繁杂剧烈的事务,对选用提拔持慎重态度。他居重要职位三十年,当时以重德称他,被真宗所优礼,因此虽然衰老生病,终不能辞谢。等到追赠的制书入朝,真宗特批说:“向敏中淳厚恭谨温和善良,宜益此意。”
历史评价
向瑀:大吾门者,此儿也。
彭仲元:不出十年,位至公相。
赵光义:二人者皆名臣,为朕记之。
赵恒:① 大臣出临四方,惟敏中尽心于民事尔。 ②向敏中大耐官职。 ③敏中淳谨温良,宜益此意。
曾巩:敏中沉毅寡私交,独为人主所知,多智,善保身,识大体,在相位,门无私,诸子不使当事任,虽处大事,若已不与,避远权势,慎於荐拔,大任几三十年,衰老犹不得谢,时论目为重德。
吕中:盖自李文靖(李沆)、王文正(王旦)当国,抑浮华而尚质实,奖恬退而黜奔竞,是以同列有向敏中之清谨,政府有王曾之重厚,台谏有鲁宗道之质直,相与养成浑厚朴实之风,以为天圣、景祐不尽之用。虽缙绅之议论,台谏之风采,道学之术,科举之文,非若庆历以来炳炳可观,而纪纲法度皆整然不紊,兵不骄,财不匮,官不冗,士不浮,虽庆历之盛,亦有所不及也。
脱脱:向敏中耻受赃物之赐以远其污,预避市舶之嫌以全其廉,坚拒皇甫侃之书以免其累,拜罢之际,喜愠不形,亦可谓有宰相之风焉。
王夫之:①宋自雍熙以后,为平章、为参知、为密院、总百揆掌六师者,乍登乍降,如拙棋之置子,颠倒而屡迁。夷考其人,若宋琪、李昉、李穆、张齐贤、李至、王沔、陈恕、张士逊、寇准、吕端、柴禹锡、苏易简、向敏中、张洎、李昌龄者,虽其闲不乏侥幸之士,而可尽所长以图治安者,亦多有之。 ②宋初,吏治疏,守令优闲。宰执罢政出典州郡者,唯向敏中勤于吏事。

逸闻趣事

巧断命案
向敏中在西京任职期间,发生了这样一个案件,有名和尚路经一村落,见天色已晚,就央求屋主请求借住一宿,但被屋主婉拒,不得已,和尚只好暂且栖身屋主停放在屋外的车厢里。到了半夜,和尚突然惊醒,看见一名贼人背着一名妇人,手上提着包袱翻过屋墙后,匆忙离去。和尚不由在心中盘算道,早些时屋主拒绝我入屋借宿,如今若这屋主发现妻子跑了,财物也不见了,明天一定会找我算帐,不如赶紧离开此地。不料和尚因心慌没留意,竟误坠一口枯井中。坠入枯井后。才发现那位随强盗翻墙逃逸的妇人,已被强盗灭口,弃尸井中。
第二天,屋主果然循着脚印追踪至到井边,把和尚送进官府,和尚百口莫辩,只好供认,自己先诱拐妇人携带财物与自己私奔,但因害怕屋主派人追捕,只好杀了妇人再投井弃尸,而自己也因不小心而落井,至于放在井边的财物,则不知是何人取去。狱卒将报告呈送府台,府台认为罪证确实,应即宣判。只有向敏中认为赃物遗失非常可疑,于是单独审问和尚,终于得知实情,于是派密探到各地访查。
一天,密探走进村落中一家小吃店吃饭,老板娘听说他从府城来,就问他:“和尚杀人的案子,现在有没有新的发展?”密探故意骗她说:“昨天已判刑处死了。”老板娘问:“如果现在抓到真凶会怎么样呢?”“这件凶杀案已结案,和尚也处死了,即使抓到真凶也没有差别,官府不会再过问了。”老板娘说:“这话听了真难过,那妇人是我们村子里一个叫某甲(人的代称)的年轻人杀的。”接着把某甲的住处指给密探看,密探于是循所指方向将某甲逮捕并取出赃物,某甲坦承罪状,和尚也无罪释放。
大耐官职
宋真宗时,拜向敏中为右仆射,当时翰林学士李宗谔当值应对,真宗说:“朕自即位以来,从没有任命仆射,现在任命向敏中,这是不寻常的命令,向敏中应该很高兴。”又说:“向敏中今天的贺客一定很多,你前往看看,不要说是朕的意思。”李宗谔到达后,向敏中谢绝客人,门庭寂静无声。李宗谔与他的亲信径直入内,缓缓祝贺说:“今天听说降下任命的诏书,士大夫莫不欢慰相庆。”向敏中只是谦卑应答。李宗谔又说:“自从陛下即位以来,从没有除授宰相,不是功劳道德隆重,关心倚重超过一般,何以至此。”向敏中又是谦卑应答。李宗谔又历陈前代为仆射的人勋德礼命之重,向敏中也谦卑应答,最终也没有一句反映他心情的话。李宗谔出门后,派人问厨房,今天有亲戚宾客设宴饮酒没有,也没有一人。第二天,李宗谔再次入对真宗,真宗问:“昨天见到向敏中了吗?”李宗谔回答说:“见到了。”真宗又问:“向敏中的心情怎样?”李宗谔就详细地回答了他所见到的情况。真宗笑着说:“向敏中很经得起官职。”

家庭成员

辈份 

关系

姓名

简介

家世

父亲

向瑀

在后汉时官至符离县令。

子辈

长子

向传正

官至国子博士。

次子

向传式

官至龙图阁直学士。

三子

向传亮

官至驾部员外郎,赠周王。

四子

向传师

官至殿中丞。

五子

向传范

字仲模,娶南阳郡王赵惟吉女安福县主为妻,任密州观察使,赠昭德军节度使,谥惠节。

女儿

向氏

嫁皇甫泌。

孙辈

孙子

向经

字审礼,向传亮之子,官至定国军留后,赠侍中,谥康懿,后加赠吴王。

向综

字君章,官至中散大夫。

向绎

官至太子中书。

向绛

官至太子中书。

曾孙辈

曾孙

向宗回

向经子,字子发,官至太子少保、奉朝请,封汉东郡王,赠检校少师,谥荣纵。

向宗良 

向经子,字景弼,官至宁海军节度使,封永嘉郡王,赠少保。

曾孙女

钦圣皇后

向经女,宋神宗皇后,谥钦圣宪肃皇后。

个人作品

向敏中淳谨端厚,能诗文,散文如《留别知己序》,志意高远,人称有宰相风度。其《峡山飞来寺》诗有“倚门怪石狂遮面,入座寒云碎绕身”之句,时人以为有中唐诗风。著有文集15卷 ,今已佚。《全宋诗》卷54录其诗11首 。《全宋文》卷129收其文12篇。事迹见《宋史》卷282本传。

史料记载

《隆平集·卷九》
《东都事略·卷四十》
《宋史·卷二百八十二·列传第四十一》

墓葬

向敏中死后葬于湖北黄梅县向桥乡枯树岭。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songchaorenwu/xiangminzhon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