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地忽律朱贵简介-一百单八将之一

朱贵,《水浒传》人物,沂州沂水县人。朱富的哥哥,梁山泊元老之一,一百单八将之一,林冲上梁山时,在梁山脚下一酒店里遇到朱贵。朱贵是梁山王伦手下的耳目,江湖上叫"旱地忽律"。朱贵以开酒店为名,专门探听往来客商的消息。凡有上梁山之人,朱贵便向湖对面的港湾里射一枝响箭,对面便摇出一艘快船过来。王伦被林冲杀死后,朱贵依旧替梁山开酒店打探消息,和鬼脸儿杜兴一起负责梁山酒店。梁山大聚义时,排名第九十二位,上应:地囚星。最终在杭州病死。

角色设定

上山前身份及职业:梁山泊开山头领。
梁山职务:山寨四店打听消息,邀请来宾八头领之一
死后追封:义节郎
主要事迹:王伦旧部,支持林冲火并王伦并推晁盖为寨主。执行晁盖起义路线,反对宋江投降。为梁山起义队伍的不断扩大作出贡献。
结 局:征方腊时在杭州病死。
出场回:第十一回 朱贵水亭施号箭 林冲雪夜上梁山
去世回:第九十九回鲁智深浙江坐化 宋公明衣锦还乡(百廿回本见第一百十九回)
(病死于杭州。)

原文描述

林冲看那人时,头戴深檐暖帽,身穿貂鼠皮袄,脚着一双獐皮窄靿靴,身材长大,貌相魁宏,双拳骨脸,三叉黄须,只把头来摸着雪看。

别称来源

朱贵的外号“旱地忽律”,这个绰号听起来好像有点外族人的意思,远不如“黑旋风”、“花和尚”等一目了然。它有两种含义:
一,“忽律”即宋代契丹语里对鳄鱼的称呼。鳄鱼是水里的霸王,在陆地上还轮不到它。而朱贵就是这样,表面上看是个平常开酒店的老板,不是什么绿林好汉,就像是那没有呆在水里的鳄鱼,而实质上他可是梁山泊的耳目。这个绰号,和他弟弟朱富的绰号“笑面虎”异曲同工,真不愧是兄弟俩。
二,“忽律”指一种有剧毒的四脚蛇,它生性喜食乌龟,将猎物吃剩一个空壳后钻入其中,冒充乌龟,有人不知捡起它后,便发出夺命一击,直接致人死命。
不论何种解释,“忽律”是一种善于伪装的可怕动物,这和朱贵的工作性质很相像,这个绰号,相当贴切人物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李泰延在《龙虎山客栈》和《新水浒传》中都饰演朱贵一角。

人物性格

朱贵这人,虽然冒了凶猛动物的名,心地却相当善良。
林冲上梁山,王伦不肯接纳,且看朱贵表现:王伦起身说道:“柴大官人举荐将教头来敝寨入伙,争奈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礼,望乞笑留。寻个大寨安身歇马,切勿见怪。”林冲道:“三位头领容复:小人‘千里投名,万里投主’,凭托柴大官人面皮,径投大寨入伙。林冲虽然不才,望赐收录。当以一死向前,并无谄佞,实为平生之幸。不为银两赍发而来,乞头领照察。”王伦道:“我这里是个小去处,如何安着得你?休怪,休怪。”朱贵见了,便谏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山寨中粮食虽少,近村远镇,可以去借。
山场水泊木植广有,便要盖千间房屋,却也无妨。这位是柴大官人力举荐来的人,如何教他别处去?抑且柴大官人自来与山上有恩,日后得知不纳此人,须不好看。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来出气力。”杜迁道:“山寨中那争他一个!哥哥若不收留,柴大官人知道时见怪,显的我们忘恩背义。日前多曾亏了他,今日荐个人来,便恁推却,发付他去!”宋万也劝道:“柴大官人面上,可容他在这里做个头领也好;不然,见得我们无义气,使江湖上好汉见笑。”
对于王伦的托辞,朱贵第一个站起来表示疑问,面对王伦的“粮食短缺”、“屋宇不整”、“人力寡薄”、“耽误前程”四条子虚乌有的借口,一一作出回复,让王伦哑口无言。而杜迁、宋万两人,也不愿意做坏人,恰到好处的补助发言,更是加固了朱贵说话的效果。在后续的“投名状”名词解释中,也是朱贵纠正了林冲的思维定势。可以说,没有朱贵的热心助人,林冲晋身将相当坎坷。
从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出,杜迁、宋万两人,虽然武艺一般,但是做人还是相当有爱心,也愿意帮助弱者,当然这也只是在他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若论热心程度,远不如朱贵。杜宋两人较之朱贵,和王伦关系更靠近一步,所以排名都在朱贵之上。而朱贵,因为其直率的性格,不管在王伦时代、晁盖时代还是宋江时代,都比他们位置低,说起来也相当为之不平。王伦年代,朱贵列最后一席;加上林冲,朱贵依旧是最后一席;晁盖来了,朱贵在十一位头领中,还是最后一席;花荣等九人投奔梁山,朱贵本来又是最后一席——恰好叛徒白胜的横空出狱,朱贵才“光荣”地名列倒数第二位。而一直到最后的百八人大聚会,朱贵、杜迁、宋万三人名次都相当靠后。命运对朱贵是相当不公的,朱贵的东山酒店,起着联系山寨、侦察敌情和吸收英才的三项作用,朱贵也曾大力资助过林冲、戴宗李逵等大腕,但是不管是哪个领导人当家,心存良善的朱贵总是别人眼里的另类,地位甚至比空心萝卜杜迁、宋万还要低下!

出场回目

《水浒传》 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朱贵始出现在书中。请看他对林冲的自我介绍:“小人是王头领手下耳目。小人姓朱名贵,原是沂州沂水县人氏,江湖上但叫小弟做旱地忽律。山寨里教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有财帛者,便去山寨里报知。但是孤单客人到此,无财帛的,放他过去。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子,肥肉煎油点灯。却才见兄长只顾问梁山泊路头,因此不敢下手。次后见写出大名来。曾有东京来的人,传说兄长的豪杰,不期今日得会。既有柴大官人书缄相荐,亦是兄长名震寰海,王头领必当重用。”
其它回目:
《水浒传》第十八回 林冲水寨大并火 晁盖梁山小夺泊
《水浒传》第四十三回 假李逵剪径劫单人 黑旋风沂岭杀四虎
《水浒传》第五十一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梁山功绩

老资格的梁山好汉,早在王伦时代就上了梁山,可以算是梁山草创之时的创帮元老之一。从梁山草创到梁山受招安,朱贵一直从事情报工作。其具体工作就是在梁山边上的李家道口开个酒店。这个酒店是梁山的一个窗口,一方面可以收集各类情报、以供梁山领导层决策,另一方面也是4方黑道人物投奔梁山的一个落脚点和中转站。表面上这个酒店从事正当的白道生意,但实际上是个幌子,暗地里实际上是梁山的一个情报站。有时碰上单身客人,这个酒店也会杀人劫财。
朱贵这个酒店的重要性,在水浒中多处表露,林冲上梁山就是通过朱贵的酒店,晁盖一伙上梁山也是途径朱贵的酒店,而后清风寨、清风山的一大批人上梁山还是通过朱贵的酒店。晁盖一伙上梁山时,吴用曾有一段话揭示了朱贵这个酒店的重要性,“现今李家道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贵在那里开酒店,招接四方好汉。但要入伙的,须是先投奔他。我们如今安排了船只,把一应的物件装在船里,将些人情送与他引进。”可见这酒店基本上就是梁山早期同外界的唯一桥梁。一般来说只要安全的到达了朱贵的酒店就等于平安到梁山了。 
朱贵的酒店除此之外,还干些特殊的秘密工作。宋江江洲题反诗事发后,市长蔡九公子曾让戴宗带封书信到东京蔡总书记那儿请求指示。而戴宗这位梁山日外的特务总头子就在朱贵的酒店中,被朱贵这个小特务的蒙汗药迷倒,从而引出了江州劫法场,宋江上梁山的故事。可以说若没有这一段,梁山日后的老大宋江恐怕已经一命归西了。此外梁山的一些外出行动都是以朱贵的酒店为落脚点的,比如骗徐宁上山,就是时迁盗甲汤隆把徐宁骗出路上用蒙汗药酒迷倒,然后直接送到朱贵酒店的。至于收集情报更是朱贵的本职工作,比方说芒荡山樊瑞一伙想要对梁山不利的消息就是朱贵提供的,雷横途径梁山时也是朱贵给宋江报的信。朱贵这个工作对梁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没了朱贵这么个酒店,梁山基本上就是没了耳目,失去了同外界唯一的通道。奇怪的是政府对这么梁山的这么一个重要特务情报站却一直置之不理、毫无作为。无斋主人私下以为,如果政府能一早将朱贵的酒店给封了,将朱贵逮捕,可能梁山就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由于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当梁山的规模扩大后,就迅速扩充到4家酒店。朱贵仍然经营李家道口的那个酒店,不过在梁山内部改名为东山酒店,到梁山石碣受天文的时候,又换到了南山酒店。酒店的负责人也从原来的一人增加为两人。梁山组织对情报工作非常重视,正式编制内就有打探情报4人,各地酒店(情报站)8人,加上戴宗总共13人,占梁山好汉总数的一成多。这个建制大概要超过大部分的黑帮或白道机构。但重视情报工作是一回事,底层情报工作人员的地位又是另一位事。朱贵其实并不算一个只能坐地收集情报的小特务。李逵回乡取老娘时,宋江特地安排朱贵同去,虽说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朱、李两人同乡,但也说明朱贵此人还是相当精明能干的。事实上,朱贵能在政府的眼皮底下开了这么个酒店,当梁山的耳目这么久而安然无事,显然也不是个简单人物。然而朱贵在梁山的排名却惨不忍睹。最早王伦时代4名好汉,朱贵排最后一位,林冲上山后备受王伦打压,但仍顶了朱贵的第4位,朱贵落到最后一位。晁盖火并王伦后,梁山重新排位,朱贵在当时的11名大哥中,仍然排最后一位,后来白胜被晁盖救出上山后,才排在朱贵后面。清风寨、清风山的那伙人上山后,梁山扩充到21人,又重新排了一次位,这一次朱贵还是倒数第二,仅在白胜之前。宋江上梁山后,梁山基本上就没有进行过实质意义上的排名,直到石碣受天文,朱贵在108人中排名第93,在绝大部分的好汉后面。但在情报工作人员内还算是高的。梁山的情报系统除了特务总头子、宋江嫡系之嫡系戴宗排名20、身列天罡星外的其余小特务们地位都很低,全部位列地煞后排,在朱贵前面的,仅有77位打探军情的乐和,和88位同在南山酒店、但反而担任朱贵副手的杜兴两人。可见情报工作虽然重要,但小特务们往往地位很低。
从朱贵的经历来看,可以算是长期从事秘密工作的优秀情报人才,又是梁山创帮元老之一,朱贵对梁山的重要性和贡献恐怕不会亚于任何一名天罡星成员。然而日后仅排名93,实在令人感到意外。但是从王伦时代起,无论在晁盖还是宋江时代,朱贵的排名均不高,这又说明这是个普遍现象。其实仔细想想,这也合理,因为职业特务,本来就应该在幕后充当无名英雄,而不能在前台的享受鲜花和掌声,这是情报工作的特殊性造成的。所以真正的大特务(如石秀燕青)往往都不会在情报系统内,常常另有要职,而特务工作仅仅为他们的副业。

相关词释

投名状:林冲杀死差拨,陆虞候,富安等三人投奔柴进。为躲避官府追捕,柴进举荐林冲去水浒入伙,当山下的朱贵的把林冲带上山后,王伦嫉妒林冲才干,心中不乐意林冲入伙,故意刁难林冲去“把一个投名状来”。
原文:林冲道:“小人一身犯了死罪,因此来投入伙,何故相疑?”王伦道:“既然如此,你若真心入伙,把一个‘投名状’来。”林冲便道:“小人颇识几字,乞纸笔来便写。”朱贵笑道:“教头你错了。但凡好汉们入伙,须要纳投名状,是教你下山去杀得一个人,将头献纳,他便无疑心,这个便谓之投名状。”林冲道:“这事也不难,林冲便下山去等,只怕没人过。”王伦道:“与你三日限。若三日内有投名状来,便容你入伙;若三日内没时,只得休怪。”林冲应承了,自回房中宿歇,闷闷不已。
号箭:传递信号的响箭。《水浒传》第十一回:(朱贵)搭上那一枝响箭,向对港败芦折苇里面射去,林冲道:“此是何意?”朱贵道:“此是山寨里的号箭,少刻便有船来。”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songchaorenwu/zhugu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