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弼简介-中兴大唐一代名臣,平定安史之乱

李光弼(708年-764年8月15日),营州柳城(今辽宁省朝阳)人,契丹族。唐朝中期名将,左羽林大将军李楷洛第四子。
李光弼出身“柳城李氏”,初任左卫亲府左郎将,袭封蓟郡公。天宝十五载(756年),经郭子仪推荐而任为河东节度副使,东出井陉,参与平定安史之乱。乾元二年(759年),任天下兵马副元帅、朔方节度使。上元二年(761年),以河南副元帅、太尉兼侍中出镇临淮,震慑诸将,次年又命军镇压浙东袁晁起义,以功进封临淮郡王。次年,安史之乱平定,李光弼“战功推为中兴第一”,获赐铁券,名藏太庙,绘像凌烟阁。晚年为宦官程元振、鱼朝恩等所谗,拥兵不朝,声名受损,因此愧恨成疾,终于广德二年(764年)在徐州病逝,年五十七。追赠司空、太保,谥号“武穆”,世称“李临淮”、“李武穆”。
李光弼足智多谋,治军威严而有方,善于出奇制胜,以少胜多,与郭子仪齐名,世称“李郭”,被誉为“自艰难已来,唯光弼行军治戎,沉毅有筹略,将帅中第一”。著有《将律》、《统军灵辖秘策》及《李临淮武记》 ,今已佚。《全唐文》录有其文。

人物生平

契丹骁将
李光弼的父亲李楷洛,原为契丹酋长,武周时归降,累官朔方( 治灵州,今宁夏吴忠市境内)节度副使,封蓟国公( 一作郡公),以骁勇善战出名,在反击突厥战争中暴卒,获赠营州都督,谥曰忠烈 。    
李光弼自幼为人严肃、深沉而刚毅,擅长骑射,喜读《汉书》,治军极严,兼有谋略。他少年即入军旅,任左卫亲府左郎将。李光弼为父守丧时,严遵礼法,之后任左清道率兼安北都护。
天宝五载(746年),朔方节度使王忠嗣调任河西、陇右节度使,补李光弼为兵马使,并充任赤水军使。王忠嗣非常器重他,即使是宿将所受的礼遇,也不能与他相比。王忠嗣曾说:“他日得我兵者,光弼也。”不久后,李光弼袭封父爵蓟郡公。后因击败吐蕃、吐谷浑的功劳,进号云麾将军 。  
天宝八载(749年),经朔方节度使安思顺上表,唐玄宗任命李光弼为朔方节度副使,知留后事,也就是实际上的朔方节度使。安思顺喜爱李光弼的才干,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李光弼闻讯后,托病辞官。陇右节度使哥舒翰觉得十分可惜,便奏请玄宗,将他召回京师长安 。  
出奇制胜
天宝十四载(755年),安禄山及部将史思明反叛。郭子仪欣赏李光弼的军事才能,向玄宗推荐他。玄宗下诏命李光弼摄御史大夫,持节、河东节度副大使,知河东节度事兼云中太守,后又加魏郡太守、河北采访使。
李光弼受命后,第一个目标是收复常山郡( 今河北正定),该郡地处叛军南北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李光弼率领朔方军五千进攻常山,当地团练兵将自己的将领史思义绑来投降,李光弼善待史思义,亲自为其松绑,使他真心归顺,供出叛军动向。次日,史思明率二万骑兵直压常山城下,李光弼接受史思义“按军入守”、以逸待劳的策略,守城不出,分属下兵马为四部,以劲弩五百连番射敌,叛军死伤惨重,只得退兵。当叛军在野外吃饭时,李光弼派轻骑数千,突然袭击,一举消灭叛军五千,收复常山郡九县中的七县。其后,李光弼与郭子仪又率领唐军在嘉山( 今河北曲阳东)与叛军决战,大破叛军,斩首四万级,俘一千余人、战马五千匹。 河北十余郡闻讯,纷纷重新归顺了唐军。
太原之战
嘉山之战后,李光弼想趁势攻取叛军的老巢范阳郡,以绝其根基。但适逢潼关失守,长安沦陷,玄宗逃奔蜀地,人心惊骇。此事遂被搁置。
至德元载(756年)七月,在灵武( 今宁夏灵武)即位的唐肃宗遣使追命郭子仪和李光弼赶赴灵武。八月,二人抵达,受到肃宗召见。肃宗授李光弼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使相,仍任节度使之职。并特加其为北都太原留守。此后,李光弼奉命由灵武率军五千赴太原,继续征讨叛军。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叛军史思明、蔡希德等发兵十万进攻太原,并企图占领太原后,由北道夺取灵武。当时李光弼手中只有不满万人的弱卒,听闻史思明即将攻城,都非常害怕,想要筑墙抗敌。李光弼说:“太原城方圆四十里,叛军快到了才修墙,只能空耗人力。”在兵力悬殊情况下,李光弼一面防御固守,一面守中有攻。他让战士从城中挖地道通城外,打击敌军;他还在城上安装石炮( 抛石器),击毙大量叛军;地道后来挖到史思明大营,俘斩叛军一万多人。此时,叛军内讧,安庆绪杀父安禄山,自立为帝,史思明退兵范阳,留驻的蔡希德等人疲惫不堪。同年二月,李光弼率敢死队向叛军发动进攻,斩首七万余级,缴获大批军械。太原之战取得完全胜利。他又进收清夷、横野等军,击破攻击好畤、大横关一带的叛军分支。战后,李光弼转拜检校司徒。  
太原之战是平乱战争第一次重大胜利和重要转折点,是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典型战例。李光弼充分发挥了军事才能,此战为后来胜利收复两京奠定了基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胜利消息传到灵武,肃宗下诏奖赏李光弼,加他为司空、兼兵部尚书,仍兼同平章事,封魏国公。  
朔方节度
乾元元年(758年)八月,肃宗再次诏李光弼入朝,升他为侍中,改封郑国公。九月,命郭子仪、李光弼等九节度使十万大军讨伐安庆绪,因为肃宗不相信二人,不设主帅,只派不懂军事的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总揽诸军。唐军出师后,在获嘉击败叛军,斩首四千级,捕虏五百人。叛将安太清逃至卫州防守。安庆绪派七万军队援救卫州。唐军大破安庆绪,斩首四万级,缴获铠胄数十万,攻占卫州。唐军又在愁思冈击破叛军,并趁势围攻邺城。安庆绪求救于史思明。史思明出动十三万军队援救邺城。次年三月,双方爆发相州之战,史思明率军奋战,李光弼等率部先与史思明交战,双方被杀伤的人数几乎相等。郭子仪率部在后,还未来得及布阵,突然大风突起,吹沙拔木,天地晦暗,即使近在咫尺却看不清。唐军与叛军都大惊,各弃兵仗辎重,分向南、北方面溃退。此役后,唐军各部相继引还。只有李光弼与王思礼整敕部队,全军以归。战后,鱼朝恩把责任推到郭子仪身上。
乾元二年(759年)七月,肃宗夺剥夺郭子仪兵权,命李光弼接替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天下兵马副元帅,率五百亲兵赴洛阳,统帅朔方军。  
河阳之战
乾元二年(759年)八月,李光弼又被任命兼幽州长史、河北节度使。
汴州节度使许叔冀叛降史思明,致使汴州失陷,叛军甚至南下江淮一带。李光弼缓行至洛阳后,决定撤出洛阳,移军河阳,留洛阳空城给史思明。十月,史思明进攻河阳,李光弼先设计诱得史思明所部良马千余匹。接着又用木杆铁叉叉住史思明在黄河上的火船攻势。史思明损兵折将,亲率大军再进攻河阳,李光弼身先士卒,他事先在靴内藏刀,表示自己宁死不降的决心。三军为之感动,部将李抱玉、荔非元礼等率兵奋勇杀敌,大败叛军,斩首一万余级,生擒八千余人,获马两千匹,军资、武器数以亿计,叛军大将周挚、徐璜玉、李秦授等都被擒获,叛将安太清退守怀州。河阳之战,李光弼再次表现了杰出的军事才能,此役的胜利,牵制了史思明主力军,保障了潼关和长安的安全。  
史思明不知周挚等已经战败,还在攻河阳南城。李光弼在河边向其展示俘虏,并趁势攻怀州,史思明来救,李光弼迎击于沁水之上,又将其击败。安太清在怀州拒守一月有余,李光弼令部将仆固怀恩、郝廷玉由地道而入,里应外合,攻克怀州。安太清等被生擒,送往朝廷。  
乾元三年(760年)正月,肃宗加李光弼太尉兼中书令。
中兴第一
上元二年(761年)二月,肃宗轻信宦官鱼朝恩,不听李光弼正确意见,命李光弼冒险进攻洛阳。李光弼无可奈何,留李抱玉守河阳,自己与朔方节度副使仆固怀恩会同鱼朝恩进攻洛阳。仆固怀恩不听李光弼军令,不在洛阳城北邙山而在平原布阵,致使大败,唐军只好退守闻喜( 今山西闻喜)。史思明虽然获胜,却被其子史朝义杀死,唐军也因此得以休整。肃宗将邙山之败归罪在仆固怀恩身上,加李光弼开府仪同三司、侍中、河南尹、行营节度使。后又任命他为河南副元帅、太尉兼侍中,统率河南、淮南、江南、浙江等八道行营节度,出镇临淮( 今江苏盱眙),进攻史朝义军。  
监军使以台州( 治临海,今属浙江)人袁晁领导的浙东( 治越州,今浙江绍兴)义军势大,李光弼兵少,请他退保润州以避叛军锋芒。李光弼说:“朝廷安危系于我一身,现在敌人虽强,但不知道我的兵力多少,如果我出其不意,敌人自当退走。”径直前往泗州,旋即先克许州( 今河南许昌),活捉史朝义将李春,再入徐州( 今江苏徐州)。当时,大将田神功平定刘展之乱后,滞留在淮南不前;尚衡、殷仲卿等在兖、郓两州相互攻击;来瑱不听朝廷诏令,坚持留在襄阳。朝廷深感忧虑,等到李光弼到了许州后,史朝义退走,田神功急忙返回河南,尚衡、殷仲卿、来瑱等都畏惧李光弼的威名,相继入朝觐见。  
宝应元年(762年),李光弼进封为临淮郡王。旋即挥军收复许州,斩得叛军首级一千余级,擒获叛将二十二人。史朝义分兵进攻宋州( 今河南商丘),李光弼领军救援,将其击退。  
李光弼又派部将张伯仪等率领各军,向袁晁义军发起攻势。十二月,唐军在衢州(治信安,今浙江衢县)击败义军。  
此年,江南人方清在歙州( 治今安徽省歙县)率饥民起义。朝廷命李光弼分兵讨伐。  
宝应二年(763年)正月,史朝义走投无路,自杀身亡。历时八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平息,李光弼自始至终参加指挥大军,一直是唐军平叛主将之一,发挥了出色的军事才能,指挥唐军歼灭叛军有生力量,为平息内乱立了头功,《新唐书》称赞李光弼在平息安史之乱中,“战功推为中兴第一”。
同年三月,官军再次击败袁晁义军。四月,经十余次交战,唐军最终击败义军,俘获袁晁。其弟袁瑛率军突围,不久后亦被困死于宁海紫溪洞中。此后,代宗下诏增李光弼实封食邑二千户,授其一个儿子为三品官,又赐铁券,“名藏太庙”,绘像于凌烟阁。  
李光弼在徐州,只决断军旅之事,其余一切事务,都委托由判官张傪处理。张傪为政精明,处理事务十分自如。诸将奏事,李光弼大多让张傪参与商议。诸将事奉张傪,如同事奉李光弼,因此军中整肃,东夏( 泛指东部)得以安宁。 
愧恨长逝
李光弼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功劳盖世,但是却遭到宦官鱼朝恩、程元振的嫉妒和陷害。
宝应二年(763年)初,吐蕃在仆固怀恩的引诱下乘虚攻入关中,占领长安。代宗出逃陕州( 今河南三门峡市),急诏李光弼奔赴陕州行在。李光弼害怕遭到鱼朝恩等陷害,拖延未去。其后,吐蕃被关内副元帅、中书令郭子仪打败。代宗返回长安后,任命李光弼为东都留守,李光弼再借故诏书未至推辞,率军回到徐州收租赋。代宗再诏李光弼入朝,李光弼害怕宦官鱼朝恩、程元振加害,仍不敢去长安见驾。七月,代宗改元“广德”,赐李光弼一子三品官,并加实封食邑三百户。  
起初,李光弼治军严整,先谋后战,能以少胜多,与郭子仪齐名,名震天下。凡是他下的命令,诸将不敢不服。后来,李光弼在徐州不敢入朝,部将田神功等人对他的敬畏态度大有变化 。李光弼因而很不得志,感到耻辱、惭愧,致使忧郁成疾,于广德二年(764年)七月十四日(8月15日)在徐州病逝,终年五十七岁。代宗为其辍朝三日,遣使吊恤其母,追赠太保,谥号“武穆”。出葬之日,命百官送葬至延平门外。    

个人作品

李光弼著有《将律》、《统军灵辖秘策》及《李临淮武记》( 一题《李临淮兵法》二卷   )各一卷,今已佚。《郡斋读书志》称《李临淮武记》“其书凡一百二章,末云‘吕望智廓而远,孙武思幽而密,黄石宽而重断,吴起严而贵勇,墨翟守而无攻,老聃胜而不美,今择其精要,杂以愚识,为一家之书’。”有说法认为此书为李光弼的幕僚张参所撰。  
《全唐文》录有其文一篇:《辞疾让官表》。 

李光弼的故事(轶事典故)

尽释前嫌
安思顺任朔方节度使时,郭子仪和李光弼都担任牙门都将之职,但不能和睦相处,虽然同桌吃饭,却互相瞪眼,不肯交谈。后来,郭子仪接替安思顺任节度使,李光弼就有意离去,心里犹豫不决。十天后,唐玄宗下诏命郭子仪率兵东征,李光弼进入官衙见郭子仪说:“我情愿一死,只求你赦免我的妻儿子女。”郭子仪即刻走下堂来,搂着李光弼上堂,流着泪道:“当今国家遭逢乱事,连皇上避难去了。没有你的协助,我怎么能够出兵打仗呢?现在哪里是心怀私怨的时候呀!”于是互相扶持对拜,共谋破贼大计。  
速斩崔众
朝廷因太原节度使王承业因不理军政,命御史崔众到河东接替他。崔众因轻视王承业,就纵容自己的部下全副武装地闯进王承业的府衙中嬉戏玩闹。李光弼得知后,心里不平。此后,崔众要将兵权交给李光弼,崔众带着部下来见李光弼,李光弼出来迎接,二人的队伍相接时,崔众竟不顾礼法而不回避。李光弼对崔众的无礼行为很愤怒,而崔众又不立即把兵权交出,于是李光弼就下令将崔众逮捕。这时,朝廷派遣宦官来到河东,要任命崔众为御史中丞,手持敕书问李光弼崔众的行踪。李光弼答道:“崔众犯法,我已将他逮捕。”宦官把敕书拿给李光弼看,李光弼说:“如今只不过是杀一位侍御史;如果宣布了诏命,我就斩杀一位御史中丞,如果拜授他为宰相,我也要斩杀他这位宰相。”宦官一听此话不敢再多言,只好带着敕书回京。次日,李光弼派兵包围崔众,在碑堂下把他当众杀死,还让崔众的亲属来祭吊。从此,李光弼威震三军。  
智降两将
李光弼在野水渡地方征讨史思明,到了晚上,军队撤回,只留了一千多人。李光弼对雍希颢说:“贼将高晖、李日越、喻文景,都是万人才能抵挡的人,史思明必然派一人来劫我。我先走了,你领士兵在这等他们,不准和他们交战;他们若是投降,就和他们一起来。”这天,史思明召李日越说:“你领兵去野水渡,这次一定能抓住他,你派铁骑( 披甲的战马)晚上渡过去,为我抓来。又下命令,必须抓到李光弼,否则,你就别回来。”李日越率领五百骑兵,早晨接近了雍希颢的军队。雍希颢的士兵在护城河边,只是互相看着喊叫。李日越感觉很奇怪问:“太尉( 指李光弼)在么?”有回答说:“夜间走了。”李日越又问:“有多少兵?。”有回答说:“一千人。”又问:“将领是谁?”答:“是雍希颢。”李日越沉思良久,对他部下说,我接受的命令是必须抓到李光弼,于是李日越便投降了,和雍希颢一起到了唐营。
巧施美马计
李光弼曾经领兵守河阳,与史思明对持了一年。史思明有一千多匹战马,每天在河南边洗马,用来显示他的马多兵强。李光弼便在诸营中选出母马五百匹,等史思明的马下河时,他把母马赶下河,因为母马都有马驹在城内,所以母马不间断地嘶鸣。思明的战马听着母马嘶叫,便渡过河来,李光弼都赶进了军营。 
后事安排
李光弼临终时,属下问他死后的安排,他说:“我长年在军旅,不能回家奉养母亲,是不孝子,还说什么呢?”最后拿出府中剩下的绢、绸、布匹分送给部下将领。  
临淮遗法
永泰元年(765年),吐蕃大举入侵,进逼长安,李光弼的爱将郝廷玉与河南道副元帅马璘驻守便桥( 今陕西咸阳渭桥)。观军容使鱼朝恩听闻郝廷玉擅长排兵布阵,想看他训练检阅部队。郝廷玉便在营中排列队伍,击鼓鸣角出军,分列为阵,伸张舒展,或离或合,进退如一。鱼朝恩观后,不禁叹道:“我在军中十多年,今天才见得郝将军训练军队啊。如此治军,面前又怎会有强敌?”郝廷玉伤感地谦谢道:“这不是小将我所擅长的事,是临淮王( 李光弼)的遗法。太尉( 亦指李光弼)擅长统军,赏罚得当。每当将帅挥旗操演军阵之日,军士稍不从命,一定斩首示众,因此众人都主动效命,而赴汤蹈火、驰骋奔突,那情景真令人有心破胆裂之感。太尉去世后,不再有将帅挥旗操演军阵,这些实在不值得被军容使( 鱼朝恩)称赞。”  
惊服田神功
淄青节度使田神功从副将出身,累功至节度使。他的旧部,都是从前的部曲,田神功大模大样接受他们的叩拜。即使是将前节度判官刘位等人留在节度使幕府中,他也仍然不知变通对待。等看到李光弼与其判官张傪行对等礼时,才大吃一惊。田神功回府后,问刘位说:“李太尉( 李光弼)今日见张郎中( 张傪)来,与他平礼回拜,这是什么礼节?”刘位回答:“使主( 指节度使等官)对于判官及幕僚,没有接受他们平拜的礼仪。”田神功说:“您为何不早些说?”于是召集幕僚,说道:“我田神功行伍出身,不懂朝廷礼数,误受诸位平拜。诸位也不说,铸成田神功的错,现在回拜诸位。”于是逐位予以拜谢。 

人物评价

总评
李光弼是中唐出色的统帅、军事家,为平息安史之乱的主帅,史称其“与郭子仪齐名,世称‘李郭’,而战功推为中兴第一。”( 《新唐书·李光弼传》)他虽名气不如郭子仪大,但其军事才能不在郭子仪之下。李光弼足智多谋,在其戎马生涯中,善于出奇制胜,以少胜多。他治军威严而有方,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后,营垒、士卒、麾帜无所更改,而当他号令后,军威更加威严。李光弼部下的李怀光、仆固怀恩、田神功、李抱玉、李忠臣、哥舒曜、韩游瑰、浑释之、辛京杲、荔非元礼、郝廷玉、李国臣、白孝德、张伯仪、白元光、陈利贞、侯仲庄、柏良器等大都著名当时   。被誉为“自艰难已来,唯光弼行军治戎,沉毅有筹略,将帅中第一”。《旧唐书·李光弼传》认为,即使是孙武、吴起、韩信白起等比起李光弼,“或有愧德”。  
历代评价
王忠嗣:它日得我兵者,光弼也。   ( 《新唐书》引)
李亨:①业盛勋贤,材优将相,蕴权谋而制敌,励诚节以匡时。往属凶丑乱常,云雷经始,咸能外持戎律,内翊皇图,披荆棘而有功,历险艰而无易。或分麾东讨,扫昏祲於两都;或仗节北临,备长城於万里。并以扫清寇孽,任切股肱。永惟缔构之勋,久著山河之誓。( 《授郭子仪中书令李光弼侍中制》)②器识宏远,志怀沈毅。蕴孙吴之略,有文武之材。往属艰难,备彰忠勇。协风云而经始,保宗社於阽危。由是出备长城,入扶大厦,茂功悬於日月,嘉绩被於岩廊。属残寇犹虞,总戎有命,用择唯贤之佐,式宏建亲之典,必能缉宁邦国,协赞天人,誓於丹浦之师,剿彼绿林之盗。( 《授李光弼副知行营事制》)③器格沈正,襟灵邃远,感风云之密契,蕴纵横之大才。成经纶之功,足以静乱;怀忠孝之道,故能匡国。自狂胡构祸,寰宇未清,义勇竭於忠心,勋庸著於王室。顷者豺狼馀孽,尚稽天讨,蚊蚋相依,仍侵河外。是用仗其深略,为我长城。有穰苴之法令,亚夫(周亚夫)之威略。遂能挫群凶之锐,全百胜之师,为庙堂之宝臣,成军国之重任。虽吉甫作宪,道可经邦;而孙武行兵,谋能制敌。克壮大业,无愧前贤。( 《授李光弼太尉中书令制》)
史思明:李光弼长于凭城,今出在野,此成擒矣。( 《资治通鉴》引)
郝廷玉:太尉善御军,赏罚当功过。每校旗之日,军士小不如令,必斩之以徇,由是人皆自效,而赴蹈驰突,有心破胆裂者。( 《旧唐书》引)
颜真卿:①我皇唐之反正也,时则有若临淮、汾阳,秉文武忠义之姿,廓清河朔,保乂王室,翼戴三圣,天下之人,谓之李、郭。( 《赠太保临淮武穆王李公神道碑铭》)②公以吉甫文武之姿,兼樊仲将明之德。王国多难,群胡搆纷,藉朔方偏师之旅,入井陉不测之地。思明挫锐于恒定,禄山息望于江淮。守太原而地道设奇,保河阳而云梯罔冀。破周贽于温沇,擒太清于覃怀。走史朝义叛涣之众于梁宋救,仆固玚已危之军于瀛莫。皆意出事外,虏坠计中,天下无赘旒之患,此皆公之力也。( 《赠太保临淮武穆王李公神道碑铭》)
舒奎:天宝末,安禄山反范阳、陷两京,明皇流离于蜀,宇内防非唐有矣。非有而卒复有,盖王与郭汾阳之功也。王之功,纪金劵、藏太庙,图凌烟阁,载诸史册。霞电烱照,而金翠补写也。迨于今,蓑童笠防,皆知有王云。( 《唐临淮王李武穆庙碑》)
吕温:许叔冀之保灵昌,李光弼之全河阳,李晟之收复京邑,皆以兵少将一,而建大功。( 《代李侍郎论兵表》)
刘昫:①凡言将者,以孙、吴、韩、白为首。如光弼至性居丧,人子之情显矣;雄才出将,军旅之政肃然。以奇用兵,以少败众,将今比古,询事考言,彼四子者,或有惭德。邙山之败,阃外之权不专;徐州之留,郡侧之人伺隙。失律之尤虽免,匪躬之义或亏,令名不全,良可惜也。然阃外之事,君侧之人,得不慎诸?( 《旧唐书》)②光弼雄名,思礼刑清。( 《旧唐书》)
孙甫:光弼将帅之材,杰出于时。平贼之功,高于诸将。晚年为谗邪所间,大节微亏。盖不能去强横之态也,可不惜哉!( 《历代名贤确论》引)
宋祁:李光弼生戎虏之绪,沉鸷有守。遭禄山变,拔任兵柄,其策敌制胜不世出,赏信罚明,士卒争奋,毅然有古良将风。本夫终父丧不入妻室,位王公事继母至孝,好读班固《汉书》,异夫庸人武夫者。及困于口舌,不能以忠自明,奄侍内构,遂陷嫌隙,谋就全安,而身益危,所谓工于料人而拙于谋己邪。方攘袂徇国,天下风靡;一为迁延,而田神功等皆不受约束,卒以忧死。功臣去就,可不慎邪?呜呼,光弼虽有不释位之诛,然谗人为害,亦可畏矣,将时之不幸欤!( 《新唐书》)
张唐英:光弼平安史,有大功于社稷,古之名将无以加之。然非纯臣也。( 《历代名贤确论》引)
苏辙:李光弼提孤军,与安史健卒百斗百胜,其治军行兵,风采出郭子仪之右。而当时诸将,皆望风服子仪,如敬君父。而光弼之在彭城,诸将已不为使。子仪能使回纥谓为父,而思明乃上书请诛光弼。大抵光弼之实不如子仪之名,子仪安坐而有余,光弼驰骋而不足。( 《历代名贤确论》引)
李纲:唐有天下,将臣为多。……在肃宗时,值安史之变,戡乱定功、中兴王室,则有若郭子仪、李光弼。……皆能奋忠勇、摅谋猷,感防风云,勒勋帝籍,号为大将之贤者。至议其优劣,则勣不及靖,光弼不及子仪,瑊、燧不及晟,何哉?……子仪朝受命,夕引道,崎岖防谮间,不辩自明。而光弼间隙一开,卒不复合,至忧愤以死,其诚不足称也。( 《人物志》)
张预:孙子曰:“攻其无备。”光弼伺敌方饭而击之。又曰:“辞卑而益备者,进也。”光弼潜沟营地而佯约降。又曰:“我得则利,彼得亦利,为争地。”光弼移军河阳而使贼不得西。又曰:“三军可夺气。”光弼先攻最坚而走太清。又曰:“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光弼知贼必袭而降二将是也。( 《十七史百将传》)
徐钧:间关百战佐中兴,料敌行师妙若神。可惜罹谗终恨死,伤心不见白头亲。( 《李光弼》)
胡三省:①李光弼处危疑之地,其迹若无君者,而诸将亦不复禀畏光弼。( 《资治通鉴》注)②史言李光弼不能以功名自终。   ( 《资治通鉴》注)
陈元靓:苏郡袭封,挺兹神武。麾旗进兵,长駈擒虏。云靡原野,彗清中土。天佑有唐,锡其良辅。( 《事林广记后集》)
孙承恩:气盖三军,威摄群将。法令严明,莫我或抗。纳谏励士,麾旗破敌。中兴之功,令名有赫。( 《古像赞》)
王世贞:①唐之李临淮亦类之(陶侃),临淮之功,大于士行,而不能终。其劝王忠嗣之行赂,与激史思明之叛,盖可以窥其所以不终矣。吾尝谓是二公者,称名将可也,称贤臣不可也。( 《王弇州崇论》)②史思明亦悍胡也,其才力远出禄山上,李临淮之角之,凡两大胜、一大败。其胜者皆用寡,而败者乃用众。用寡之胜,皆乘险谋豫,以忍而屈之。野战则败。郭汾阳之始能用众而不能用寡,即用众,亦未必决胜也。晚节之捍吐蕃回统,始乘险谋豫,以忍而屈之。故不败,而卒为宗社之元臣。惜哉,临淮之有功名而不善居之也。凡临淮之将略心事,与陶士行略相当。其治军,临淮为最;治民,士行为最。临淮不幸,而与河北之藩镇近;士行幸,而与温太真(温峤)合,而见推挽,不至作愧愤死。噫嘻!亦数哉。( 《王弇州崇论》)
黄道周:贤将光弼,唐代名臣。读书执礼,孝能仁亲。雍容儒雅,韬略过人。子仪折节,荐牍上陈。朔方有警,仕主致身。治兵有法,料敌如神。范阳先取,除贼本根。太原继入,威震三军。军政驰废,斩众以徇。杀一警百,壁垒一新。思明狡狯,结寨连云。出奇制胜,贼营成尘。潜通隧道,堕者纷纷。贼人西向,危在亡唇。河阳拒险,明见绝伦。战胜攻守,表里相因。持粮十日,与士卒均。赏罚严正,熟敢不遵。诸将奋击,贼众败奔。功加太尉,捷报枫宸。乂安唐室,功在生民。如何谗间,起自朝恩。忧疑不定,末路因循。英雄坐困,惜此元勋。倘完晚节,不愧松筠。( 《广名将传》)
王夫之:①邺侯去国,兵无谋主,郭、李之威,尽于一战,思明再叛,河北终不归唐,非但乌承恩之谋浅、李光弼之计左也。   ( 《读通鉴论》)②安、史之灭,自灭也,互相杀而四贼夷,唐不能俘馘之也。前之复两京,后之收东都,皆乘其敝而资回纥之力,李、郭亦因时以取大勋,非有血战之殊劳焉。以战功论,李光弼奋其智勇,克敌制胜之功视郭为多;郭则一败于清渠,再溃于相州,功尤诎焉。……相州师溃,汾阳之威名既损,鱼朝恩之谮行,肃宗夺其兵柄授李光弼,数年之内,光弼以元帅拥重兵戮力中原,若将驾汾阳而上之也。乃许叔冀叛于汴州,刘展反于江、淮,段子璋反于梓州,楚州杀李藏用,河东杀邓景山,行营杀李国真、荔非元礼,内乱蠭起,此扑彼兴。……以光弼之忠勇不下于公,而天下不蒙其祐,两将相衡,度量较然矣。( 《读通鉴论》)
朱轼:光弼贤将也。其用兵峻厉严肃,料敌如神。唐室中兴,厥功为钜。独异其起戎行,而能持节行读书执礼,以孝友着闻,斯岂寻常将帅所可同年语欤!使时无朝恩、元振,不以忧防惧祸来,晚节全镜之埃,则汾阳何以过焉!( 《史传三编》)
陈宏谋:唐自中叶以后,方镇皆选列校以掌牙兵。是时四方豪杰,不能以科举自达者,皆争为之。往往积功以取旄钺。虽老奸巨盗,或出其中。而名卿贤将,如高仙芝、封常清、李光弼、来瑱、李抱玉、段秀实之流,所得亦已多矣。( 《在官法戒录》)
牛天宿:唐室再造,李郭之力也。( 《百僚金鉴》)
蓝鼎元:①临淮用兵胆略,汾阳亦当怖服,其逊汾阳者,德耳。( 《修史试笔》)②光弼贤将也,其用兵峻厉严肃,料敌如神,唐室中兴,厥功为大。独异其起戎酋、终行伍而能持节礼。读书执礼,以孝友著闻,斯岂寻常将帅所可同年语欤?使时无朝恩、元振,不以馋惧祸来,晚节全镜之埃,则汾阳何以过焉?( 《修史试笔》)
郑观应:①古之为将者,经文纬武,谋勇双全;能得人,能知人,能爱人,能制人;省天时之机,察地理之要,顺人和之情,详安危之势。凡古今之得失治乱,阵法之变化周密,兵家之虚实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无不洞识。如春秋时之孙武、李牧,汉之韩信、马援班超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仪、李光弼,宋之宗泽、岳飞,明之戚继光俞大猷等诸名将,无不通书史,晓兵法,知地利,精器械,与今之泰西各国讲求将才者无异。( 《盛世危言》)②古之所谓将才者,曰儒将、曰大将、曰才将、曰战将。孙膑、吴起、白起、耿弇、杨素、慕容绍宗、李光弼、马燧等,才将也。( 《储将才论》)
张彦士:光弼心乎国者也,故百战争能,唯恐其国之不复。又心乎君者也,故被谗而不欲自明,惟兽其君之自悟。又能保其身者也,故畏谗疑沮,顾望而不敢前。( 《读史矕疑》)
刘体仁:光弼与子仪齐名,而晚节拥兵不朝,诸将遂不禀畏,愧恨而卒,犹不及子仪。子仪能忍而光弼不能忍,以致于死。( 《通鉴札记》)
蔡东藩:九节度中,郭李最为忠智,若令郭功邺城,李攻范阳,余七节度分隶两人,则号令既专,责成有自,安庆绪似釜底游鱼,不亡何待?史思明虽较强盛,以光弼制之,亦觉有余,何致有相州之溃耶?乃内宠李辅国,外任鱼朝恩,舆尸失律,理有固然。藉非然者,河阳一役,光弼仅有众二万人,粮食亦第支十日,卒之击退贼军,大获胜仗,是可知分听生乱,专任有成,何肃宗之始终不悟也?( 《唐史演义》)
《中国历代战争史》:其后不有李光弼守住太原,则肃宗亦无所作为;不有张巡、许远致死睢阳城,则江、淮之地将尽陷于贼手,唐已无其复国之望,历史上继唐者,将为大燕帝国。是李光弼与张巡,实唐代中流砥柱,挽狂澜于既倒之人。  
崔瑞德:这两人(郭子仪、李光弼)即令不像后世史家所说的那样是百战百胜的军事天才,也仍不失为有能耐和富于经验的将领。 ( 《剑桥中国隋唐史》)

家庭成员

辈分

关系

姓名

简介

家世

曾祖父

李令节

官至左威卫大将军、幽州经略军副使。 

祖父

李重英

官至鸿胪卿兼檀州刺史。 

父亲

李楷洛

原为契丹酋长,后累官朔方节度副使,封蓟国公(一作郡公)。死后赠营州都督、司空,谥号“忠烈”。   

母亲

李氏

燕国公李楷固之女,封韩国太夫人。 

平辈

兄长

李遵直

官至将军。早逝。 

李遵行

官至将军。早逝。 

弟弟

李光琰

早逝。 

李光颜

官至特进、鸿胪卿。 

李光进

官至太子太保、渭北节度使,封武威郡王。 

——

妻子

王氏

出身太原王氏,封薛国夫人。先于李光弼逝世。 

子辈

儿子

李义忠

官至太仆卿。先于李光弼逝世。 

李象

官至太仆卿。 

李汇

官至泾原节度使。死后追赠工部尚书。 

孙辈

孙子

李黯

官至景州刺史。

据《开府仪同三司太尉李公神道碑铭》:“公即蓟国公之第四子也”,李光弼应还有一兄,名不详。 

史书记载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列传第六十》  
《新唐书·卷一百三十六·列传第六十一》 

陵寝墓地

李光弼墓位于今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觅子乡别家村西北约1公里处。   墓前原有唐广德二年(764年)十一月立的李光弼神道碑,篆额:“大唐太尉兼侍中临淮武穆王赠太保李公神道碑”20字,系颜真卿撰文,张少悌行书。另有清碑一通,系清乾隆年间陕西巡抚毕沅命富平县令吴六鳌树立,正面隶书“大唐太尉李公光弼之墓”。墓西侧有其弟李光进之墓。1956年8月6日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艺术形象

2017年电视剧《大唐荣耀》:王凯饰演李光弼。

后世地位

广德元年(763年),唐代宗下诏将李光弼等人的画像悬挂于凌烟阁上。  
大历十四年(779年),唐代宗评定“至德已来将相,功效明着”之人,李光弼等七人被定为第二等。  
建中元年(780年),唐德宗评“至德以来将相既殁者”,李光弼等十五人被定为功臣次等。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tangchaorenwu/liguangb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