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吉简介—唐高祖李渊第四子

李元吉(603年-626年7月2日),本名李记劼,改名元吉,字三胡,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秦安)人。唐朝宗室大臣,唐高祖李渊第四子,母为太穆窦皇后。
为人骁勇,猜鸷骄侈,擅长使用马槊。唐高祖李渊晋阳起兵时,领军留守太原,封姑臧郡公。唐朝建立后,封为齐王。武德二年(619年),刘武周南侵并州时,纳长史宇文歆之计,弃守太原,逃归长安。跟随李世民东征洛阳、讨平刘黑闼,屡立战功,拜上柱国、司徒、侍中、并州都督、检校左卫大将军等官职勋位。唐朝初年夺嫡政治斗争中,支持隐太子李建成,主动安排刺杀李世民,为李建成所阻。
武德九年(626年),玄武门之变发生,随从隐太子李建成一同遇害,时年二十四岁。五子全部赐死,妻子杨妃纳入宫中。贞观二年,追封巢王,谥号为剌。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李元吉出生时,其母亲窦夫人厌恶他的长相,不愿意抚养,命令家人将之抛弃。侍女陈善意偷偷将他抱回,秘密抚养,等李渊回家禀告了他,方才使得李元吉没有夭折在襁褓之中。然而陈善意的善举却未得善报,后反而因事被李元吉命壮士拉死。李元吉后来也后悔了,私下追谥她为慈训夫人。大业十二年(616年),李渊被任为太原留守,只将次子李世民带往太原,长子李建成、李元吉、五子李智云等都留在河东。大业十三年(617年),李渊起兵反隋,李渊派密使去河东召诸子,李建成和李元吉潜回太原,十四岁的李智云却被留下。李渊占领长安后,李元吉被封为姑臧郡公,后进封齐公,总领十五郡诸军事,加镇北将军、太原道行军元帅。唐朝建立后,进爵齐王、封并州总管。
丢失并州
武德二年(619年),刘武周向南进攻汾州、晋州,李渊诏令右卫将军宇文歆协助他镇守并州。李元吉爱好打猎,装载罗网的车子就有三十多辆,他曾说“我宁可三天不吃东西,不能一天不打猎”,还放纵他身边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宇文歆多次劝阻但是不听,就向高祖呈递奏表说:“齐王在并州,经常穿上便装出城,和窦诞一起游乐打猎,践踏农田庄稼,放纵身边的人,公开掠夺百姓的财物,境内的家禽家畜,几乎被他们抢光。他站在大路中间放箭射人,观赏人们躲避,作为娱乐。把兵卒分成左右两方,做打仗游戏,直到互相殴斗砍杀,造成伤残甚至死亡。夜晚敞开府门,到别人家里公然干些淫猥勾当。黎民百姓怨恨,都是满腔愤怒。凭着这种状况守城,怎么能够守住!”李元吉终于获罪免职。他又婉转地动员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进京为他求情,不久恢复了官职。当时刘武周率领五千名骑兵到了黄蛇岭,李元吉派遣车骑将军张达带领一百名步兵先去试探。张达嫌人太少,坚决要求不去。李元吉强行派遣,一到黄蛇岭就被杀光。张达愤恨恼怒,就为刘武周当向导攻克了榆次县城,进逼并州。李元吉十分恐慌,欺骗他的司马刘德威说:“您带着年老体弱的人员守城,我带上身强力壮的将士出城作战。”乘着夜晚部队出城的时机,他带上妻妾丢下军队逃回了长安,并州很快失陷。李渊满腔怒火,对礼部尚书李纲说:“元吉年轻,还不熟悉军政事务,所以派窦诞、宇文歆协助他。精壮人马好几万,军粮预拨了上十年,我举义旗打江山的发祥地,眨眼之间就丢了。宇文歆带头提出这种计策,我要杀掉他。”李纲说:“得亏宇文歆才让陛下没有失去爱子,我认为他有功。”高祖询问原因,李纲回答说:“罪过出在窦诞没有规劝齐王,致使士卒百姓怨恨愤怒。再说齐王年轻,肆无忌惮地干骄横放纵的事,放纵身边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窦诞不曾劝谏制止,却放任包庇他,所以造成了祸根,这是窦诞的罪责。宇文歆论感情要疏远些,接近他的时间又短,齐王的过失,他已全部禀奏过了。何况是父子间的事情,别人不好说话,但宇文歆却说了,难道还不忠诚?现在要追究他的罪责,不会使他心服,我认为很不恰当。”第二天,高祖请李纲进宫,让他坐到自己身边,说道:“现在我有了您,刑罚就不会失去分寸。元吉自己作孽,跟别人结下了怨恨。宇文歆曾上表禀奏,窦诞还怎能制止,都不是他们的罪错。”不久任命李元吉为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
从平四方
武德四年(621年),李元吉随秦王李世民围王世充于东都洛阳,窦建德率军来援。李世民率以精骑到虎牢迎战,留李元吉与屈突通继续围困洛阳。史载有两次战斗,一次王世充出兵拒战,李元吉设伏击之,斩首八百级,生擒其大将乐仁昉;另一次是四月十五日(621年5月11日),唐军败绩,行军总管卢君谔战死。东都平定后,李世民和李元吉都因功受赏,十月初五(621年10月25日),李元吉加司空,加赐衮冕之服、前后部鼓吹乐二部、班剑二十人、黄金二千斤。十二月十五日(622年2月1日),窦建德部将刘黑闼反唐并夺取窦建德故地,李世民和李元吉前去平定。李世民于次年春击败刘黑闼,迫使其逃往东 突厥。兄弟俩又攻打叛首鲁王徐圆朗,李世民回长安,留李元吉对徐圆朗作战。但刘黑闼从突厥返回复夺窦建德故地,李元吉不能制止。武德五年(622年)十月,李元吉被任命为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奉诏再次征讨刘黑闼。十一月,在魏州击败了刘十善。十二月,率军随太子李建成进兵昌乐,剿灭了刘黑闼。
兄弟阋墙
武德六年(623年),授封为隰州总管。李元吉后来跟李建成联合算计李世民,分头招募勇猛死士,收容逃亡罪犯。还勾结后宫妃嫔,挨个儿奉承,又重金贿赂中书令封伦作为帮凶。从此李渊疏远李世民偏爱李元吉。李世民曾经陪同高祖到齐王府,李元吉让自己的护军宇文宝潜伏在卧室,准备暗杀李世民。李建成担心不能成功就制止了,李元吉气愤地说:“只是为大哥着想而已,对我有什么相干!”武德七年闰七月廿一日(624年9月9日),李元吉随李世民屯驻于豳州,防御突厥。同年,因突厥屡屡入侵,李渊想烧毁长安迁都樊城,李建成、李元吉、裴寂都同意,李世民却反对,迁都未能实行。后来李世民到李建成的太子东宫赴宴,回来之后“吐血数升”,唐高祖来看望他,并对李建成说:“秦王不能喝酒,以后不要再请他喝酒了。”高祖想派李世民去守卫洛阳,避免兄弟进一步冲突,但李建成和李元吉交换意见后认为这会使李世民在洛阳建立自己的势力,提出反对,李渊也就没有这么做。武德八年十一月十三日(625年12月17日),兼任侍中。武德九年二月初一(626年3月4日),进司徒,仍兼任侍中、并州大都督等职。李渊准备到太和宫去避暑,李世民、李元吉应当陪同,李元吉对李建成说:“等我到了太和宫,就派精悍的将士抓住他。把他关进地窖,只开一个洞口递送食物。”恰逢突厥的郁射设统率军队驻扎到黄河南岸,围攻乌城。李建成就推荐李元吉代替李世民督率军队北伐突厥,照旧命令秦王府的猛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人一起出发。还调来秦王府的士卒花名册,挑选精兵强将,准备夺取秦王府的人马来充实齐王府。还在李渊面前诬陷杜如晦房玄龄,将他们赶回了家。李渊明知是他们的阴谋却不制止。李元吉乘势秘密请求除掉李世民,李渊说:“秦王立有平定天下的功勋,罪行还没有暴露,要是杀他,凭什么理由?”李元吉说:“秦王经常违抗诏令。刚刚平定洛阳时,骄横傲慢踌躇满志,不愿赶紧回京,分赏财物,树立个人恩德。违背抗拒到这种程度,难道不是叛逆?只管赶快杀掉,不愁没有理由!”李渊没有应声,李元吉就退出去了。李建成对李元吉说:“已经夺取了秦王的精锐部队,你统帅着几万兵众,我和秦王到昆明池,在那里为你饯行,命令勇士把他折杀在帷幕后边,就说是暴病死去,估计父皇不会不信。我再派人劝说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给我。登位以后,把你立为皇太弟。尉迟敬德等人已经落到你的手中,到时活埋掉,谁敢不服?”率更丞王晊听到这个阴谋,秘密报告李世民。李世民召集府中官吏们讲了这事,他们都说:“大王您如不决断,江山就不属大唐了。如果让建成、元吉的罪恶阴谋得逞,那伙小人得志,元吉凶狠暴戾,终究不会侍奉建成。以前护军薛宝向元吉呈递的符符箓说:‘元吉二字合起来就是唐字。’元吉得到符箓高兴地说:‘只要除掉秦王,夺取太子之位易如反掌。’挑起内乱还没有成功,就打好了互相争夺太子的主意。凭着大王您的威望,除掉建成、元吉如拔小草。”李世民迟疑不决,众人又说:“大王您认为虞舜是位什么样的人?”李世民说:“他智慧深邃才华横溢,温和谦恭公正诚实,当儿子孝顺,做君主圣明,怎能随便评论他老人家呢?”众人说:“假使他淘井出不来,像鱼鳖一样淹死,怎能成为孝子呢?填塞仓库裂墙时下不来,就被烧成了灰烬,怎能成为圣君呢?忍受小棍敲击,避开大棒拷打,的确是有谋略的。”李世民于是下定决心除掉李建成和李元吉。这一夜,李世民向李渊弹劾李建成、李元吉与继母尹德妃、张婕妤通奸偷情,淫乱后宫。李渊祖下令次早召见李建成、李元吉,计划召集宰相裴寂、萧瑀陈叔达来核实李世民弹劾的内容。玄武门之变武德九年六月初四(626年7月2日),李世民在长安城宫城玄武门发动兵变,李建成、李元吉来到临湖殿,察觉到了变化,立即掉转马头,准备向东返回东宫和齐王府。李世民跟在后面呼唤他们,李元吉心虚,先张弓搭箭射向李世民,但由于心急,一连两三次都没有将弓拉满,箭没有射中。李世民却搭弓射向李建成,将他射死了。尉迟恭带领骑兵七十人相继赶到,他身边的将士用箭射中了李元吉,李元吉跌下马来。可就在此时,李世民的坐骑受到了惊吓,带着李世民奔入玄武门旁边的树林,李世民又被林中的树枝挂住,从马上摔下,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李元吉迅速赶到,夺过弓来,准备勒死李世民,就在这时尉迟恭跃马奔来大声喝住了他。李元吉知道不是对手,赶紧放开李世民,想快步跑入武德殿寻求李渊庇护,但尉迟恭快马追上他,放箭将他射死了,终年二十四岁。李元吉五子:梁郡王李承业、渔阳王李承鸾、普安王李承奖、江夏王李承裕、义阳王李承度,一起株连被杀。李世民即位后,于贞观二年(627年),才将建成、元吉以礼改葬,追封李元吉为海陵郡王,谥号剌,以礼改葬。贞观十六年(642年),又追封巢王,谥号如故,复以第十四子曹王李明(与李元吉之妻杨氏所生)为李元吉之后。

人物评价

历史评价
旧唐书》:“建成残忍,岂主鬯之才;元吉凶狂,有覆巢之迹。”“建成、元吉,实为二凶。中外交构,人神不容。用晦而明,殷忧启圣。运属文皇,功成守正。善恶既分,社稷乃定。”
新唐书》:“猜鸷好兵,居边久,益骄侈。”
秦王府幕僚:“若使建成、元吉肆其毒心,群小得志,元吉狼戾,终亦不事其兄。”
蔡东藩:“建成元吉,智勇远不逮世民,乃得此贤兄弟以为助。正应式好无尤,联作指臂,而乃两不相容,私结妃嫔,阴募壮士,且嗾使杨文干之叛命,欲为表里相应之举,是诚何心哉?岂除去世民,即能安然为嗣皇帝,俨然作皇太弟乎?况文干一发而即诛,势若发蒙振落。至于出拒突厥,元吉畏缩不前,独世民从容谈笑,卒却强胡,为建成元吉计,亦当自愧弗如,收拾邪念,乃复下毒酒中,惟恐世民不早死,骨肉成仇,一至于此,是真李氏之大不幸也。然推原祸始,实皆由高祖酿成之,立储不慎,已为一误,欲易储而复不易,又为一误。迨命世民居洛阳,又复中悔,卒至喋血宫门,手刃同气,可胜嘅欤!”
现代评价
那么,兄弟之争究竟谁是始作俑者呢?李渊?李建成?还是李元吉?抑或李世民?……只怕都是,也只怕都不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平日的点点滴滴终于汇成了一条积怨的河,不但让父子兄弟四人困于水中痛苦挣扎,也使得当时的政局为之窒息。不可否认,李渊是偏爱着世民,而世民功劳又大,于是李渊给了世民很丰厚的奖赏,这并没有错。然而,错就错在这封赏背后的寓意。但这寓意是谁赋与的呢?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世民从中看到了希望,建成从中看到了危机,元吉品尝到了妒嫉,大臣们被搞得疑惑,李渊被搞得烦恼。
人们则看到了纷争的源头。于是,各自又有着各自的行动,世民开宏文馆,不避讳地露着自己的锋芒,建成忧虑着着手“反击”,元吉从中挑拨着,大臣们则纷纷选择自己的立场,生怕站错了队,而这些行动又使李渊愠怒着,无奈着……

李元吉的故事

尉迟敬德精通武艺,尤其有一个绝招:善于“解避槊”,即夺取敌槊反刺对方。每次单骑冲入敌阵,敌人持槊攒刺,都不但不能伤到尉迟敬德,当时李元吉也善于使马槊,听说尉迟敬德的本领后,很不以为然,要求与尉迟敬德比武。比武前,李元吉命令部下将槊刃去掉,以竿相刺。尉迟敬德说:“纵使加刃,终不能伤。请勿除之,敬德槊谨当却刃。”两人交手后,李元吉多次以槊刃刺向尉迟敬德,都未能刺中。在一旁观战的李世民:“夺槊、避槊,何者难易?”尉迟敬德答道:“夺槊难。”于是李世民命尉迟恭夺李元吉之槊。李元吉执槊跃马,志在刺之,不料尉迟敬德片刻之间便三夺其槊。李元吉向来骁勇,虽然叹服其技艺,但也甚以为耻。

家族成员

齐王妃杨氏 
梁郡王李承业,626年被诛。 
渔阳王李承鸾,626年被诛。 
普安王李承奖,626年被诛。 
江夏王李承裕,626年被诛。   
义阳王李承度,626年被诛。
女 
六女新野县主 李令 字绚 
某女和静县主 李氏 嫁薛道衡孙、薛收子薛元超
某女寿春县主 李氏 嫁杨师道子杨豫之
某女文安县主 李氏 嫁段俨
某女归仁县主 李氏 嫁天水姜氏

人物争议

元吉的立场
说到元吉的立场,倒也有不同的说法,虽然现在“元吉计划与建成联手击败世民后,自己打败建成而得皇位”的说法依然是主流,但伴随着建成无能说的翻案,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难度:若是真能击败秦王,则说明强大的秦王集团尚且不敌太子,以元吉的实力更是难
望其项背
不过,这种看法无疑建立在建成有实力有才干的基础之上,如果不承认这个基础,那其他的就无从谈起。因此,元吉的立场问题与建成的才能问题有极大的关联,后者对前者的影响甚大。
一般来讲,符合逻辑的想法是:建成无能,元吉欲取而代之——传统的看法便是如此。建成很有才干,而且名分已定,地位实难动摇,元吉帮他只是为将来好过,未必是要取代他——这个,就有翻案的味道了。
当然,还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新看法,就是:建成依然很有实力很有才干,而元吉也依然要取而代之,原因就是,元吉并没有这么聪明。问题的终极关键并不是上面提出的那个,而是元吉本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真是不好说,谁不想做皇帝呢?而人又不是都有自知之明。那么说,当真新的看法更合道理了?可是什么事都有个万一,而且元吉真的没有自知之明吗?好像也不是哦,大家别忘了太原是怎么丢的——当然了,元吉的临阵退逃很无能,可是,这不正说明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保住太原吗?因此他没有“犯傻”,而是“聪明”地选择了逃离。这对唐朝来讲失去太原是一个损失,但对元吉个人而言,绝对是得大于失,不然,他很可能就成了李唐建国时牺牲的最高级别人物了,到时只怕李渊比丢了太原还更难过。武德七年对付突厥时也有一次,李世民要李元吉和他一起出战,但元吉没有去,也是因为害怕。这说明,很危险的事情元吉不会轻易去做,而且自己究竟能不能对付得了对手,他心中也自有谱,像对付太子那样的大事,他不会疏于考虑。至于联手建成对付世民,则是狐假虎威了,正如很多人的看法那样,建成当时有着绝对优势,很多人都认定他会胜出,因此元吉觉得帮他把握更大一些。至于说他有时表现得比建成还要着急,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从前和世民也并无大的过节,但自从他帮着建成开始,他和二哥的关系就已经无法再恢复从前那样了,世民对自己一定会忌恨——就算不忌恨,他也不会不想到——世民有着这样的才华,真可谓栋梁之才,哪个君王不想用这样的人呢?万一以后建成、世民两兄弟“和好”,世民以其才干必定位在元吉之上,而建成又未必会像现在这样倚重信任自己,那么,他的日子就很难过了。而杀了世民之后呢,建成就算不信任他,他的头上也没有一个冤家压着他了。
扮演的角色
元吉在整个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当然并不光彩,很多时候他也充当着挑拨离间的小人,但这更多似乎是出自忌恨,若说他有恁般恁般过深的心计,好像也高看他了。倒是建成,声色不动地反击,又声色不动地看着元吉进攻世民——争夺到了白热化的时候,彼此之间也顾不上什么亲情了,相信此时建成就是再仁厚也起了杀害世民之心,但是去和李渊明说的却是元吉。李渊当然没有同意,他的沉默也未必就是默许,他很可能是觉得元吉这个想法太过分,加以制止之后元吉非但没有听话,反而说得更多,对付这种情况的办法最好就是沉默。李渊也许此时才看到三兄弟之间已到了“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地步,他对于主动提出杀其兄的儿子肯定感到无比的惊讶、无奈、痛心,但是这件事则元吉出面,无论如何建成是脱身在外了。
还有世民中毒一事,历来认为可能并未发生。我觉得建成下毒的可能性的确很低,试想,这次宴会是在东宫,那么很可能提议宴会的就是建成本人,这是他自己的地盘,一旦出了什么意外,那么提倡此事并且身为东道主的建成很难把话说清楚,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是他。如果真是他下毒的话,那么说明他对后果——无论毒死毒不死,后果都极为严重——已经想得很清楚,他不惧怕这样做父皇会有什么惩处,这说明他连父皇的权威都不必在乎,只能解释为他已做好推翻父皇的准备。可是实际情况是出事后这些都没有发生。不过,这并不代表世民就是假装的,也不能说明这件事就是编出来的,谁会轻易用性命作赌注,更何况李世民这样“将为天子,愿自惜”的贵人更不会轻易冒这个险。像喝毒药这种事是很没有把握的,不像现在电视里演的那样弄个解药就万事大吉了,一旦真有个三长两短哭都来不及。

艺术形象

文学形象
《大唐秦王词话》
《说唐》
隋唐演义
《唐史演义》
《兴唐传》
《大唐双龙传》
影视形象

年份  

电影、电视剧  

  饰演者  

 1984年  

决战玄武门

汤镇业

 1994年  

 唐太宗李世民 

  玉尚

 1996年

  隋唐演义

  毕磊

 1996年 

  隋唐群英会

戴少民

 2001年 

  大唐情史

 刘海波 

 2003年 

  隋唐英雄传

  钟亮

 2004年

 大唐双龙传 

邓浩光

 2004年  

秦王李世民传奇  

林江国

 2005年 

至尊红颜 

 姬麒麟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tangchaorenwu/liyuanj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