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贵简介-唐代名将

张士贵(586~657),唐代名将。本名忽峍,新旧《唐书》皆有传,祖籍盂县上文村。
隋末聚众揭竿起义,后归顺李渊,在完成唐朝统一大业和边境扩张的戎马生涯中屡立战功,先后任右光禄大夫、右屯卫大将军、左领军大将军等职。
显庆二年(657)六月三日,因病情加重,在河南病逝,终年72岁。

人物生平

官左领军大将军,封虢国公,子孙袭爵。卒后唐高宗为他举办隆重葬礼,赠辅国大将军,谥号曰襄。当朝宰相上官仪亲自为他撰写墓志铭,对他为李唐王朝出生入死、屡建战功的一生给予极高的评价。又诏赠东园秘器,并给仪仗之荣、陪葬太宗于昭陵。家族之荣耀与显赫达到了顶点。
祖籍是山西盂县上文村。其曾祖张俊,官北魏银青光禄大夫、横野将军;祖父张和,官北齐开府车骑将军;父张国,仕隋朝历任陕县主簿,硖州录事和参军,以军功授大都督,定居虢州卢氏县,张士贵就出生在这里。张士贵及其子孙为李唐王朝南征北战,戍守边防的经历在山西盂县上文村祖坟的墓碑中,均有记载。从九世孙张崇嗣至二十一世孙张书,生前居官在外,死后均葬上文祖坟,且有墓碑记载其业绩。盂县上文遂以张士贵及其裔孙而闻名。
隋朝大业末年在虢州聚众反隋,后投奔李渊,被封为右光禄大夫。之后,他在李渊的授意下,在河南攻城略地,发展势力。
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李渊攻下隋都长安后,派相府司马刘文静经略河南。刘文静以张士贵为向导、以所占地盘为依托,在河南战场夺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李渊对屡建战功的张士贵大加奖赏。
隋义宁二年(公元618年)五月李渊在长安称帝时,指名要张士贵进京奉见,并加官通州刺史。从此张士贵便成了李唐王朝的一位叱咤风云的名将。
唐高祖武德元年(公元618年)跟随秦王李世民西征,夺取了消灭割据势力薛举、薛仁杲的胜利。接着,张士贵又被任命为“马军总管”,以劣势的兵力击败了王世充的五万马步联军劲旅,创造了以少胜多的骑兵战例。
武德二年在李世民的统率下,渡过黄河在山西击败勾结突厥的刘武周割据势力,取得了山西会战的重大胜利。唐高祖对张士贵的卓越战功,破格赏赐。
武德三年又跟随李世民进军河南,凭借他在河南征战多年的优势,大败王世充和窦建德。此后,又跟随李世民东征河北。
由于张士贵多次跟随李世民屡建战功,遂被授为秦王府将军,成为李世民的嫡系和心腹。
武德九年在李世民夺取皇位的“玄武之变”中,又立有大功。,立即任命张士贵为“玄武门长上”,成为禁卫军的首脑。
贞观七年(公元633年)西南发生暴乱,唐太宗任命张士贵为“行军总管”前去平定。
贞观十五年雄据漠北的薛延陀统军南犯,唐太宗组织五路大军进行反击,张士贵一路出云中,大败敌军。其他四路亦都捷报频传,薛延陀不得不遣使求和。战争结束后,张士贵立即被召回京,依然统率禁军。
贞观十八年唐太宗诏令调集粮草,招募军士,准备东征高丽。山西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薛仁贵到张士贵军营应募,成为其部属。
次年三月以“辽东道行军总管”的名义跟随唐太宗东征高丽,十月还师,无结果。
显庆二年(657)六月三日,因病情加重,在河南病逝,终年72岁。

轶事典故

丑化千年
提起唐朝初期的张士贵,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联想到通俗小说《薛仁贵征东》里那个嫉贤妒能的奸臣。因此张士贵在民间一直扮演着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那么,历史上真实的张士贵又是什么样的呢?日前,家住呼和浩特市赛罕区的张洲先生向本报记者展示了其家族完整保存了1400多年的古老家谱,这份珍贵的家谱脉络清晰,从未中断,其先祖就是唐朝的张士贵。在关于薛仁贵的许多民间小说中,张士贵被描写为陷害薛仁贵的奸臣,并非事实。张洲对家谱、墓志铭、相关史料进行深入研究后证实,历史上真实的张士贵不仅不是奸臣,还是与秦琼尉迟敬德等人齐名的忠臣良将,其女婿何宗宪冒领薛仁贵功劳也没有任何证据。在其墓志铭中只有“以遣去官”一句带过,墓志记载以遣去官是在幽州都督任上,而按照墓志铭记载这时太宗还没有亲征辽地,也就不会有其女婿在征辽中贪功的事件发生。
乱世揭竿
却是李唐王朝的忠臣。他出身将门本领出众知人善任,爱护士卒,具有敏锐的政治洞察力,且能文善武,乃唐初一代名将,与秦琼尉迟敬德魏征程咬金等人齐名。
本名忽峍,隋开皇五年(公元586年)出生在囗州卢氏县(今河南省卢氏县)的一个武官世家,其曾祖张俊、祖父张和在南北朝时期都是地位很高的官员。张士贵的父亲张国曾任隋朝硖州录事和参军,历阳令等官职后来还因军功被封为大都督。青年时代的张士贵不仅注重学习文化知识,还特别注重学习武艺,崇尚侠气,结交豪杰。家谱上说他“有勇力,挽弓百五十斤左右,射无虚发”。青年时代的习文弄武,为张士贵后来的戎马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有人说此时的情景有点像楚汉相争时的韩信,他投靠哪一方,哪一方就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于是王世充李密都想到了正在坐山观虎斗的张士贵,他们都想把他争取过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唐朝名相上官仪为张士贵撰写的墓志铭(以下简称墓志铭)上说,王世充和李密都多次写书信并且派人来游说张士贵,可是,张士贵认为王世充和李密都是平庸之辈,难成大事,便断然拒绝了这两个军事集团的盛情邀请。他固守自己的地盘坐观形势的发展。此举初步彰显了张士贵的深谋远虑,他正在潜心观察天下大势,寻找英主。
东征洛阳
义宁二年唐王世子李建成挂帅东讨王世充和李密,以张士贵才华出众,誉满而被提拔重用,授第一军总管,担任先锋的要职,斩将夺地。在东讨战争中,张士贵左右冲杀,力战群雄,先败王世充的精锐之师,后败李密的毅劲之旅。军威大振,英名丕显,大军所指,无不滚鞍下马,叩首投降。
屡建奇功
墓志铭上说此时的张士贵“候霸上之祯祥”。这是说汉高祖刘邦创建大汉王朝时,曾经屯兵霸上,等候群雄来归张士贵是在等候一个刘邦式的人物出现,才肯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政治生命相托。经过数年的等待,一个刘邦式的人物终于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唐高祖的李渊。
李渊父子起兵不久,张士贵便敏锐地意识这对父子才是群雄之中最有政治前途的人于是张士贵便“遣使输款”,表示愿意归顺。李渊对张士贵的归顺“深相嘉叹”,立即封张士贵为“右光禄大夫”不过,李渊并没有让张士贵的义军参加到攻取长安的队伍中来,而是让他继续在原地作战,扩大地盘,以牵制王世充和李密。
归顺李渊后便开始大胆地主动出击,很快就控制了潼关以东的大片区域,不仅扩大了地盘,还在战略上解除了李渊攻取长安的后顾之忧。墓志铭上对此时的张士贵评价说“英谋雅算,喻伏波之转规;决胜推锋体常山之结阵”。这是给予了张士贵极高的评价,把他喻为东汉伏波将军马援三国时的赵云
在此后大大小小的多次战争中,张士贵一直纵横疆场,先后率部击败过王世充和李密的多支劲旅。有一次张士贵又立战功后,李渊大加赞赏,赠张士贵“缮彩千有余段,名马五匹并金鞍勒”。墓志铭上在评价张士贵随李渊长子李建成东征的功劳时说“战有必胜之资,威有惮邻之锐”,
首战虽然失败,但张士贵却表现突出,“公先登之勋,有超恒准”。在第二次交战中,张士贵更是冲锋陷阵,再次功列诸将之首,高祖赐他“奴婢八十口,绢彩千余段,金一百三十挺”。初唐时,朝廷以奴婢赏赐有功军人的事并不多见,由此可见张士贵所立战功之显赫。
消灭薛举、薛仁杲父子军事集团后,武德元年末,张士贵从陇右战场下来,被朝廷任命为运粮侍,专门负责平定河南的后勤供给任务。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论古今,后勤保障始终是整个战争中最重要的一环。当张士贵押运的军需物资到达渑池地界时,被王世充的大将郭士衡发现,以数倍于张士贵的兵力设伏,将张士贵团团围住。面对强敌,张士贵毫无惧色,竟“掩击大破之”,将郭士衡打得大败而逃。
武德二年(619)贼首苏经率寇反唐,劫掠陕州,“州将濒战不利”。唐高祖李渊闻之道:“此贼非猛士无以殄灭。”于是派张士贵前往讨伐。张士贵“智尽三宫之端,威下九天之上”,转眼之间,大破敌军,“高祖又降书褒美。”
唐军逐渐强大起来后,组建了骑兵部队。因张士贵“善骑射,臂力过人”,于是朝廷任命其为“马军总管”。在这个职位上,张士贵又取得了一系列辉煌战果。最著名的是他在经略熊州时,以绝对的劣势兵力击败王世充的马步联军。张士贵行军至黄泽之地,恰与王世充率领的五万部队相遇。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张士贵毫无惧色,迎头截击王世充大军。两军对阵,“牙璋狎至,羽檄交驰,三令五申,风驱雨迈”,战斗进行的天昏地暗,异常激烈。张士贵指挥若定,力当万夫,终以劣势的兵力击败王世充的劲旅。为此唐高祖赐士贵为新野县开国公,并赏宝马杂彩和金鞍宝勒,还特意对他说,这宝马“卿宜自乘之”。
追随世民
可以说李世民在河南所取得的一系列胜利,都是与张士贵的英勇善战分不开的。自从李建成当上太子,张士贵就开始在秦王李世民帐下听令,这也就为他以后曲折而辉煌的政治生涯埋下了伏笔。
曾被突厥封为“定杨可汗”的刘武周,眼见唐军势力日渐强大,于武德二年四月,采纳了其大将宋金刚“入图晋阳,南向以争天下”(《旧唐书·刘武周传》)的建议,率兵入侵并州,一路攻城略地。山西是李唐王朝的发祥地,本来也有重兵驻守,但诸将拒战不力,纷纷败退。李渊惊呼:“晋阳强兵数万,支食十年,兴王之基,一旦弃之。”(《资治通鉴》)在这种险恶的形势下,秦王世民主动请战,带领包括张士贵在内的一批猛将出征了。
在这次北征战役中立下的战功有:以先锋将身份“算无遗策,战取先鸣”,击败虞州守将何小董,迫使宋金刚部下将卒从翼城撤军,之后“从太宗并平之”。山西会战大捷,唐高祖遍赏诸将,其中对张士贵的赏赐“有逾常典”,更说明他在这次战争中有着卓越的战功。
在这次长达十个月的征战中,张士贵始终和李世民在一起,几乎所有的战斗都有张士贵的身影。其结果是唐军取得了全面胜利,最终俘虏了自称为帝的王世充和前来援救的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平定河南后,李渊遍赏诸将。因张士贵“先后战功,以为众军之最”,被拜为虢州刺史。不久,李渊又召张士贵入京,特设宴款待,对张士贵说:“欲卿衣锦昼游耳。”(《旧唐书·张士贵传》)
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被俘不久,在长安被杀。其部将刘黑闼于武德四年七月在漳南起兵反唐,仅用半年时间,“悉复窦建德故地”。(《旧唐书·刘黑闼传》)李渊在唐军屡战不利的形势下,再派李世民出征河北,张士贵也跟随出征。
这次战役,唐军并未很快取得优势。在双方长达两个月的对峙中,一天深夜,刘黑闼卒众数万,突然出现在唐军面前,这时,张士贵率领部下直插刘军要害,将刘军打散,为唐军最终击败刘黑闼在战术上创造了条件。
在李唐王朝统一全国的六次重大战役中,张士贵跟随李世民参加了四次战役,为唐王朝的统一立下了卓著战功,在战火的考验中,张士贵一步步成为了李世民的心腹,遂被授予秦王府骠骑将军。
执掌禁卫军
翌年唐太宗改元贞观。诏张士贵为“玄武门长上”,不久又转“右屯卫将军,还委北军之任。”依然担任玄武门长上,即禁卫军司令的职务。陈寅恪先生在其《唐代政治史论述稿》中认为:“唐代历次中央政治革命之成败,悉决于玄武门即宫城北门军事之胜负,而北军统治之权实即中央政府之所寄托也。”由此可见唐太宗对张士贵的信赖与器重。
战场上勇猛无比的张士贵,平日里却是个心底善良爱兵如子的长官。《魏郑公谏录》中就有一段描写张士贵爱惜部将,甚至于违抗圣旨的故事:有一次,太宗前来观看禁军演练,发现士兵队列不整,就批评了张士贵,并责令他仗责几个负责教练的小教官。张士贵因爱护部将,杖责时并不真打,只是点到为止。太宗看到后认为士贵在违抗圣旨,要处罚他。这时魏征进谏说,教官未尽到责任,应送大理寺依法惩处,罪责不在张大将军,再说让张将军为一件小事而杖责部将,他不忍心下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为此而处罚皇上的心腹、身居要职的张大将军,是不合适的。
贞观七年张士贵还统兵平息了西南仡佬族的一次暴乱。
这次朝廷再派张士贵出征平暴,当大军行至衡阳时,乱军听说是张士贵来了,“夷獠逋窜”,不战而溃。捷报传到京城,太宗皇帝大喜,“乃授右屯卫大将军,改封虢国公,检校桂州都督,龚州道行军总管如故。”
安市会战“气盖三军”
作为一员战将的张士贵,也就没有更多机会再立战功。每当皇帝出游,张士贵便以禁卫军首领的身份,带领“羽林百骑”随行护驾。只是在贞观十五年底到十六年四月,张士贵才有机会参加了一次北征薛延陀的战役。贞观十六年后,又做了几任地方官,当过兰州都督和幽州都督。
贞观十八年的时候曾一度“以遣去官”,也就是因故被罢了官,究竟是什么原因被免的职,史无记载。
贞观十八年末朝廷开始着手大规模攻打高丽的战争准备。张士贵则被授予辽东道行军总管。

史籍记载

新唐书
虢州卢氏人,本名忽峍。弯弓百五十斤,左右射无空发。隋大业末,起为盗,攻剽城邑,当时患之,号“忽峍贼”。高祖移檄招之,士贵即降,拜右光禄大夫。从征伐有功,赐爵新野县公。又从平洛,授虢州刺史。帝曰:“顾令卿衣锦昼游耳。”进封虢国公、右屯卫大将军。贞观七年,为龚州道行军总管,破反獠还,太宗闻其冒矢石先登,劳之曰:“尝闻以忠报国者不顾身,于公见之。”累迁左领军大将军。显庆初,卒,赠荆州都督,陪葬昭陵。
旧唐书
者虢州卢氏人也。本名忽峍,善骑射,膂力过人。大业末,聚众为盗,攻剽城邑,远近患之,号为「忽峍贼」。高祖降书招怀之,士贵以所统送款,拜右光禄大夫。累有战功,赐爵新野县公。从平东都,授虢州刺史。高祖谓之曰:「欲卿衣锦昼游耳。」寻入为右武候将军。贞观七年,破反獠而还,太宗劳之曰:「闻公亲当矢石,为士卒先,虽古名将,何以加也!朕尝闻以身报国者,不顾性命,但闻其语,未闻其实,于公见之矣。」后累迁左领军大将军,改封虢国公。显庆初卒,赠荆州都督,陪葬昭陵。

后世纪念

墓葬
张士贵,唐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葬于高宗显庆二年(658年),墓在陕西礼泉县,是唐太宗昭陵的陪葬墓之一。出土随葬明器有瓷质、白陶质和红陶质三类,均彩绘或彩绘贴金。瓷质佣一共二十二件,全是男子骑马乐佣,马披鬃长尾。瓷质坚硬,白胎,表面施黄釉、白釉或豆青釉。釉上涂彩,黑冠,污靴,红衣,红马,马的鞍鞯和革带涂黑色,龙头上贴金。白陶佣一共二百零七件,胎质均洁白坚硬,表面施黄釉或白釉,男女的脸部涂有红、白粉。佣和动物的眉、眼、须都描黑,嘴涂朱色。在多数佣和马的身上加彩和贴金。女俑的衣裳和马的鞍鞯都描画,装潢得非常细致和精美。俑高度在20-40厘米之间,有男立俑、女立佣,女坐佣、男骑马文官佣、男骑马武士佣、女骑马佣。另有动物类如马、鸭、牛、羊、狗、鸡等。红陶俑一共九十五件,胎质均为细泥红陶,不施釉,彩绘比釉陶简略,不见贴金。有男立俑、女立佣、男骑马胡佣、女骑马佣,另有动物猪、驼、马、牛等。(《陕西礼泉唐张士贵墓》《考古》1978年3期)
士贵墓志铭并盖,唐高宗显庆二年十一月十八日(657年12月18日)葬。
1972年1月出土于陕西醴泉县烟霞乡马寨村西南约300米处张士贵墓中。志盖厚15.1厘米,底边长98.2厘米,盖面篆书“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墓志铭”。志石边长98.2厘米,厚15.1厘米,上官仪撰文,张玄靓正书,共55行,满行57字,志盖已残。同墓还出土有其妻子虢国夫人岐氏墓志铭盖,志石已失。盖厚9厘米,底边长45.6厘米,盖面篆书“大唐故虢国夫人岐氏墓志铭”。

内容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renwujianjie.com/tangchaorenwu/zhangshigui.html